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竖杆儿玩半天儿

2012-08-28 16:05 | 作者:晨曦 | 散文吧首发

好久没有注重家里内务的整理了,前日,在闲暇余是大整特整了一把儿。大汗淋漓间突然发现琪琪那些形形色色花样各异的玩具。细细数来,竞有近余种。这些玩具,自己出差时带回来的,有妻从商场买回来的,有朋友和亲属送的,也有琪琪自选的生日礼物,积少成多,聚在一起,竟也成了“小山”。看着这从小陪琪琪玩到大的玩具,想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幸福的同事,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儿时,家里特穷,那时,村里子不止我家里那样,而是整个村子里基本上都生活在温饱线以下。要模糊的记忆里,当时还没有包产到户,分田地,分马匹还是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家里象样的碗筷都没有,更别说有什么玩具了。尽管如此,却丝毫不减我们儿时的乐趣,因为那是天性,是童真,是任何人也无法抹杀的。纵然形式上可以,但谁又能真的从内心深处夺走一个孩子对快乐的向往呢!没有玩具我们开动脑筋自己发现,自己制作。别小瞧那时只食粗茶淡饭的我们,小脑袋瓜子可还算灵活。想到了好多的玩法,也制作出好多自己喜欢的玩具。其中“竖杆儿”的玩法和玩具的制作就是这许多中的一项。

说老实话,现在很少见到当时的竖杆儿了,当时种的高粱以“歪脖张”、“大头晃”、“粒粒饱”为多,那竖杆儿又细又长,玩起来也得心应手。哪象现在的竖杆儿,多以“吉杂”和“奥杂”为主,那竖杆儿是又粗又。除了做烧柴、做饮料基本上就没什么大的用途了。竖杆儿最简单的玩法,就是当“马”骑,当拼杀的武器用。小伙伴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各个手里拿着一根竖杆儿,把它放跨下一放,从同一起跑线上出发,比赛跑,看谁跑得快,先到终点,这期间,跨下的竖杆儿,也就成了我们的坐骑。在奔跑的过程中,每个人还都煞有介事的用“马鞭”不时的抽打着它,兴起时,便把竖杆儿从跨下抽出,当做玩伴们彼此拼打的武器,你可以把它当做武士的战刀,也可以当他是少林棍僧手中的棍子,亦可视它为武当山道士的宝剑。总从,你心目中谁是英雄你就可以顺着他攻取他的武器。只要开心,只要快乐,其他的都不得要了。就这样简单的游戏,我们有时竟然会玩上半天儿,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且还乐此不疲。

竖杆儿的第二种玩法但是“扎老头儿”,但这个游戏是有输赢的。小伙伴们在一起,每人手里一根竖杆儿,脚下画一条线,在距离线外10余米处放一目标物,当然这一目标物特别好找,可以是一砖头,可以是一破碗,可以是半个玉米心儿。总之,大小适中,大伙儿意见一致最好。这里玩伴们以石头剪子布的形式,决定开到的顺序。顺序确定后,便逐一开始了,主要是以手中的竖杆儿,单手去射远处的目标物,以射中目标物为赢。输的人要将自己喜欢的玩具送给赢的人,比如好看的玻璃块儿,好看的石头籽儿,或是糖纸等。这个游戏虽然简单,但也是发生争执最多的,有的小朋友不肯认输,常常以各种形式“赖帐”,不肯把自己喜欢的玩具给赢的人。一时还便会发生口角,激烈里还会发生点“小战斗”。这战事往往是以向大人告状,受到大人们一顿训斥而告终。

