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便好

2012-09-12 23:21 | 作者:岑菲 | 散文吧首发

这个时期,对于一个人的来或者去的确没有太多的期待和眷恋。

而桌上那簇正自吐着芬芳的玫瑰,却让我感觉那些透过窗户的阳光,是如此和煦静好。

也是在有着这般阳光的一个黄昏,那个踯躅的背影和那个败落的秋天一起,渐行渐远。匿迹处,落叶如蝶轻舞,飘飘地舞出我满眼的迷雾。

十年的不知所谓。

那一刻,蛰伏在心底的那些伤痛随风而去。没有失去的惆怅伤感,却多少黯然着。暮日里的那个背影,几多清冷,几多苍凉。这样的结局,一开始就注定,注定是无言的结局。

曾经很努力地努力过,年轻的心却始终掌握不了方向的舵。始终不在同一航线上,终于身心俱悴。一些错误,尤其是错上加错的错误,似乎始终耿耿在心不可原谅。可终还是选择了原谅,原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负累的心没有怨恨倒充满了怜悯,因为深深地明了:那个总给人不安和痛苦的人,他,自己实在是很不安很痛苦。只是,在没有了更仁慈的心去抚慰,去承受时,只能放弃。

选择放弃,便是选择回不去。目送默然离去的那个背影,我紧紧握住孩子的小手。天就要来了,我要全力给孩子温暖

不及细想接下来的这个冬天是否漫长难捱,只听凭时间如沙般在指间缓缓滑落。很淡然地结束了一段路,而面对未知的漫漫前程,还是免不了四顾惶然。于是,很小心地过着每一天,避开那些不安全的关怀,在心里给自己,给女儿筑起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城墙,惴惴地栖居其间,等待严冬离我们而去。

风起的时候,一种莫名的伤痛会骤然在心的某处肆虐,清楚而隐秘地疼。那些正在沸腾着的事物,成了一种虚空的掩饰,尽显萧条和和零落。

一颗心,无所依,一个人,兀自伫立。这个冬季,唯一能做的是将那份深深的孤独隐蔽在安静的心海,然后,安静地工作,安静地生活,安静地守护女儿。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忙碌,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听歌,一个人跳舞,一个人数灯下那些长长短的影子。

似乎在遗忘,遗忘了很多。而钢琴黑白键上流动着的那些很久以前的老歌,却似乎从未忘记过。还可以对记忆里那张朗朗的笑脸朗朗地笑,心,却已不再为谁停留为谁等候。天气如斯冷冽。烧煮的咖啡味道如何已无关紧要,贪恋的,仅仅是它80度的温度

时间依旧以一种蔑视一切的姿态在天地日月间,恒静漠然地走,无以挽留。这也好。寒冬并不像想象中那般漫长,去春又来。

万物又以葱茏的样子苏醒在眼前的时候,才惊觉某些关怀就如那“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的春般浸润了内心某颗思绪的种子,使其在寂静的心田发芽,渐渐有了葱绿的颜色。也才发现,之前的那个冬天并非只有萧瑟冷冽。那些淡淡流露真情的问候,也会在深夜的灯光下晕染出温暖的窗影。

一个人的默默关注,一丁丁地掩藏在谨小慎微的细节里,又一点点地堆积成别样的情绪。不知从何说起,只隐隐感觉,有一个人,不再是千里之外。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彼此走近。大多数人之间都存有无法企及的距离,即便再熟悉,那些不为人知的心事,谁又能真正任谁了解?那个走近的人用他平静却深沉的笔讲述他曾经的迷失,过往的伤痛的时候,心禁不住地在悚然中柔软,在柔软中沉重。没去探究缘由,只深深感受那颗满目疮痍的灵魂中,善与恶跌宕起伏的交错。在那般复杂的人性面前,感觉自己竟是多么的单纯而渺小,以至于深深相信,除了感触和感怀,这是永远都不会会合的两个世界。于是,让那些真诚的关怀与祝福,继续慰藉着异处的灵魂,也在不知不觉中,敞开了牵挂的情怀。

四季总是那么恒定地如期轮回。又是一年秋来到的时候,面对一个人不期而至的风尘仆仆,一点也没觉得意外。女儿帮我把那簇凝香的玫瑰插入花瓶,摆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其实,故事如何开始又如何结束真的不需要过多的斟酌。世界是如此的真实和自然,一个人的欢喜和忧伤总会交集存在,却又不失各自迷人的色彩。不管是来还是去,我们最终都能坦然迈出脚下的步。谁都明白: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开。

玫瑰正自含香绽放。

那些透过窗户的阳光,是这般的静好。

享受这份静好,如此便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