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9 14:03 | 作者:华子 | 散文吧首发

秋 2011.9.14

“天凉好个秋。”

是谁赋予了秋的这种情怀,让许许多多的人都有了共鸣。

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对其的感受倍加深厚,没想到很多人都有。

季羡林老师有,郁达夫老师有,许许多多的诗人有,可能每个人都有,只是这些玩笔的人把它记录了下来。而我的共鸣也有一半是从他们那里的来的。

北方已经有丝丝凉意,虽然所有的绿色依旧绿着,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抒写一下秋了,或者是缅怀吧。

秋天在北方是安静的,一种安静的静。特别是在农村,这是孤单回忆,也是奢侈的回忆。

可能已近于深秋,天高物远,只有这时才有种惬意的呼吸和安全系数为十的视线。

山上往山下看,太行山里的梯田自然地排列着,满山是熟透的玉米杆子,满地是一堆又一堆的醒目的玉米穗,像一堆堆的金子。

近处的山连着远处的山,远处的山连着或卷或舒的云。

秋天给了云一种释怀,秋天的云也给秋天增补了不少淡然和祥和。

我生怕手中的笔不能尽其意。

哈,怎一个秋字了的。

跨越经纬,我来到了南方,可能或者我确实是想看看南方的水是怎样的,无意间,我却发现了南方的秋。

秋在南方是跳跃的静,这仅仅是它给我的感受。就像是生命理想意气风发的实现,淡淡然。

九月的学校还是铺天盖地的桂花香,到了十月就多了点舒服的凉意,特别是早上,清凉的桂花香。我们奔走在校园的每个角落,上课、写生。山坳间的鱼塘,长长地大坝,留着秸秆叉子的田边,这方天地我们几乎都走遍了。

记得那时舒服里还没有醉汹汹的酒气,没有全身牌子的娇气,没有张口钱闭口钱的大气,没有开着大玩具撞人的怨气,但感觉就是舒服。

心里污浊到了极处,是不解东西的,更何况这秋呢。擦掉厚厚的灰尘,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新的,只是我们捡起了丢掉的曾经美好,比现在拥有的任何东西都要奢侈的美好。

07年10月,我们在衡山度过了一个短的秋,那时山上已经开始凉了。天的余热在慢慢退却,退到只剩了一个秋,一个纯粹的秋。

梵音谷的水声总是哗哗的,吵的只有它,静的也只有它。走在狭长的山谷里,有点与世隔绝。这里反而可以静静地画水、画石、画植物,顺便想一些平时很少有机会想得事情。

那样的时间,那样的地方,那样的生命缘分,确实是一种特立独行的机会。

那时最让我得意的是一张美女图,却怎么都完善不了面部五官的位置和比例,迟迟不敢下笔。于是索性不画了,最后留下了一张没有面部的脸。

这静给了我很多,这秋也给了我很多,于是我就给予同等的回报。

而此时也就只待到天凉好个秋了。

评论

  • 黛音:最好把景描写出来、、、要不感觉怪怪的
    回复2012-08-29 16:25
  • 黛音:不过还好
    回复2012-08-29 16:26
  • 华子:回复@黛音:哈 个人站的点不一样 把心情表达的痛快了就行
    回复2012-08-30 1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