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尘之凉

2012-09-14 00:46 | 作者:亿万斯年 | 散文吧首发

镜尘之凉

文/亿万斯年

行阅一场忧伤,此情多是半咒语,携手中又见谁泪。你卷眉轻笑,湿靥中谁能等过永世不皱的纹,时光来去,都已然不是上世的归鸿。

梅花次第燃,落成章,浊酒一觞,掌中又现握茧。若是心中些冷,泪中都是天成季,花开也有无果。相逢是为何,怎能过恨过就罢了,生出一世红尘你又如何能躲?点点滴滴纺成的宿命,因果中你轻重的弦,云飘尘渺。

辛辛酸酸,忍忍泄泄,每一出故事的结局都如你大病初愈的累痛。弯长的睫毛在湿润中怜亮,千古不变的娇羞,在粗犷中荡涤着男魂。多少聚散换得你佳人对配,曲儿总有断散,风过终有停,人世匆匆,你为何总有那么多泪。

若能借梦入睡,你又怎么会瘦骨不禁寒风,蜷缩成僵木?半琴笑,和风清推,怎么会有泪痕走遍的声音在呜咽。开心总是曲不成,你像泪做的黛玉,悲情总是最易。燕回跹泥,冬残堆,又是这样的陷入轮回故里。怎堪如此多情的你,连风中抚琴的笑,都可以让人这般泪流满面。

离愁别绪,像被千刀刻上的刺青,端庄中妖异轻放,贵雅中魅惑明亮。你是被世人抠挖出来的千古绝句,一截黄袖白裙,都可以潸然如戏。破茧成蝶,却是逢上秋黄天,你是在恨时光浅么?薄霜中残翅哽咽,一场无能为力的漠视,你念的不再是那江南三月花儿。一鎏残月经更,你扬手,挥去那平平皱皱的多愁善感。

二胡已成病曲,落花流水不回头,你却在那漫山遍野里走走停停。你有多久没有听到故乡这个词,你有多久没有听过儿时的曲儿,回眸那片沧海,他不是你的巫山,你不是他的云。疏梅弄影,那些樽酒的花前月下,谁揭了谁的谜灯。白发瀑生,斜暮金霞归雁,你还有几书未成调的曲,在概叹里苍老得模糊。

洛阳城头柳絮飞,你记得几宿的魅惑云巅,这不是盛唐借酒一壶依柳睡的飘然。院落中冷泪飞天绘,艳花冉落,莫是终身未许悲到老?

千古功过,流萤点灯的罢,客栈幡晃,似乎只是睡了乱梦一宿。那些似如真实的过往开在了自我的繁华俗季,都说人生如梦,你又何必让眼泪滴得那么响重。

拾泪擒伤龙无凤,变落凡间难对人;

红叶为诗诗作舞,敢向刀丛觅秋风。

那些你,都是对镜望月的自己

将镜尘抹去,我的故事被映照得坑坑洼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