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希望大家能给点建议!!!)

2012-09-07 21:56 | 作者:若云漫逸 | 散文吧首发

《面具》

若云漫逸 原创

“我帮你,不是因为我想帮你,你千万不要误会,这也是为了我自己!”

“在这个世界里,如果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面具,生存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一.误入

刘酉和布惺,两人几乎同时在清晨五点都醒了!

大一的周末很闲,因此,俩人决定这个周六一起出去玩上一天,目的地定为学校西五公里左右的一个湖——昔湖。于是,俩人蹑手蹑脚的收拾了一下,趁着地平线上还未蹦出曦微的朝阳,赶了个大早出发了!

“昔湖”如其所名,就像昔日的湖泊般,几乎没受世俗干扰一般,还是一曲清秀,一水清纯。旁边是一林葱郁的繁花茁木,湖光水色,映带左右,勾勒了一副别致的世外桃源!为了看到更美的日出,刘酉和布惺打算绕到湖畔西侧去!可是,湖畔西侧是一片树林;于是,俩人便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探路而行;不久,俩人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高耸的城门,颇有几分古老的韵味,大门上面铺满了耀眼的琉璃瓦,乍看辉煌壮观。

城门是开着的,出于好奇,两人不约而同地走了进去。刚进到里面,有一种难以察觉的变化:视野猛一下变得清晰明亮,天蓝蓝的,面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景色雄浑壮阔,一阵风过,地面绿草像波浪一样摇摆着。忽然,后面的那个城门自动关闭了,然后整个门渐渐凭空不可思议地消失了!两人甚是慌张地跑向门的原来方位,可是,当跑到了原来的位置是,怎么也寻找不到了原来的入口。

原本蓝蓝的天,瞬间变得有些昏暗,阴云若隐若现,就连狂风也来作乱!只见一个满脸蛇鳞的中年男子,随着一阵狂风从草丛中神出鬼没般地霍然站在了面前。魅惑的眼神充斥着恶意,身上裹着黑色衣袍;诡异的一笑,仿佛要吃定猎物;俯视的眼神,暴露出猖狂无惧。

“来者不善!”刘酉和布惺几乎同时说道,并且身体本能地紧绷了起来,准备着随时应对这摸不着头脑的状况!

“不要做一些无谓的反抗!”黑衣蛇男淡淡地说到,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移动到了两人面前,迅速抓住了布惺的脖子。顺便又说了一句:“要怪就怪你们的好奇心害了你们自己!”

刘酉两腿哆嗦不受控制,早已无法自由移动躲闪,费了好大劲才说了一句:“你要干什么?赶紧放了他!”声音的颤抖,早已把畏惧暴露无遗。

“不用着急,我先解决了他,下一个就轮到你了!”黑衣蛇男嘲笑的说到,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普通的白色面具,准备向布惺的脸上盖去。

忽见,脚下草中,有一处花丛,花丛中有一蝴蝶,正振翅飞行。那只蝴蝶飞落在黑衣男的肩膀上,瞬间挥动了它那花斑斑的翅膀,顿时一阵粉尘飞扬。黑衣男发现事有蹊跷,立刻警惕,先保护眼睛要紧,于是,便下意识地放开了手里的布惺。

正在他护眼的刹那,蝴蝶瞬间变大,一个身材匀称的女子,她披着一肩乌黑长发,身上散发着一种自然的花香,头上衬着一个紫色蝴蝶发卡,瘦瘦的身腰,极其丰韵。可是,蝴蝶的两扇翅膀正印在那本应可的脸庞,蝶翼中间是淡蓝色花样,周边是一圈紫黑色镶框,整个图纹印在脸上,看后确实有点让人后怕。

,怎么是你!你我井水犯不着河水的,为何要强我的猎物?”黑衣蛇男向后退闪了两步,气愤地说到。

“裴爵,你没看到,我一开始就在这里了吗?这是我先盯上的猎物好不好?”蝶女夏梦雪任性的蛮不讲理道。

黑衣蛇男裴爵气势强硬地说到:“只要再得到这两个‘生人’,我就够资格可以返回‘现世’了!所以,这两个猎物我志在必得!不要以为你是一个女的,我就会任你横刀夺我所爱了!”

