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走越孤独

2012-09-23 20:04 | 作者:S k y ° 天 | 散文吧首发

安儿的生日举办得非常热闹,吃过晚饭,一大帮人还去“午时光”酒吧里HAPPY。包箱里,歌声飘浮,灯光摇曳,暧昧流动。有的人,嘶哑地高歌,有的人,尽情地舞动,有的人,吞烟吐雾,有的人,醉眼迷离。每个人,都尽情地释放着幸福快乐,仿若,要醉生死,要沉醉不知归路。

而我,在角落,安静地坐着,看朋友们的千姿百态。听着歌,偶尔,想想自己的心事。仿佛,这些喧嚣与热闹都与自己无关。已记不清,从何时起,自己开始疏离与倦怠这些喧嚣繁杂的场合。总觉得,自己融入不了,也不愿意融入这些场所,总觉得这些场所不再属于自己。偶尔来,也是身在心不在。

安儿端着红酒,笑靥如花,东窜西窜,快乐如鼠。一直觉得,安儿是一个快乐的女子。三十出头的她,在一家证券公司做操盘手,有车有房,却一直单身。用她的话说,她才不想把自己塞进围城里,要做一辈子的“剩女”。

和安儿是很好朋友,这些年,我们却行走着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她的社交圈子、朋友圈子越来越广,而我,总想逃离一些圈子,生活的圈子自然是越来越窄。于安儿而言,每天和朋友们玩着闹着粘着,便会觉得充实快乐,她在喧嚣中快乐,在繁华中快乐,在快乐中快乐。而我,在喧嚣的场合里,总觉得自己是孤单的、是落寞的、是游移的,总有一种想要逃离、想要隐循的冲动。总觉得,只有把自己搁浅在宁静与孤独的时光里,才能寻得真实而丰满的幸福与快乐。也许,尘世里的幸福也好,快乐也罢,都是因境而生,因人而异。

酒吧里的时光,总是浑浊而又易逝,一晃,便是夜里十一点。于朋友们而言,也许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起身,离开,在夜色里行走。城市的夜空,没有酒吧里混沌,空气里流淌着清冽的味道。许是缘于下了几场秋,夜风袭来,竟有些许的沁凉。

夜色中的城,没有了白日的喧嚣与嘈杂,静寂的街道,灯火阑珊,行人渐少,便有几许清冷。这抹清冷,正契合自己的心绪。于我,是越来越喜欢清冷与淡然的时光,总觉得,只有沉浸在这样的时光里,才能找回真实的自己,自己才真正地属于自己。

记忆里,已经好久没有在这么晚的夜里独自行走了。就这样安静地走着,吹着风,想着一些忽远忽近的往事,记忆若水,在寂静的夜色里流浪。

回想,二十多年的生命历程,一路走来,在得与失之间交错。一些人,在生命里来来往往,一些事,在岁月里来来回回,一些记忆,在时光里停停走走。记住了该记住的,忘记了该忘记的,还有一些,是该记住的却忘记了、该忘记的却偏偏记住了。于是,每每回头审视自己走过的流年,总有些许的惊喜,些许的遗憾,些许的怅然,些许的感伤

总喜欢在岁月的深里,去捡拾一些旧时光,不为别的,只为一份怀念

记忆里,儿时的院落,伙伴成群,鸡鸭成群,小狗小猫慵懒地躺着,母亲捆着围裙,父亲抽着焊烟,溢满饭香的炊烟轻轻地飘过青瓦房,那时的日子,单纯而快乐,如今,父母老了,小伙伴们若炊烟一样飘走了,不知去向;再回想,十几年的求学历程,一路上,有父母殷切的希望,老师期待的目光,同学友的双手,还有那些染着墨香的字陪伴着,那一段日子,艰辛而快乐,只是如今,老师们老在了时光里,同学们散在了时光里,各奔东西,各散天涯。从孩提时代到大学时光,总是落满了快乐,那些日日夜夜,被飞翔的时光跌落成剪影,一段又一段,一截又一截,总是,近了又远,远了又近,总是在梦海里飘啊飘。

如今的自己,在时光里苍白,脸上与心上都划满了岁月的印痕。经过几来年的摸爬滚打,在现实里磨砺,在商海里拼搏,偿尽了人情冷暖,看惯了尔虞我诈,悟透了“人情似纸张张薄”的内涵。于是,在习惯里习惯,在沉默里沉默,在前行中前行。

每天,在浮华纷扰的尘世,静看人来人往,淡看功名利禄,一个人在缄默里行走。我明白,之所以缄默,是缘于内心深处有一种秋水般永恒的孤独。这份孤独,让我沉溺,让我品味,细细咀嚼,有种沧桑的静美。这种沧桑的静美,是岁月的沉淀,是生命的回归,是别人无法体味,无法分享的味道。

这种沧桑的静美,就若夜色中的苍穹,深邃而忧郁。也许,于我而言,这份静美,是一杯清茶时光、一杯咖啡时光,一段读书时光,一段写字时光,一段音乐时光,一段静坐时光,抑或,就若现在,是一段独自行走的时光。

总是喜欢秋天里的落叶,不为别的,只为落叶那份淡然与安静。就若此时,街道的两旁零星地散着一些落叶,偶尔风来,一些叶子就随风飘散,若飞舞的蝶,有种安之若素的简约与静美,让我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

夜已很深,一个人还在夜色中行走。眼前,还晃动着安儿灵动的身影,耳畔,还回响着酒吧里的歌声,脚步,却追随着落叶的方向,一路前行。

我知道,若落叶一样行走,这条路会越走越孤独,然,于我而言,越是孤独越想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就这样,走过一季,走过一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