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香涌动

2012-08-28 13:20 | 作者:山风耳语 | 散文吧首发

菊花,些许的肃穆,她的花瓣其实很华丽,很浓密,带有些贵族气息。总让人想起海豚音,飘游在高空里,回旋不息,一般人若要刻意模仿,说不定会劈了嗓音。

菊正是。

从不在百花怒放的时候去争媚。其实她的模样非常出众,就是真正的像海豚音,能拔萃,能刻在耳边,不停滴回荡,能在心中滋生一种赞叹。就只是她的色彩,就足够绚丽的。红黄白绿青蓝紫,沾了个全,给她们一个展示的方寸之地,定黯淡了所有的同类。

秋来了,厚重的季节里,正好应了厚重的花瓣的品性,丰盈的就像秋日的丰收景象。层层包裹的细细卷卷的模样,在落叶将至的风中,显得慰藉安然,人们恍惚中的凉凉的心情,在菊的丰泽中多情和留恋起来,的灿烂依旧延续着,心的灿烂正在重新燃起。

“不是花中偏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唐代元镇的《菊花》中诉尽了钟爱的情愫。

它开在本应凋落的季节,只为了妆点落叶尽头的渴望眉头。恰似夺目的烟花,在晚才更加璀璨。秋,如果用白昼表述,它属于傍晚。“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叹息的时光,总让人牵挂和揪心。痛中,泪光盈盈,多情涟涟。像是分别的不舍,离情昭然,可伶相思人儿的泪滴,落成了山脚下的晶莹的湖水。

可那暗香涌动的风,正是菊花的挽留和安慰。宛如鸿雁传递的情书,悠悠的,慢声细语的述说着安好的消息。告别缠绵的时光,浓烈的情已化作菊的魂灵,把酒闻香之中,挥洒点点相思。于是,传奇的故事就有了流长的理由,多少人回味在《菊花台》的悲戚中,留下了多情的向往,任由心事静静淌……

想念菊,赞美菊。是因为它留住了秋的热情。

其实秋是丰硕的。

金灿灿的黄,正是阳光中的饱满的颂歌,正是开朗的时光。眼前始终飘扬中石榴的殷红和柿子的金黄。其实,老家的柿子是橘红色的,小小的个头,饱满的果肉,甘甜如饴,极喜爱。吃的时候,唇边沾满了鲜艳的汁,总是被人笑着,紧接着又递过来一只,用笑的眼神示意着“痛快的吃吧!”。此时,院中柿子筐边,正怒放着各种颜色的菊花。花香,一种清幽的谈,时有时无的那种,但衣袖上总留有爽心的味道。那时,就觉得菊花是开放的最迅速,最简单,最华丽的那种。它总是开在人们最留恋花的时候,在品尝着丰收喜悦最酣畅的时候,开在深秋众多花儿就要谢幕的时候,适宜的填补人们的不舍和低落的眉头。

于是,在阳台上,中秋时节,总要添几盆菊花。告慰我恋恋花样时节的心,让我好好呵护它,呵护素心中的感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