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文人

2012-09-18 21:08 | 作者:古枫涯 | 散文吧首发

文人,儿时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总觉得有一种高贵淡雅的感觉。摊开纸笔,伏案桌头,面对涌上心头的万千思绪,我才知道,原来文人的这种高雅,是一种永难言说的寂寞

没有人喜欢孤独,但没有人能拒绝寂寞;孤独是一种生活,而寂寞是一种心境。

世俗的人生在于摆脱孤独时却无法摆脱寂寞,于是一任心灵的煎熬;超脱的人生在于追求孤独时享受寂寞,于是愈发飘逸潇洒。你看,即使是花间一壶酒,到了文人手里,也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一帘,有时候,寂寞是这样叫人心动,凉风吹起书页,这烟让尘封在书卷诗词和故事弥漫着潮湿的气息。中国文人心灵最宁静的归宿莫非是南山幽卧,虹咏月,竹林淡水,河畔问天,小舟荡波,枫桥泊、杨柳晓风残月处、静逸的康河、瓜洲夜渡、西窗剪烛、孤鸦独鸣一江秋……一派洒脱、飘逸,迷醉情圣的幽思,惊鸿诗人之泪眼。

他们很是伪装自己,将活泼开朗的阳光洒在自己的身上,以验过那些不懂自己的外人,包括父母,以至于真正的快乐到来时却浑然不知。他们不愿面对这世间的纷纷扰扰,顽固地活在自己给自己打造的理想的世界里,现实生活总是他们不愿接触,只是将自己置于那小小一方里,写自己的情感,书自己的理想。

因为文人深谙了寂寞,所以成就了许多寂寞文人。文人以书为伴,与纸币为友,常常独处一室,喜欢在寂寞中守着文字的温柔,沉思默想,寻找属于自己的角落,这也许是寂寞的,但真正的文人不因此寂寞。文人不必与别人比热闹,文人有的是内心的宁静,文字本来就是寂寞的,文人有的是时间,又往往埋怨时间匆匆,有时独自静静发呆,手中的笔没出现一个字,一眨眼发现时间已匆匆而过。别人以为这样会封闭,窒息,死亡,然而寂寞却是文人真正的挚友良伴。

文字真的很美丽,千百年过去了,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墨客用那么几个相同的文字自由组合。相同的文字,不同的表达方式,却是一样的情感,一样的心醉心伤。每天都写,每次都是不一样的经历。有时特别迷惘,本该由心而生的情感既不由心生亦不随镜迁,甚至于自己自己可以选择用哪一种心情也无法预订,当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用那一种心情时,有没有感情还有多大的差别呢?

一个人徘徊在校园中,路灯拉长的影子在梧桐投下的暗影中若隐若现,好静谧也好寂寞,原来最残忍的表情竟是没有情绪。

曾以为,就这样每天游弋于繁杂事务之间可以将时间填充得没有闲暇去选择心情,却发现匆忙地穿梭后心依旧微微疼痛,当我开始思考我该用哪种心情时,寂寞已经让我瞬间麻木。

熙攘的人群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不断演绎着生命的轮回中的纵横捭阖。百年孤独,一个萧瑟的朝代,一幅寂寞的身影,一曲断肠的离歌。在千年历练的来来往往中愈发坚强,用数以万计的不同方式来表达同样的形式,也同样美丽得惊心动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