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场青春 此情若只成追忆

2012-09-19 22:41 | 作者:杨柳岸 | 散文吧首发

往年这时候,校门口的月季总是开得千娇百媚,但是今年的天它们开得并不热烈。

那是四年后,也就是读大学以来第一次与他见面。我想自己这头卷发,还有这身打扮会让他大吃一惊吧,因为在他的心里,我应该就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仅此而已。因为考试,我没能进校门,只好给他通了电话,他说马上就来了,要我稍等片刻。等在母校门口,心中自然有些激动,更何况这熟悉景物和的空气最容易让人生回忆来。

那时候,我喜欢吹泡泡,站在四楼往下吹,它们或上或下,一旦从那管子里逃脱,它们就自由了,只是这自由也并不长久,很快就消逝在炙热的空气当中。刚吹出来的泡泡是无色的,但是那不是它们的归宿,每一个泡泡都渴望色彩,于是借着阳光闪耀出流动的彩虹来。只是绚烂之极,就是破灭的时候了,为了那个绚烂之极,每一个泡泡都是那么无怨无悔。我的目光总是会追着泡泡走,直至它们消失。那时候,眼泪就不由自主流下来,这青实在是太容易感伤,黛玉哭着葬花,我哭着葬泡泡,情同意同,我甚至会想,我要是那泡泡,我一定要把这最绚烂的时候献给我的情,我为之痛苦,又为之幸福的他。

他是感受到我的痛苦了吗?在我那么悲伤地渴望他目光的时候,他恰恰就用他温柔的眼神裹紧了我,在我为着苏轼的《赤壁赋》心驰神荡的时候,他的目光也转向了我。等到下课铃一响,我跑进丹桂园去痛痛快快哭一场。这是怎样的默契呢,为着那些瞬间,我甚至愿意用我所以的一切来报答。就像绛珠仙草为着神瑛侍者的浇灌愿意用一生的眼泪去偿还。

但是后来为什么他连这点目光都舍不得给了呢?他难道不知道,即算是他不经意的一瞥也是我全部的动力吗?为什么他将目光投向了别处,是我做错了什么,是我在他的心中不在完美吗?听着王菲的“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这样”,听着那首《赤道与北极》里的“可是忽然,仿佛丢了你……”我又忍不住潸然泪下,可是这些他知道吗?我藏在日记里的那些话,他曾读到过吗?我为着他冷落我最好的朋友,他知道吗?小小的心里容不下太多的情愫,有了“爱情”,曾经是那么亲密无间的好朋友也渐渐退位了,没有人能理解我的爱情,也不会有人可以理解我的爱情,即使是那么柏拉图式的,但是那就是我的唯一,无可比拟的唯一。他的目光是我唯一的快乐与幸福,但是就连我仅剩下的这么点快乐与幸福他也要夺去吗?我就是这样无足轻重的一个人吗?那时候读到过“君生我未生的”遗憾篇章,读到过“换你心,为我心,始知相忆深”的动情诗句,也有那些“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的绝唱,我永远只是那个空等了青春女子罢了,憔悴了容颜,枯槁了身子,却换不到一许殷勤。

我苦涩地笑了笑,整了整头发,他应该要来了,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吗?还会有那么温柔的目光,还是会有那么高雅的情趣吗?我站到了门口,他远远地走来,似乎还是四年前的那件衬衣,走路的姿势也是四年前的。

我请你去吃饭吧!

不,应该是我请您吧,这么久都没有来看望过您。

不,你跟我来就好了。

盛情难却,我跟着他走进了一个比较高档的饭馆,他要了一个包厢,我当下心生警觉,楼下明明有位置,为什么还需要一个包厢呢?但是他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立马说,这天气太热了,包厢里应该是有空调的,何况,这楼下空气不好呢!跟着他去了包厢,他让我点菜,但是昂贵的菜价让我有些错愕,挑来挑去,挑了一个拍黄瓜。

我就点这个了,其他的您点吧,我吃不了太多的东西的。

没关系,我请你吃饭,你不点我可替你点了。服务员,就这几个招牌菜吧,做好一点,对了,还要一瓶敬酒。

您不要喝酒吧?

