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图

2012-09-03 21:21 | 作者:海洛逸 | 散文吧首发

净月从远山隆起,竖起一束光路。在我的窗前借助风轻柔的小手,轻轻的敲击我的窗棂,像个勾魂的狐仙把我的七魂六魄全都逗引出来。

提步轻缓,江水轻拍船舷,后面机舱传来轰隆的音律像是这自然音律不紧不慢的和旋。老公撩开我湿漉漉的长发,不时的对着迎来的江风轻扬着。浪涛似怕音律单调,趁着风和船走的劲头,交叉着发出啪啪或唰唰的声响。

月儿已然半月,大约是十七八的光景,像个胖嘟嘟的侧着脸望着我们的妇人,慈祥的照耀着我们。

那一束光较之先前更为深亮。把江面照的皇皇的,光的两边甚显得黑幕,不时的有一颗或两颗星星在那两侧发出晶亮的光线,像铺就银河两侧璀璨的明珠。霎时让你清朗而通透。如置身天湖荡涤了你周身的烦热,驱除了这数月的疲惫。

躲过那片云层,月光清澈而下。偶尔被疾走的船只激荡起来。于是船底发出撩人情思的呻吟声,这时的江水更像个情欲激荡的男人,骤然扬起臂膀,把心女人紧扣与自己的怀中。任她呻吟和销魂。月儿也是来争宠的么?在一道道竖起的波纹里,把皎洁的脸颊毫无保留的映在了浪涛上,与那烁烁寒星遥相呼应。美得让人战栗。

风较刚才又大了,江面隐隐的有了些许细小的白浪。我知道这样的光景大约是有四五级风。远处的山坳灯光微闪,恰似繁星,在嘿嘿的大山背景下,显得那样的深沉和宁静,像一幅读之不尽观之不够的水墨画。

合裙就近而坐。甲板的余热不知在何时已然退去。只留下一丝温暖的意境,靠在老公身上,感受着他轻撩我的发丝,那股男人特有的气息就那样毫无征兆的传递过来。天上云朵变换,浪涛也没有才刚驶船过去的喧嚣,一切都是寂寂的,就连刚才争宠的月儿也收敛了舞动的身姿,静静的睡在江的怀抱里,聆听着船底隆隆的水音。

滴答滴答的露珠如琵琶上叮咚的琴弦,不时的发出悦耳的音律。江鸥也被月儿邀请出来了,矫健地滑着它的舞步,唱着它的歌谣。在不远的江上盘旋着,一只两只的多了起来。虫子也是凑热闹的么?成群结队的对着船前的航行灯发起了冲击,扑闪的翅膀此起彼伏。

船和月儿握手而行,这可苦了那座托起月儿的大山,他变换着身子的追赶着,一步一挨得不舍得月儿。

月儿升上了中天,水汽也越来越重,在月下晶亮亮的露珠。把雾蒙蒙的江面反衬的越显得寒白,闪烁的星星也打着哈欠的忽闪着眼睛,我也在这静谧温馨夜晚进入了乡。

所属专题:2012年七夕情人节文章专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