“什么叫横刀夺爱?我这是先来了,你才后到的!你不讲规矩,还好意思说别人,明明自己一身毛,还非要说别人是妖精!”蝶女夏梦雪不依不饶道。

“不要以为是我什么都不不知道,你不就是也差两个‘生人’,就能回到‘现世’了吗!可是,既然大家都是有七个‘眷属’的人,实力相当,我并不想和你产生正面摩擦,可是如果你今天非得跟我争个鱼死网破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谁都好不到哪去!”黑衣蛇男裴爵直接挑明道。

“看来你是不打算妥协这件事了?”蝶女夏梦雪厉声严肃道。夏梦雪其实也知道,最后两个‘生人’对这里的拥有七个眷属的‘熟人’的重要性,蛇男的话,更是无疑表明今天的事没得商量,他就是想独占这两个猎物!

刘酉和布惺两人在旁边也是听得云里雾里的,越听越迷糊,虽说不知为何两人争吵了起来,可也大概明白了他们都想霸占自己。俩人一直小声嘀咕着该怎么办,可是,如果现在逃跑,应该是不可能的,所以,俩人便预谋着一个合适对策,暂时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二.被保护了?

黑衣蛇男裴爵一开始还为自己今天捕到自己所需的最后两只猎物而兴奋着,可是这个蝶女夏梦雪的介入,无疑打乱了他的计划!于是,黑衣蛇男裴爵做出了一个暂时性折中的手段,先抢夺走一个,等有机会了再夺走另一个!

蝶女夏梦雪看黑衣蛇男裴爵突然停止了争吵,顿感一种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侧了一下身体,正好背对着刘酉,起了保护的作用!

黑衣蛇男裴爵一直敏锐的观察着,感觉蝶女夏梦雪像是意识得到了自己有点不对劲的时候,他迅速跑到了布惺面前,抓住布惺,便立刻消失在一阵风吹草动声之中了。

蝶女夏梦雪也是被黑衣人这个突击搞得有点措不及手,不过,保护刘酉一个还是有把握的!可是,如果非得保护两个人,和黑衣蛇男裴爵拼起来,那就不只是两败俱伤了,甚至都可能把自己也搭进去。所以,夏梦雪并没打算继续追究下去,而是步子迈向了刘酉!

刘酉还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布惺就凭空消失在了身旁!刘酉彻底的陷入了迷茫,他并不以为这是个梦境,一睁眼已经回不到原来的平淡生活了。

刘酉目瞪口呆地愣在那里,没有任何一丝动静!

“别在这装死人了,他们早就走远了!”蝶女夏梦雪走到刘酉面前淡淡地说到。

刘酉盯着正向自己走来的夏梦雪,此刻,从夏梦雪身上,完全感受不到黑衣蛇男所带来的那种压迫感。“谢谢!谢谢你救了我...”他要尽快的了解现状,然后去找布惺。然而,在此之前他要先搞清楚状况,而眼前唯一能让他尽快了解情况的渠道,就是从夏梦雪口里听到解释。

“我帮你,不是因为我想帮你,你千万不要误会,这也是为了我自己!”夏梦雪没等刘酉把话说完就打断道。

刘酉倒是无所谓她救自己的理由,真不真心是她的问题,自己完全没有必要过问,也没权利过问!可是她救了自己,那也是不争的事实!于是说到:“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只要我们没有全部被抓走,那我们就还有机会重返‘现世’!”

“在这个世界里,如果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面具,生存下来都是一个问题!”蝶女夏梦雪无视道。

“之前就见那个黑衣蛇男拿出来面具想套在我朋友脸上,你现在又提到一次。面具到底和这一切有什么关系?”刘酉想先把疑问弄明白。

蝶女夏梦雪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然后把这个世界最基本的状况讲了一下:“刚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我们称之为‘生人’。‘生人’在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面具后,便会成为这个世界的‘熟人’,也就是这个世界里的正常人。不戴面具的‘生人’身上会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这也是‘生人’吸引‘熟人’的原因。找到一个面具后,才能看到这个世界的本原和道路,才能找到进入这个世界的原点,也就是离开这的门......”