竖杆儿最文明的玩法,当属“扎蝈蝈笼子”了。找来一两根自己中意的竖杆儿,先去掉它的外皮,当然这外皮不能扔掉,把去掉外皮的竖杆儿用它的皮扎成三棱或四棱椎,当然还有把成五棱或多棱椎的。只要有耐心或有心情,想扎成什么样的都可以。整体框架出来以后,便用刚刚去下的竖杆儿皮儿做筋,把相对的两个棱儿逐一扎起,中间留有缝隙,缝隙的大小以不跑出蝈蝈为准。三五个玩伴儿,坐在一起,一个中午可以扎好一到两只蝈蝈笼,看着自己的手工艺品,别提有多高兴了。扎好后,偷偷的跑到园子里摘下一二个莴苣花,把它放到笼子里,再洒上一点水儿,然后就约着小伙伴儿们出发了。到野外,到野花绿草中,到麦田里,到坝埂上去捉蝈蝈。小时候,草高树密,野花多得都叫不上名子。但,一听到蝈蝈叫,大老远的就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蝈蝈,有草蝈蝈,铁蝈蝈,有火蝈蝈,豆蝈蝈等,还有一种特殊的只带“刀”且不会叫的蝈蝈,我们都戏称它叫“大叫驴”。三伏天,大中午,烈日炎炎,一群个子不高,全身灰土的小破孩儿,在野花丛中穿棱,在绿野碧浪中奔跑,在麦田被中打滚儿,有谁能想象得出,又有谁能感觉得到那一群没有现代玩具的孩童们的快乐!?

竖杆儿最尖端最有魅力和吸引力的玩法,就是捉儿。找一些精细相当,很直且光滑的竖杆儿,用了它最外的皮儿,然后根据需要把它截成长短不一的若干份儿,再用刀按照两个竖杆儿的宽度在竖杆上刻成卡儿,当然这卡儿很多,一根竖杆儿上多刚四五个,少则一二个,当然,这要根据自己要制作的捕鸟儿笼子而定。一个简单的捕鸟笼子最少也少30几根长短不一加工后的竖杆儿。把这些做好卡儿的竖杆儿按照“凸”的形状做成捕鸟笼子,框架做成以后,再后来一些蒿子杆儿,把“凸”扎起来,并在“凸”的上方和它的左右两方各扎好一个开关自如的小门儿,用来拿放鸟儿的。在“凸”之框架的左右肩头上制成能够活动的拍子。用橡皮筋儿做成开合的开关,再放上半截谷穗儿。然后在“凸”的头部放入一个鸟儿,我们叫它“由子”,主要是利用它的叫声吸引来更多的鸟儿,当有鸟儿听到叫声落在笼子上时,基本上它就跑不了了。因为当它看到那半截谷穗后就会跳上去吃,就在这一跳之间,那翻开的拍子就会因它的踩踏而落下。这样,就把它关到笼子里了。这样的笼子一次最多只能捕捉到两只鸟儿,当然幸运的时候也有捉到三只或四只的时候(几只鸟同时去抢食),但这样的几率很少。后来,聪明的伙伴们对它进行了改制,即把笼子两侧的翻拍变成了滚拍,这样一来,有多少捕多少,只要笼子能装得下,那是来者不拒。有了这项专利的孩子们当然是最开心最得意的,当然鸟儿也是捕的最多的。那时的孩子都“缺心眼儿”,这么一个“伟大”的发明,不到两天的功夫,全村的孩子们便都知道并学会了。不象现在的孩子们,鬼精,鬼精的,知道什么叫保守,更知道如何去保护“专利”和“知识产权”,轻易不与他人分享。

看着琪琪这些玩具,真的是感慨蛮多的。现在的孩子玩具多,花样多,玩法多,可大多数孩子拥有这么多,怎么还不会玩了呢?聪明的孩子玩具坏了可以修好,拆了可以重新装好。但有多少孩子想过要自己制作个玩具,自己发明个玩法?又有多少孩子愿意把自己最喜欢的玩具拿出来和小伙伴们一起分享?想想这些,感觉自己的童年还是挺开心的,尽管没有什么现代版的高档玩具,但是有着玩伴们一起动手的热情,有着彼此分享的快乐,有着成功时的喜悦,有着打闹时的惬意,更有着贫穷里的小幸福!

注:竖杆儿,即高粱杆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