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爱上“羊”

2012-09-09 22:50 | 作者:卧听树 | 散文吧首发

天,一阵一阵的,凉了。

不知道是下过了哪场之后,起了哪场秋风之后,天,就这么凉了。我穿的显然比周围的人多,然而,还是裹了裹衣服,真的好冷......

也许是杯子里斟满的不是白酒,而是可乐?男人们在一杯一杯的喝着白酒,据说是很难喝上的“美酒”,可是透过杯子,我看到的也不过是透明的液体,想来也不过是火辣辣的,所以男人们大颗大颗的掉着汗珠。我无法想象那只被肢解了的全羊之前的生命是什么样,现在是被大口的嚼着,而且在各种佐料的作用下,味道极好。我也往嘴里送着,然而并不像平日里对美食那般渴望,似乎没了什么滋味,只是冷。

周围的水塘,依旧泛着清波,女人们还划着船。草,有了些许黄色,带了点萋萋,凉凉,似乎只有他们与我的感受一个样。不,划船的两个女人也穿着厚厚的衣裳。在她们男人的嘴里,她们也是极好的......

眯起眼睛,杯子里的酒就那么没了,似乎并不烈,经过嗓子,走过心的位置,进入胃里,酒果真是美的吗?我微微笑着,看着,也疑惑着。他们嘴里的话好像幽默,所以引起一阵阵大笑,然而,从坐在那到离开,那么久,久的面部笑肌都有些累了,主题却始终被忠诚的固守,比一个痴情女子固守一份荒芜的情还可笑的,被固守着。我不禁更加崇拜起一直崇敬的中国语言文字来,以及那一张张灵活的嘴巴,一颗颗灵活的心。

时而的,我会溜号,瞟瞟周围的初秋景致,阳光是看得见的,照在叶子上,照在水面上,照在划着的桨上,也照在锃亮的烤全羊的器皿上,一切是暖和的,然而,也不能久看,眼睛不知什么时候也会被刺到,便转回来继续欣赏沾满作料的羊,还有透明的酒,以及开心的热火的男人们......只是,我还是冷,总要不时的裹紧衣服。

“我想我为什么不是一只狼,羊太好吃了!”一个雄性的人那样眯起眼感慨。

顿时,我便有些惧怕,好像自己成了一只羊。躲过眼去,望向水面的两个女人,她们似乎也成了羊......

不敢想了......

而女人们划船的动作还那么柔柔的,在周围的秋色里,暖了微凉了的风。想来,也焐热得了她的男人周围的空气吧,连同他们的身体,他们的心。

突然,我感觉到一种强大背后的疲倦和软弱——一只狼战斗后伤痕累累的垂头寻找,只想暖和点,安全点,歇歇......

挺了挺腰身,裹了裹衣服,应该还是美而优雅的处在那里,留意着他们喝酒时微皱的眉头,留意着手边可以解酒的水果。两个泛舟的女人也上了岸,站在男人们的桌边,微笑着,递着东西......羊,渐渐的不剩什么了。他们还是很爱的。大颗大颗的流着汗。

而我,还是冷......

不知道还能有几日带着点生机的秋色。风一定会一日比一日凉。我会穿的暖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