黑衣蛇男裴爵在掳走布惺后,离刚刚那地方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刹那间,原来的那种压抑的气场顿时消散无余。

布惺对黑衣蛇男裴爵的态度大转变很是不解,难道他不是要吸自己的血或吃自己的肉吗?可是,仔细想想,黑衣蛇男裴爵也并没有说要做那种事啊,就算真的要那么做,也没必要特意抓起来啊!难道他不喜欢吃生的,还要把自己烹饪一下再下口?

黑衣蛇男裴爵并没有像传说中的吸血鬼或怪物那样, 做出奇怪的事来,反而平静下来心态,像蝶女夏梦雪一样,对满脸惊恐与困惑的“生人”布惺解释到:“......在戴上面具的第三天到来之前离开这里——这就是‘生人’回到‘现世’的方法。但是,如果在戴上面具第三天到来之前没能离开这里,那就会正式成为这里的‘熟人’。而‘熟人’要想离开这个世界,首先,必须要狩猎九个‘生人’作为自己的眷属,然后才有资格回到‘现世’——这就是‘熟人’回到‘现世’的方法......”

刘酉担心地问到:“我要怎么样才能获取面具呢?”

蝶女夏梦雪回到:“你获取面具的方式有两种!一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寻找;二是可以从我们‘熟人’手里获得!”

黑衣蛇男裴爵补充道:“......第二种获得面具的方法是有相对的代价的,就是要答应给你面具的那个人一个条件!......”

布惺听罢黑衣蛇男裴爵的解释顿时原来那些杜撰的念头全无,仔细一想,难道他是想与自己协商吗?

刘酉还没听完就发问:“你为什么乐意告诉我这些?”

夏梦雪被刘酉这么一打岔,就忘了自己刚刚说到哪了,然后就顺着刘酉的话说了下去!其实,夏梦雪的话还没说完,那就是第二种获得面具的代价——要答应提供面具者一个条件!

夏梦雪顺着刘酉的话题说到:“你身上让我看到了我一个朋友的影子!”突然语气低落了下来,眼神若有所思,“她就是因为...为了救我...而死的...,我不想有人再重蹈覆辙她原来的路,你还是自己一个人离开吧!”

“难道你初到这个世界,就被‘熟人’抓走了?然后,你朋友又去救你,结果还失败了?就因为这样,你就不再相信友情的力量了吗?只要自己一个人活着走出去,就好了吗?”刘酉先是惊讶,一连串的疑问,但立刻又是坚持地说到:“我还是选择和你那个朋友一样的愚蠢道路,我要去救出我的朋友!然后,一起回去!”

夏梦雪满意的说到:“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略顿片刻又道:“你愿意...”

还没等夏梦雪把话说完,刘酉好像就明白了夏梦雪的用意,其实她是在试探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值得让人信任与托付的人,想及此,刘酉立刻坚定地抢说到:“我愿意做你的眷属!不是,请允许我做您的眷属吧?”

正在两人对话之际,草丛中发出东西穿梭的沙沙的声音,刘酉先是身体本能的一紧,然后便仔细警惕着四周。只听声音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响,忽见,一只异常的兔子,它冲着自己站着的方向撞来。背后就是夏梦雪,自己躲开,肯定会伤到身后的她,自己即将成为她的眷属,所以,一定要有所觉悟,一定要保护好她!刘酉突然加速向前冲去,直接正拳挥出迎接着不善的来者。可是,如此普通的攻击,怎么会对那面具怪起作用呢!

结果,一个人翻马扬,一个安然无恙,自然,刘酉不堪一击的被击倒了!此时,刘酉确切地感受到连一个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的无能为力的那种痛苦,!

三.并肩作战

夏梦雪看到这幅场景,很是惊讶!一个刚刚到这个世界的人,竟然傻到有和这里的人硬碰硬的想法,真是愚蠢,简直和那个人太像了,那个自己愚蠢的朋友!夏梦雪看那个兔子面具怪还准备继续攻击刘酉,于是慌忙动手阻止。夏梦雪三下五余二地没费吹灰之力便解决了这个兔子面具怪,最后还是又补充说明一下刘酉是自己的眷属,以后也不要再打什么歪门主意了!兔子面具怪也只能怨自己实力浅薄不济,碰到这般强敌也只好认栽。听罢夏梦雪的话后,他更是不愿再多做停留,托着狼狈的身体,便仓促地离开了!

