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召唤

2012-09-03 12:34 | 作者:温柔的代价 | 散文吧首发

无论我们走多远,心永远追随在母亲身边。-----题记

今年以来母亲的身体大不如前了,前几天我姑娘和儿子去老家看望爷爷奶奶,回来的时候母亲特地交代要我回去一趟。所以27号我回去了两天,刚刚进屋看到母亲瘦弱的身躯,握住母亲的手只能掩面默泣,久久不语。这段时间母亲已经不能下地,半个月前我我们兄弟回家去的时候就开始变成这样。

母亲今年七十五岁,从我们开始懂事起到现今的三十多年里,母亲一直被病痛所折磨,能与我们一起生活到今天,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自从我们都成家之后,母亲算是退休了,除了去菜园,基本绝迹于“江湖”。所以路人偶尔见到我母亲,感到惊讶。有一个该死的家伙,竟然跟我母亲说:多年不见你上街,以为你不在人世了。我母亲淡然说道:好人好报,我会活得很好的!

父母亲是同年出生的,年轻的时候之所以能看上我穷苦的父亲,只是因为父亲有一把好力气干活,起码不会被饿死。再说都是贫下中农,也算是“门当户对”吧,在媒人的介绍下没有彩礼没有嫁妆就这么结婚了,引用当今的时髦词汇-----裸婚。父母亲能在一起,除了媒人的撮合,其实也是他们之间的相互仰慕,当时都是贫下中农的革命代表,一起参加乡里县里的代表大会,有机会见上面,这也算是崇高的革命情基础吧。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父母吵过嘴,他们的婚姻也就成了村寨和我们做子女的楷模。母亲虽然身体不好,但家里但家里的油盐柴米基本开销完全是靠她种菜卖菜得以维持。养活我们一家兄弟姐妹七个,也算是了不起的事。

母亲的病在近两年里越发频率越高了,只要听到丝毫动静,隔三差五的我们兄弟姐妹都得回家去。还有每逢大小节日我们兄弟三家的大大小小必须回去跟父母团聚,很多次父亲来电话说母亲很危险了,我们去后一家人闹一闹,母亲又挺过去了。人老了也许会很孤单,这样无疑会加重病情,有时候母亲像孩子一样的跟父亲赌气,不吃不喝,父亲年纪也大了,照顾我的母亲本来就够累的,累了困了难免有疏忽的地方,母亲就会拿这来说事,人老了,性格也会有所改变,习惯了,家人也就能够接受了。

母亲虽然病重,可是她的思维还是很清晰,寨上和亲朋谁谁来看她,说什么话,给她多少钱物还能记得一清二楚,我们回去她就会一一汇报,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记住每个人的情意,日后加以回报。还有的就是不甘心被病魔折磨成这个样子,总是回忆年轻时日如何的背着我姐姐她们走上几十公里的山路到县城去开会等陈年旧事。还在假象努力吃饭治疗恢复体能,有朝一日再到菜园去挖土种菜,我们只能附和着哄她多吃点东西,几天就可以去园里干活了。

母亲最近肌肉都全部萎缩了,机能也基本退化,每天只能吃少许米粉奶粉借以维持生命,早晚都得打点小针,输液都没办法再输进去了,我们一直劝母亲去大医院彻底检查一下,到现在也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她本来就对很多药品有反应,万一输错了药,会害了她,也会连累医生。最主要的是母亲的那种思想,害怕万一在医院出现意外去世了,按照当地习俗是不能进屋的,所以母亲怎么说都不肯去。我们作为子女的只能尽量遵从她的意愿,尽到该尽的责任

每天就这么坐着或是躺着,她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事,就得有个人坐在她身边听她唠叨。忽一会想起要吃什么东西,就得去帮她买来,实际上买来或做好之后吃了一小口就吃不下了。每天几次的要抱着她坐起来或回去床上躺下,一会又得帮她翻身,服侍上厕所,端水喂饭,就这么每天重复着。所以我们兄弟每天白天至少得有一个轮流在家听从母亲的召唤,另外两个就到县城工地上来安排工程进度,早上出来晚上回去这样的骑车几十公里一个来回。

谁都不能保证母亲还能坚持多久,但无论多久,虽然苦着累着,我们都愿意尽心尽力的服侍好母亲,在母亲有生之日能让她多一点宽慰,也是为了世代延续我们家风。对老人尽到的道不是为了让别人看,是由心的去让母亲安心的走好人生最后的日子,让亲人之间了无遗憾。

母亲,加油!我们都在身边时刻听从您的召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