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

2012-08-27 06:59 | 作者:晚秋枫叶 | 散文吧首发

东院儿,是我工作过的地方。那里每寸土地,每座房屋,每台机床,都是那样熟悉、亲密、难忘。然而,令我最为敬慕的还是那里辛勤耕耘者。

那日,迎着初升的太阳,我来到厂区。风吹动着柳叶,槐树花和杨柏互迎笑脸,在料库的尽头,生长着一棵梧桐树,它桃式的叶片伴随着阵阵轻风,尤如湖泊中菏叶左摇右摆。它是百树丛中极为普通树种,树干呈黑褐色,枝条弯曲,菏叶下垂钓着串串豇豆般的果实。成熟时节,那串串[豇豆]被里面成熟种子胀开,由洁白羽毛携带着飘向四方,飘向它可以生根发芽的地方。它不象松树那样挺拔,也不象翠柳那样妖娆,而是全身长着宁断不弯躯干和枝条。

说来也巧,就在它的下面,有位体态酷似梧桐的老者,在那里摆放着毛坯件。也怪,论体格他瘦弱不堪,双臂筋骨皆见。然而,百八十斤的铁件,他却能轻松地将它们摆放整齐。论年龄,他半百有余,几十年的工作他始终象是干不够?

走上前去,不禁开口问他在做什么?他回答既简单又干脆:收拾,收拾。上班的铃声未响,他已经在默默无语地工作着,从他认真对待工作的态度,我充分品味到了人之不同。

一会儿,他气呼呼地对我说:这不,也不是谁闲得没事干?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这些淘气包简直没办法!嘿嘿!乱就乱点,你又何必费那么大劲?我这样告诉他。什么?!他用一种不解的眼光看着我。顷刻,我明白了[什么]的含义。

望着这个平凡的老者,我沉默了许久许久,顿时心中就象压了块石头,在他面前觉得是那样不自在。我抬头向梧桐树顶端望去,那随风飘荡老叶上面,又发出了许多许多新芽。是啊,眼下这棵梧桐不正是[老树发新芽]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