“当时,你为什么不躲开?”夏梦雪惊讶的问到!

“因为你在我背后!”

刘酉有气无力的回答着。

夏梦雪很是感动,却也很是气愤他的这股傻劲的说到:“刚刚的那个是兔子面具怪,这种程度,我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躲过去的!可是你...”

“可是,我总不能明知你在我身后,放任着不管吧!”刘酉却是坚持自己的想法说到。

“给你吧!”夏梦雪也没多说其他的,递给了刘酉一个盒子。

“什么?”

“面具啊!你不是想做我的眷属吗?你及格了!”夏梦雪理所当然的口吻说到。“怎么?”看刘酉犹豫了一下,夏梦雪就像逗逗他,说到:“难道你不愿意?不乐意那就算了!”说着夏梦雪假装生气,嘟了嘟那可爱的小嘴,就准备转身吓吓他!其实,夏梦雪这也是想缓解一下之前这些紧张的气氛!

“怎么会不愿意!简直荣幸之至啊!我这不是有点激动嘛!”刘酉不知所措地说到,好像生怕夏梦雪手反悔一样,慌张地把盒子抢了过来!

夏梦雪笑道:“赶紧戴上吧!要不然一会又会有‘熟人’过来了!”

刘酉赶紧打开了盒子,取出了面具,戴在了脸上。再仔细一摸,他竟发现面具神奇般地消失了!刘酉此时一脸疑惑,满脸的不解!

夏梦雪看到笨手笨脚、懵懂无知的刘酉解释道:“面具戴在脸上就会和脸融在一起!它会根据你一开始想象的能力,而在你脸上呈现出独一无二,又间接表现你属性的图纹!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面具,都有自己的另一个丑陋的面容。可是,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去背负和承载自己的那份图纹,那份丑陋!不过,同时我们也拥有了自己的想象之力,拥有了能保护自己和别人的能力!能力越是强大,所承载的图纹也会越是恐怖!”

刘酉早已戴好了面具,此时正仰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梦雪,而且安静地听着她甜美的声音讲述着这里的一切。夏梦雪突然也意识到了刘酉的目光,整个印有图纹的脸,瞬间也变得有点微红,她赶紧扭过头背对着刘酉。

刘酉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就像个孩子一样滴溜溜盯着她看,怪不得人家会害羞。

夏梦雪整理一下自己的表情,又扭过头来仔细看了一下刘酉的脸。刘酉还以为她怎么了呢,正当他要发问时,夏梦雪拉起他的手就是一路小跑啊!不一会,两人来到了一天小河旁边,夏梦雪正要说什么,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拉着刘酉的手呢!夏梦雪之所以拉他到这边来,其实,也是因为怕刚刚一直在那边呆着的刘酉和他朋友身上散发的“生人”的余味会吸引这里的“熟人”,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兔子怪的突袭,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可谁知,又因为这事闹了一回尴尬!夏梦雪又是一阵脸红,不过转身之际就调整好了自己!

“对着水看看你的图纹!”夏梦雪不冷不热地说:“你当时想要的是什么能力啊?”

刘酉额头中央有一个小小的火焰的花纹,脸上印有像翅膀形状一样的红色火焰纹!刘酉回答道:“我针对那个黑衣蛇男特设了一个能力,那就是蛇所畏惧的——火!希望可以和你一起并肩作,能够尽快救出我的朋友!”

夏梦雪笑笑,说到:“刚刚不就已经并肩作战过了嘛!”

刘酉:“你现在能带我去黑衣蛇男的老巢吗?我想赶紧救出我那被抓走的朋友!”

“不但要救出你的朋友,我也要一洗当年的恩仇!”夏梦雪毫不犹豫地答应道,但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不是现在,而是明天!现在的你根本就没有能力自保,更别说去救你的朋友了!在此期间,先把自己能力提高。想要保护一个人,首先得拥有能保护他的能力才行!”

刘酉听罢,低头不语,反省着自己的鲁莽!刘酉点头示意同意了夏梦雪的提议,然后,两人便准备开始修行!

