鸳鸯锅底——城市印象之湘潭与武汉

2012-10-10 22:45 | 作者:杨柳岸 | 散文吧首发

湘潭的楼低,最高的楼也不会高得让人把头仰得脖子酸疼才数的清有多少层。武汉的楼却是高的,小小的门面上面都是顶着几十层的高楼,抬头看去,密密麻麻,直入云霄。在湘潭,时常感到天是近的,晚霞也是近的。而在武汉,天总是高的,云淡淡的,飘得很高很远。

湘潭是个小城市,适合小女人生存于其中吧,可以把节奏放慢一点,走得平稳一些,虽然不会大富大贵,却大有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人常说,湘潭的交通不好,市区也小,逛个街不到半天就能把所有市区的店子逛完,不逛也罢。正是由于这样的逻辑,湘潭的学习氛围挺好,湘大的学习气氛尤为浓烈,只要天气好,泽园,静园,三田,二田,泉山,秀山到处都是书声琅琅,到处都是思考者的背影。有人也说,湘潭人排外,一般不会照顾你说普通话,而是一口流利的湘潭话把外地的你丢在云里雾里。我却不这样觉得,湘潭人并不排外,只是有时候说不好普通话而已。我不喜欢的倒是湘潭的槟榔,有的小街上,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卖槟榔。也不喜欢女人嚼槟榔,满口的槟榔味,一般嚼槟榔的女人总会给人强势的感觉,让人不愿接近。吃槟榔的人多了,加上环保意识不强,地上的槟榔渣渣也多,到处都可以看到小堆的枯草样的槟榔渣。不过递人以槟榔也是湘潭人表示友好的方式之一。

武汉则不然,初到武汉,就被那里拥挤的公交吓坏了,好不容易挤上了一趟公交车,等需要下车的时候硬是没能挤下来,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的目的地又离自己远去了。司机们总是面色匆忙,懒得回答你的问题,司机们刹车踩得急,不过绝对不至于跌倒在车厢,人太多了,跌不跌倒是由不得你的。当然有些司机也很热情,但是热情起来却也令人招架不住,有一回行李丢在车上了,回过头去找,好心的司机大叔给我收起来了,去取的时候硬是给我上了半天课,无非是我太粗心大意,以后要怎样保管好自己的行李,出门在外要小心谨慎,等等,之后也是一大堆听不太懂的又快又模糊的湖北话,真的是令人哭笑不得,唯一的方法恐怕就是大声说几声谢谢,然后溜之大吉了。

在武汉生活的节奏是匆忙的,连学校生活也不例外,在武大上课的人几乎都能练就快走的本领,爬坡的本领,以及怎样抄近路的本领,武大就像一个园林,各种大路小路真的是尽蜿蜒曲折之能事,虽然四通八达,却也难免令人有点路痴状了。深深体会到学姐在这里学习了一年尚且不熟武大路的情形了。另外在武汉吃早餐也是我顶不习惯的一件事,一般的热干面店子都没有足够的桌子供顾客使用,而顾客大概也不屑于到那油腻腻的店里去坐着吃面,所以基本上都是直接端着热干面就走,边走边吃,而且吃相还不算是狼狈,加上手里还可能会提点东西,或包,或早上买好的菜,所以真的是很佩服能边走边吃面的人,不知道在武汉呆的时日多了,会不会也练成这样的一手绝活。

湘潭的人就不一样了,至多就买俩包子边走边吃,不至于两只手都得派上用场。何况大家秉承早餐要吃好的健康理念,早一点点起床,坐在早餐店安安心心地吃个早餐,也不失为一种养生的方式。说起吃吧,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舌尖上的中国》能这么红也不是没缘由的。湘潭是属于湖南的,当然要秉承湘菜的特色,那当然就是香和辣了,其中辣又尤为重要,哪顿饭能没有辣椒呢?宁肯无肉也不能无辣椒呀!不过弊端也是有的,一般的餐馆吧,辣椒炒肉这道菜里,辣椒满满地堆一盘子,青椒,红椒,干椒,泡椒,盐辣椒不一而足,但是需要仔细翻翻才能找到肉。要是在食堂,阿姨们一个不小心,没有舀好,辣椒炒肉就变成清炒辣椒了。湖北湖南,距离本来是不远,但是菜的口味追求则大有差异了,看着满是辣椒的菜没有一点辣味,连咸味都需要细细品尝才能尝出来,这是作为湖南人的我实在不习惯的。用鸳鸯锅底来形容这种差异是最好不过了,香辣过了,尝尝清汤的原汁原味也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不过武汉的面食还是比较丰富的,价格要比湘潭的实惠,味道也还不错。大概是更加接近北方的缘故了。

我是长沙人,但是总是不习惯把自己当做长沙人,或者说,在长沙这座城市我找不到熟悉感也找不到归属感,我更愿意把自己当做是湘潭人,当然不是因为那里出了毛主席,而是在湘潭生活了四年,总觉得那里有更加浓厚的乡土气息,也多了一些朴实,不盛气凌人,不斤斤计较。现在到武汉了,至少有三年的时间让我来感受这个城市,也许某一天也就上这里了,那时候,应该就去掉了许多慵懒的习气,也渐渐跟上它的节奏了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