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

2012-09-22 00:11 | 作者:只为那瞬间的永恒 | 散文吧首发

热闹的声音渐渐淡了下去,午餐的酒席要散了,大家都酒后饭饱,拿了椅子坐在家门前晒着太阳。暖暖的太阳,让人有些想犯困。

徐浩明站在那里,低着头,眼睛盯着脚下的那片土地,一直不语。

今天本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因为今天是他们一年中的第二次聚餐。他的舅舅舅妈,还有姨姨娘加上表兄弟姐妹都从外地打工回来了,只是为了赶着过一个新年。每年,他们都是年初就去外地打工,要是中间没有什么事情,他们直到年底才会回来,与家人团聚。

今天的一大家子,都一起约好在他外婆家聚聚,相互说说自己一年在外地生活,聊聊天,拉拉家常。

徐明浩一共有两个舅舅,三个姨娘。加上他得母亲,他的外婆总共生了六个孩子。他们都成家立业了。他的母亲在这些兄弟姐妹们中排行老三。她有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哥哥。是不是上天总是很戏剧性的安排了,排行老三的日子就要在兄弟姐妹们中过的清苦一些。在记得在一部叫做《五女拜寿》黄梅戏中,老三的日子是过得最清苦的;在电视剧《子》中也是。

除了他的小舅万清华的孩子都还小,其他的都长大成人了。而在这些表兄弟中,除了他的一个表哥已经大学毕业了,只有他和他得姐姐徐晨还在读书,其他的人都除了初中或小学毕业就没有继续读书了。

吃过中午饭后,太阳已经过了掠过了天空的正上方,有些向西边的方向斜了过去。太阳晒在身上,暖和和的,让人有些发困。但是,此时的徐明浩无心去享受着这太阳的温暖,反而却觉得自己的身子越发冷了些。

他们都在训着徐明浩。徐明浩就在那里,听着他们一句句责备的话语。他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只是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低着头。因为他觉得在他们的心里,早已给他判了死刑,不,是死缓。他们都认为他不再是一个好孩子了。而他只是在执行死缓。因为死刑,他就可以不用经常受到他们的训话。

徐明浩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他们的话对他来说似乎不是对他说的一般,而他只是站在一旁的听众。

待到他们语毕,徐明浩才慢慢抬起低下的头颅来,眼睛有些微微的湿润,说道,“我现在可以走了吗?”不等他们回答,就转身朝着马路的方向走去。只留下他们个个面面相觑。没有谁注意到了他眼中含着的泪已经靠在了眼眶的边上,待着落下。没有人去拉住他,任他离去

他低着头,他有些耸肩,他的背影在阳光下显得那么落寞,那么孤独。徐雨晨看着弟弟就那样转身离去。她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在他们一群大人的眼里,她是一个好孩子,而徐浩明则是一个坏孩子。

她好想去上前拉住弟弟,但是她还是止步了。徐雨晨走到他们身边,语气平和的说道,“舅舅,你们那样说我弟弟好像有些过了吧。”不管他怎样去抑制内心的不悦,但还是显露出来了些。

听到一向都很温和的外孙女竟然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他们显然有些惊愕。同时,他们也有些不高兴地说到,“我做舅舅的,难道不能说你弟弟吗?”

“你们又不了解他,却只一味地说他那么长时间,你们不觉得有些过吗?”

“我们是你们的晚辈,但是他也是人他也有思想,也会思考。他一向是一个比较悲观的人,你们的话一定会给他带来一些心理上的打击的。”听到徐雨晨这么说,他们只是努了努嘴,没有说什么。

他就那样走了,低着头,眼睛紧紧地盯着脚下的路,一步一步地远离了他们的视线。一辆小轿车风一般的越过,他只觉得头变得有些沉,身体有些轻了,眼里的光像是被抽走了一样,顿时暗了许多。

在身子落地的那一刻,他仿佛听到了有人在叫他,那声音充满了痛苦,夹杂了恐惧和不安。他突然间笑了,笑得有些诡异。

不知天突然间变了,下起了小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