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花季

2012-09-09 10:17 | 作者:单小夏 | 散文吧首发

平淡无奇的城市中,本是一面平静的湖水,风柔和的吻过澄澈的湖面,倒映出无数动人的演绎,于是沉寂中多了一份熏染,静谧中,多了一份喧嚣,幸福,总在炫耀它绚烂美丽的羽翼,纷纷的岁月中,我,开始找寻那些不谢的花。

————题记∕文:单小

蒙尘中,转眼又一个夏,到底浓逸了多少个,半夏孤,我心聆听,一片落叶,却堆积了满心眷恋的季度,时间的轮回,在阵阵凉风中舞动着飘渺又神奇的韵律,一声微妙的叹息,这一个初秋,在彼岸深处,我依然倾听着那些痴缠着永恒的歌谣,从此我的世界一片凌乱,开始回旋在那场熟悉的旋律渡口。

十八岁,只开一次的花季,雾霭中朦胧的灯影,淡淡的光芒点亮希翼的晨曦,于是,有理由相信那些潜藏的妙丽神话,我迂回百转,那片花海,清如水明的天空,有种冷冽的气息,然而,我开始蜕变,蜕变。

独自倚栏,月冷清风,何夕朝朝念念,茫茫了几季柔软的心扉,十八岁,花满的季节,在那个青丘上,散漫了静默等待的薰衣草,英姿飒飒的等待着帷幕中含苞欲放的花蕊,等待中那个可以让它降落的光景.

心里总埋着些痴,泪中既藏了一个人,那是种残酷又略带着的美丽,那年花季,是我人生最大的劫难,那个在岁月荏苒的醉梦,你撩动了我的琴弦,敲打了我的心窗,轻轻的,缓缓的回升在我心坎深深处,渐渐,喜怒哀乐你操纵。

夜色铺天盖地的袭来,自古多情总被无情误,我跌跌撞撞沿路走过边角,墙角上的衰草正开始焚烧燃尽,情太会伪装,谎言的物语让幻觉变得太辉煌,拨开尘烟阴霾,因为孤寂太疲倦,那虚构出来的,是沉溺的悲楚,还是亏欠一生的情愫。

一声感忧的嗟叹,芳华似柳絮狂风舞落,你我一场,唤不醒的梦醒时分。

一曲曲绵绵的音调,一张张枯黄的纸业,我落笔铅华,你一个高声的呐喊,便把我的纸醉金迷的香浓变涩了,你无心走过我的花季,我无意痴恋于你,你绕个圈,我转个弯,急促的心跳配合我的血液,忽而,浓郁的思念在脉搏上溅起的道道斑痕以汹涌的姿态让我歇斯里地的跌醉。

蝴蝶的花的精魂,它逶迤着牵绊来寻找前世不灭的思念,如果,这生,你是船,我是渡口,我们之间,会延伸到的永恒吗?我们把彼此分割成两个地平线,我站在这头,你站在那头,我颔首伏案,你看到了,看到了中间隔阂着的冰冷上雕刻了昔日温存的点滴吗?

缘起缘灭,缘深缘浅,这都是我无法掌控的,那滞留在夕阳西下的落寞光年,因为那些廉价不舍不弃,我恬不知耻的将那些模糊的倾艳缝合了起来,当我的心海血流泉涌时,似乎有些隐隐作痛,我在那个只有你我清辉淡雅的回廊里,缄默了一遍又一遍,悲鸣了一次又一次,堆砌了一个又一个苍寒的字。

如果我只是你生命的一樽酒,你一饮而下,醉过近迁,也就此湮没了,如果有一天,绿树苍苍的花季不在开了,百日之后,繁花落寞,在荒丘上,你却成了我净土下这辈子都无法连根拔起的无名果。

十八岁的整个季节,潋滟的云雾飘渺中,我偷偷的看你,偷偷的想你,偷偷的爱你,最后,偷偷的哭了。

纤弱的手指尖触动的一线情,我编织一片明月光,任琉璃的泪水逐流,怨相知,怨相遇,有缘相聚恨别离,说到底不分对错又如何,却早已注定了因果。

你若是我的一滴眼泪,我想此生我都不会流泪,因为,我怕失去你!时光如水,总是无言,此生,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2012-9-9完笔于凌晨4:01

qq:84532333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