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只为心慌

2012-08-29 21:21 | 作者:章殇里肆 | 散文吧首发

右琴,左思的是心境,单调的轮回,昔日仅仅唤不回你。

执着等你带我走,至少了却千尘应少酒,残断的言商,埋葬心安。多少发如的暗淡,只能傻傻的跟在千年岁月之后,了断。

哭着笑,笑你应该笑。布衣也染江尘。呆呆站在江边,怎么目睹你一江俏丽。何不武断昌平,空让我独残于冰。不要幻想,泡沫般的美丽,不是永久可以忘记,断让我不敢轻议。淡墨犹深气,必和白纸息。想念如狱,我不敢离去,因为彼岸无你。竹息亭息君可息。我执白扇,等你提。莫愁莫让君堪忧。千年,对君,对我,都是折磨,还非要装作快乐。这笑是君最熟悉的,纵我年华老去,我还会笑着坐于竹亭,笑看你的脚步,缓缓而去。彼岸花,只见叶,无花绽,只花放,无叶伴。不愿相信,这是我们的结局。

也学着你,对月一曲,是灌多少女儿红,才能换回的才气。我终究不是你,提笔,徒添空虚。庄园寂寞,我淡若水影。千年雪飘过,白雪染鬓。在于冰峰在于海底,你一定知道还有人在想你,我熟悉的笑容,我心嗔语,莲子至少与蓬中,我心逝去。我只能断章曲艺。

紧扣阳光,想要看清你,不知为何,到越来越不清晰,这儿风大得很。都没有勇气告诉自己;念过无数次的你已离这太远太远,也离我日渐远去。千年的承诺该不该放弃,自欺,也是一种自轻。。这一切太旧,旧的我都无法辨明。一千年是到了么,还是差几天。勿忘我,勿忘心安。是时候认命,是时候走出你的千年围城,早知就随你天涯,至少,心不用断章,命不用悲怆,我不必弃而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