你要什么饮料不?

不要了,我喝茶就好了。

服务员拿着点单下楼去了,我和他聊起天来,天南海北的,从高中的回忆,到家里的情况,到大学的生活,到接到研究生入学通知书,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说,他并不大说话,仿佛他也并不关心这些。只是看着我,眼睛里面有温柔,也有浑浊。我能肯定,那是一双沉寂了许久的眼睛了,很庆幸还能找到一丝温柔。

饭菜吃得不多,但是却吃了很久。在他的坚持下,我甚至喝了一点点酒,但是却也不至于醉。他抢着结了帐,并邀请我去他家玩。那是我从前期盼已久的,甚至有跟他提到,想去他家里看看他种的花,他总是很礼貌地拒绝了。也许还是想去看看他的花,我答应去他家里坐坐。他的家就在学校附近,离饭馆也不远。

他为我开了门,师母没有在家,他要我随便坐,还要给我烧水喝。趁着他走开的那会,我细细打量了他的居所,房子很宽敞,还有专门的健身室,但是里面堆满了灰蒙蒙的鞋子,这会是夏天,但是天的棉鞋也不乏踪迹。室内的装潢不是很提别,甚至没有什么字画,只是一些钱币的挂饰,一棵很大的摇钱树,唯一一个有图画的墙面也被大电视机遮掉了许多,茶几上面有几许残水,并不明净。最触目惊心的,要属那些花盆,不像是自己种的花,而且没有浇过水的迹象,几乎都枯萎了。

我记得您以前是很爱养花的。

现在没怎么养花了,以前确实养过一些花。

是很忙吗?

不忙啊,现在也不当班主任了,烟也戒掉了,但是人也就由此疲塌了下来,没有什么可愁的,也没有什么可爱的。

那您就没有一点别的兴趣爱好了?

不瞒你说,现在虽然从事着语文的教学工作,但是我花在这上面的时间真的很少,你以前在日记里跟我提议的那些,我都看到了,但是真的不愿意去做这些了。有点时间我就去打牌。

您有读我的日记?我以为每次要我们交日记本,只是例行检查。

我当让有读你的日记,也很想读你的日记,但是时间关系,我总来不及细看。

那您也知道……

我当然也知道你对我的情意。他走过来挨着我坐着说。

老师,水开了,我去倒茶。我马上起身要走开。

一个这么温柔可人的女孩子,谁能够抗拒呢?只是当时我太坚持我的原则了。他拉住了我。

那都是年纪小不懂事,何况您现在就不坚持您的原则了吗?

难道你的悲伤,你的痛苦都可以用不懂事来掩饰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当我对你稍微冷落时,你的日记都是灰暗的。

那真的是以前了,时过境迁,我不是以前的我,您也不再是以前的您了。

现在长大了,人漂亮了,心也大了,可以装下除我以外的人咯。他笑着过来想搂住我。

老师,您喝醉了吧?我可要走了。

对对对,真的是有些醉了,人老了,喝一点酒就醉,我都醉了,醉话最真,我也就借着这股劲把我想说的说出来而已。他还是不愿意放开我的手。

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甚至不想再听他说一句话,其实从进门的那一刻,所有的想象,所有纯美的回忆都崩塌了。这个已经到不惑之年他确确实实是堕落,是“惑”了。灵性与高雅,斗志与活力都渐渐在他身上消逝,我甚至看不到停止的希望。最后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告诉他,他其实可以去寻找让自己的思想和生活有活水源泉的信仰,心中永远存着盼望,才不至于迷路。他笑了,从前我给你上课,现在你来给我上课了,真的是长大了。

走在蓝天下呼吸阳光的感觉真好。但是以前的自己总是喜欢绵绵天,总是会想象许多雨中的诗意与浪漫,总是挂着眼泪去忧伤与期待,总认为天空也是为我而悲泣……四年,难道真的是长大了吗?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他发来的信,我凄然一笑,或许这就是青春的收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