黑衣蛇男裴爵在对布惺解释好一切后,便立马为布惺戴上了一个准备好了的面具!因为从别人手中获得面具的人,必须服从面具给予者的一个要求!而黑衣蛇男的这个要求,那就是让布惺服从他的指令,简单点说就是当他的提线人偶,更残忍的是,还要给人偶存留着他们自己的意志!黑衣蛇男虽说可以操纵布惺的身体,不过,还是无法操纵布惺的思想的,然而,这样反而在战斗中对自己更有利了!加之黑衣蛇男很是狂诞自妄,根本就没打算去顾及那些人偶眷属的思想,只要能为自己做事,那就就行了!

布惺则是根据了黑衣蛇男讲的,想象了一种很是特别的能力——就是拥有一个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就逃跑的能力——老鼠打洞,如此一来就能轻易逃离这个危险的场所,然后,找到刘酉,逃之夭夭!可是,布惺怎么也没想到要遵守黑衣蛇男的那个条件,竟是一个如此极不人道的条件——自己会被裴爵操控,简言之,完全就是他的囊中之物啊!另外,蛇本身就克老鼠,看来,一切都在冥冥之中注定了,布惺肯定是难逃此人的魔掌了!

其实,布惺一开始还以为、裴爵的态度转变是想和自己合作,抓住刘酉,然后帮他顺利离开这个世界就行了呢!可是,看现在情况,裴爵并不打算在离开之前,给布惺任何的人身自由与反击空隙。

且说,刘酉此时正在和蝶女夏梦雪一起,修炼刚得到的能力。可是,刘酉还并不知道夏梦雪给自己面具之后,自己还要遵守夏梦雪的一个条件的事呢!

而夏梦雪在和刘酉相处的过程中,总隐约有一种自己被潜移默化的感觉,就连自己的初衷,好像,也渐渐的模糊着。相处过程还偶尔心跳面红,难道自己......想想自己怎么会有如此想法,夏梦雪自嘲地不合时宜地笑了一笑,强制自己回避梳理这些事情......

可是,夏梦雪的不合时宜的一笑,却让刘酉心里萌生了困惑,那个笑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四.我保护你

第二天傍晚时分,刘酉也已经掌握了一些操控能力的技巧。于是,两个人便一起出发向黑衣蛇男的老巢走去!

黑衣蛇男这边也是刚训练好布惺的能力,以便布惺能为自己所用。

此时,四人聚集在了一片满地疮痍的原野之上,这一个个的窟窿,看来应该是布惺的修炼所为。

“布惺,”刘酉先是双手拍了一下脸颊清醒一下,然后高喊了一声:“我们一起回去吧!”

布惺虽然肢体上控制不了自己,可内心的感情还是存在的,虽然说不出话来,可是两眼通红,泪欲先行,早已不受控制的流露了自己的情感

刘酉和夏梦雪两人对视一下,彼此示意准备好了,随时就绪。然后,两人似离弦箭一般,一起冲向了黑衣蛇男和布惺的方向,直接攻击了过去。

黑衣蛇男裴爵见两人同时攻了过来,估计他们两人肯定是早就制定了什么计策才如此行动。猜测到这个攻击里面可能有诈,裴爵也没傻到直接同时去迎击两人的攻击,而是选择了间接迎击。于是,他迅速对布惺下达了一个命令,让布惺跑到他的正前方,用布惺当了一个挡箭牌。

黑衣蛇男的这个命令刚执行,只见刘酉和夏梦雪两人不约而同地嘴角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好像是什么得逞了一般。

黑衣蛇男裴爵虽说心里很是黑暗,可他这人却也是个谨慎的人,刘酉和夏梦雪的那丝不易察觉的坏笑,早就尽收他的眼底了。可是,正当他疑惑之际,依然没见两个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

只见两个人同时快速冲了过来,可方位却是偏向了布惺,下面更是以快刀斩乱麻之势迅速先解决了一个。

黑衣蛇男这还没反应过来呢!

