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

2012-09-14 08:23 | 作者:一念之间 | 散文吧首发

买卖

李二爷是开布庄的,也是远近有名的布王,提起李布王全镇的百姓没有不伸出大拇指的,不过大家也只是敬他有钱,要说人品嘛,上至七旬老翁下至嗷嗷待育的孩童莫不咬牙切齿。

听说李二爷原来不是做布匹生意的,倒是像街上不务正业的痞子混混,吃喝嫖赌啥都干。自从李二爷的父亲过世后生活是一天不如一天,两亩薄田一头牛都成了赌资,就差把媳妇也赌给别人,其实也是没机会,李娘子看着自己的丈夫坐吃空山又赌博成瘾,便哭哭啼啼的劝诫,可李二爷发誓了,不赌回本绝不洗手,眼看着李二爷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李娘子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李母因此落了一生的病。

也是天意,李二爷命不该绝,原来李二爷有一个远方表亲是开布庄的,生意火爆富甲一方。见李二爷贫困潦倒便想了一个法,他在李二爷家设了一个类似分店的铺子,自己只是收个本钱,盈亏有李二爷自负,别看李二爷作风上有问题,人家做起生意可是一流的好手。俗话说:同行是冤家,李二爷凭着自己在道上有人,隔三差五的对镇上的布店老板进行恐吓,要么让别人抬高价,要么让布店关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过李二爷可不会那么想,在他心里挡我财路着刀兵相见,镇上布店纷纷倒闭,不久整个镇子上就只有李二布店了。后来李二爷凭着高超的经营手段把布店的经营扩大了几倍逐渐形成了规模,再后来干脆开了个布庄。

其实大家都知道李二爷无非就是通过“改良”布尺实现一暴富的。

李二爷暴富后并没有感到心花怒放,他有一块心病。李母是个实在人前些时候因为李二爷不务正业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近来又看到李二爷欺压百姓昧良心挣黑心钱,恨不得两腿一蹬去找李。李二爷的确不是个东西,不过他现在有钱了就不一样了,有钱人就要有个派势,不能让别人看不起,因此他要做子,要给自己的母亲看病。

关于李二爷撒金给母亲看病的事,镇子上的人本来没人信,自己买布从来都没有够过尺寸,这样抠门的一个人怎么会花钱给一个半死不活的人看病?

后来李二爷果然让大家大跌眼睛,他,李二爷不但尽心竭力,凡能治好李母病者给白银一百量,这件事在镇上传的沸沸扬扬,可李母这病来至心上哪有那么好治。话说也巧,这天,镇子上就来了那么一个专门治心病的医生,披头跛足,倒有神仙一样风采。李二爷欢欢喜喜的把人家请到家里给老母亲看病,果然名不虚传,一盏茶的功夫医生就开出了药方。

“这味药可不是普通的药,记住天的三灵草必须是一尺长的,了要命,长了也要命”医生说完呷了一口茶就走了。

这可忙坏了李二爷,他亲力亲为给母亲熬药,拿着尺子量了又量,生怕有什么差池。想到母亲不久病就好了,自己不但是一个富翁,还是一个孝子便开心的合不拢嘴。

李二爷一口一口的喂母亲吃药,本来满心欢喜,那李母的脸色却越来越差,这边李二爷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是药错了,还是老头是个庸医,想来自己与他往日无怨今日无仇的,人家也懒得害他”。李二爷心里开始嘀咕了,忽然他猛然想起医生的话: 这味药可不是普通的药,记住冬天的三灵草必须是一尺长的,短了要命,长了也要命。自己可是用裁布的尺子量的药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想到这里李二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唉,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电话15039118201QQ157669449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