只见刘酉先是一拳不轻不重、力度恰到其位的打昏了布惺,然后夏梦雪振动蝶翼,瞬间接住了布惺,并把他放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安全地方。

黑衣蛇男裴爵这才明白,从自己用布惺做挡箭牌时,就已经完全中计了!裴爵估计他们俩是这么打算的,先排除伤害自己的伙伴,把布惺打晕救走,然后再主攻自己!现在想想,黑衣蛇男真是有点后悔自己最初的主意了,常言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裴爵这一开始就被占了个便宜,处了下风。可是,现在这个结果,真的会对自己不利吗?刚刚中计的裴爵,并未感到十分的失落,这究竟是狂妄自大,还是,如诸葛亮皱眉头,又有了什么计上心头?

刘酉和夏梦雪两人顺利地救出了布惺,正为自己制定的计划完美开端而高兴着,可他们并不知道,这个计划的成功正是新危机的开端!没有意识到危机潜伏的他们,依旧按照着计划准备着下一步的行动。先救出被黑衣蛇男操控的布惺,然后集中攻击,一口气解决了黑衣蛇男,这就是他们的计划的大概轮廓!

“当年就是你操控了我,让我亲手杀了我的朋友!”夏梦雪转向黑衣蛇男,很是气愤地说到:“今天,我就要替我的朋友报仇,让你血债血偿!”说话的时候,夏梦雪早已以一种和之前完全截然不同的速度向黑衣蛇男加速袭击了过去。

刘酉也是事先早就知道了夏梦雪的大概背景,此时,他也是适时地与夏梦雪节奏保持一致,向裴爵出击了,速度之快,骤然比之前高了一个档次。行动之时,刘酉心里却是困惑着,自己真的了解夏梦雪了吗?

黑衣蛇男暂的惊讶之后,又是一脸不可思议、了然一切地对夏梦雪说到:“怪不得每一次见你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原来你就是我失踪的第一个眷属!”裴爵突然不怀好意地调侃了一句,道:“虽说你容颜有变,可是,毕竟做过我的眷属好一段时间呢,难道对我就没有点日久生情吗?”说话的时候,裴爵表面看似并没做出任何的反击迹象。

夏梦雪被裴爵的调侃本来就很是气愤,可是看着那一脑子坏水的裴爵并没有做什么小动作,此时,见此情景,夏梦雪更感困惑,顿生一种不好的预感!只见下一刻,刘酉竟然出现了计划外的动作,突然向反方向行动了起来!夏梦雪以为刘酉达到了救出朋友的目的,就背叛了自己呢!可是转身细看后,夏梦雪顿感不好意思,自己不信任别人,心态冰冷,看待事物也总是持有怀疑态度,因此,差点就误会了刘酉的好意!其实,刘酉突然调头转向是有原因的。因为黑衣蛇男竟然操纵了那个没有意志的布惺来攻击自己,而刘酉突然改变方向,并不是为了逃跑,而是为了阻止人偶布惺的攻击,保护自己。

由于端倪发现的较晚,刘酉眼看着布惺向自己袭来,又不方便反击,只能两臂交叉于胸前全力防御着,所以,在和布惺交手的过程中,刘酉不免处于劣势,被布惺这意料之外的攻击制造了一点小伤。顿时刘酉被击退了好几步,胸口上有点微痛,可是,这伤并不算十分厉害,还不至于昏倒和致命!

夏梦雪看到刘酉不仅没有背叛自己,反而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了伤。夏梦雪心想,自从戴上这个面具,多年以来,自己早就忘了信任是什么东西!没想到,那燃烧殆尽的火苗,竟然又死灰复燃般地瞬间成为了心中的燎原之火。可是,与此同时,夏梦雪心里却是倍感愧疚。其实,骗子有时也挺值得同情的,或许他们可能是被逼上梁山的;可是,他们最令人鄙夷的地方就是,他们总以为别人也像他们那样,妇孺亲朋皆欺!

“让我来保护你吧!”只见刘酉此时又很自信地说到,根本没有去在乎那点小伤。

夏梦雪又是不合时宜地微微一笑,从感动中恢复正常,又惊异地问到:“裴爵,你不是只会操控活人吗?”

黑衣蛇男裴爵很是猖狂的说到:“我也没说过自己不能操纵没有意志的人啊!”

“你个畜生,竟然连一个没有意识的人还操控!”听闻裴爵那很是丑陋解释,刘酉很是气愤地吼到,并疾速向裴爵攻击了过来。

裴爵则是很是轻易的躲过了刘酉的攻击,可是下一刻他又目瞪口呆了!夏梦雪竟然毫无恶意地一下子抱住裴爵!裴爵还以为刚刚说的日久生情打动了夏梦雪呢,自恋了起来!

夏梦雪在抱着裴爵的一瞬间,不知怎么的有种莫名的反感,心里好像不怎么情愿这个行动。她希望现在抱着的不是裴爵,而是......而是另一个人!这种少女情怀,自然而然地不受控地涌上心头!夏梦雪想想自己这还战斗着,怎么这般胡思乱想呢,瞬间不免羞红了脸。

裴爵看着抱着自己的夏梦雪,心里本来还很是诧异,再仔细一看她那张印满图纹的脸,红通通的,甚是可爱好看,难道真的被自己的话所言中?裴爵瞬间心膨胀,想想自己现在的状况,搞得自己怪不好意思的!可他殊不知,夏梦雪抱着自己,却是因为想着另一个人,而面红耳赤的!

五.结局

“梦雪,放手!”刘酉安然无恙地站了起来,瞬间又再次向黑衣蛇男快速攻击过来,且高喊道:“你这个配角,尝尝我为你特制的火拳!”

夏梦雪虽说脑子刚刚一瞬间胡思乱想了一会,可是她并没忘记自己还在战斗着!听到刘酉的喊声,夏梦雪很是默契地配合着刘酉的攻击,在刘酉出招的适当时刻她便闪开了,然后如释重负般地把蛇男裴爵推向了刘酉的攻击范围!因为抱着一个自己看着都牙痒痒的敌人,还要装出一副十分让人羞涩的模样,夏梦雪怎么可能说毫无压力呢!

黑衣蛇男本裴爵本来就是个谨慎人,虽说刚刚还沉浸在短暂的自恋中,可是他怎么可能会在不留后手的情况下,就如此掉以轻心呢!只听他向布惺喊了一个命令,让布惺做挡箭牌来挡住刘酉的这一击!

可是,下一刻怪异的事情出现了:布惺并没有按照裴爵的命令行动,而是原地呆着没动!

瞬间黑衣蛇男则是瞬间被刘酉打飞了出去,吐了好大一口鲜血,疲惫不堪地堆在了地上!如果说人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死,那么人间最最痛苦的事就莫过于死不瞑目!裴爵这正困惑着呢,自己的绝对命令布惺怎么没有去执行呢?

夏梦雪见终于报了当初的仇,顿时如放下心上的磐石般,略带几分得意道:“裴爵,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被自己的盲目信任给害了吧!如果你不信任任何人,那么就算是的眷属,你也不要去信任。你以为拿布惺做挡箭牌就能毫发无伤了吗?从我们一开始抓到布惺的时候,我们就在他脸上又戴了一个面具。之前之所以会让你有机可乘,拿布惺做了一次傀儡突袭,那时因为我还未对他下命令。在吃了一次亏后,我们怎么可能同样的错误再犯一次呢?在那个意外之后,我便对布惺下了一个命令,那就是抵消掉你的所有命令,所以,昏着的布惺并没有再做成第二次傀儡!所以,你今天的下场,完全是你自食恶果!”

接下来,刘酉和夏梦雪俩人并没有真的把黑衣蛇男给杀了,而是把他的面具给揭了下来,准备不管不问,任其在这里自生自灭去!

对于一个刚了解这个世界的刘酉,他深深体会到了这个世界的阴暗,没有面具,何以生存;没有面具,何以摆脱这个丑陋的面具!不止这里需要面具,现世的无形面具更是可怕!黑衣蛇男裴爵落得今天的下场,也算是得了相应的结局!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一切都按着计划进行,虽然出了一点小插曲,可结果还是和期待一致。刘酉先是一个佯攻跑到裴爵的身后,然后夏梦雪紧接着出人意料地去抱住裴爵,最后刘酉再瞅准的时机一举打败裴爵。这个看似不怎么完美的计划,没想到还真戏剧性地成功了!

刘酉和夏梦雪俩人赶紧地把布惺带到河水边弄醒了,并且拿掉了裴爵给布惺戴上的那个面具!一切恢复平静之后,此时,时间已是“现世”周一凌晨三点左右了!

三人一起来到了刘酉和布惺最初进入这个世界的接口!

夏梦雪突然严肃道:“刘酉、布惺,你们赶紧回去吧!还有几个小时你们就到最后期限了!在第三天的到来之前,你们必须离开这里!要不然你们也会变得和我一样,成为这里的‘熟人’了!”

刘酉担心和不舍道:“可是你...”

夏梦雪转身背对着他俩,此时却是泪水失控般地落下,可还是假装若无其事、满不在乎地说到:“这是对你们下达的命令!这是第一个正式的命令!也是...最后一个命令了!”

刘酉和布惺也是不受控制地走向了大门的方向,直到此刻他们还一直以为夏梦雪帮助了他们,他们心里也是一直心存着感激。可是,下一刻打开的那道门,却是刘酉和布惺进入这个世界附近旁边的另一道门——夏梦雪进入这个世界时所开启的那道门。

夏梦雪脸色顿变,走向了那道开启的归路之门,虽说临走之前还有点犹豫,不过,最终夏梦雪还是踏上了离开这个世界的道路。到了门槛上,夏梦雪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了,此时,她所处的现实世界的东面已微微泛起了鱼肚白,可是却显得有些苍白,黎明的晓色,也是浑浑噩噩!夏梦雪心里感慨到,就连“现世”也不欢迎自己的回归呢!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的这个最终决定,看来还真是符合天意呢!

此时,刘酉和布惺两人却是疑惑地木在原地!直到此时,两人才恍然意识到,一直以来夏梦雪难道都是在欺骗着他们两!

夏梦雪突然调转了身体,又再次回到了这个面具世界!

看到这一幕,刘酉和布惺两人心里更是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见夏梦雪离开这个世界的那道门正渐渐消失着,与此同时,夏梦雪突然对刘酉和布惺鞠了一躬,并开口坦白到:“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在欺骗着你们!”夏梦雪顿时眼神黯然许多继续道:“刚刚又给你们开了个玩笑,希望...希望你们以后都不要轻易地去相信任何一个陌生的人!”说到这夏梦雪却不免有些自嘲到,自己有资格谈论信任这个话题吗!顿时语气有些吞吐,又道:“其实,一开始我就是想用和蛇男裴爵不同的方式,把你们骗来作为我的在最后两个眷属,然后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可是,我在和刘酉你相处的过程中,你让我看到了我朋友的身影,你让我想起了最初的我,你让我重新看到了那个原来的自己!或许,在这里我做过许多错误的事,骗过许多的人,可是那也是情非得已!在这个世界,我们戴上面具,无非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摆脱这个面具!所以,我想...继续呆在这个世界里,算是赎罪吧,希望可以引导以后的擅入者,帮助他们回归到我们的‘现世’,不,应该是你们的‘现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也是让夏梦雪回心转意的根本原因,夏梦雪没说,她自然也不会在这最后的告别时刻再说的!

刘酉和布惺听了夏梦雪最后的陈辞,两人也是恍然顿悟!直到最后,刘酉竟然也没能真正认识夏梦雪,夏梦雪所做的一切,有的还让刘酉困惑着!

就这样,刘酉和布惺离开了这个本不属于他们的世界,回到了“现世”!

他们的现世的此时却是晨光熹微,露水缀叶欲滴,四周弥漫着朦胧雾气,两个人的视线和心境此时也是难以平静、无法清晰!

英雄救美的段虽然很是枯燥,可是,当刘酉对夏梦雪说出如此有安全感的话“让我来保护你吧!”时,夏梦雪更明确了自己的心意!夏梦雪其实不知从何时起,莫名地喜欢上了那个看似毫不出色的刘酉!看着离开的刘酉,夏梦雪心里一直回荡着“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夏梦雪最终的改变的理由,永远地埋在了沉默的世界里!

其实,夏梦雪两次笑得不合时宜,都尽收在刘酉眼底,只是她未提及,自己又不好问个仔细。现在细想,总觉得那两次的笑比蒙娜丽莎的微笑还要神秘......或许,那不是神秘,而是,另有别意......

(愿意待续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