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情,如此纠结

2012-08-26 05:09 | 作者:东柳 | 散文吧首发

人生就如同一部情节曲折的电影,结局有悲有喜。而当情和友情相互冲撞时,人生就会被激起层层白色的浪花。

— —题记

一那束莫名其妙的花

我和兰兰认识至今已有6年了。她率真,爽朗,还有些泼辣的性格,的确让我们从认识不久就成为很好的朋友,可以说是蓝颜知己吧。

她留着发,从我认识她那天就是。娇小的身材,小眼睛,还有两颗虎牙,笑起来十分可爱。别看他身材娇小,说起话来那可是显得

相当强势。所以我经常跟她开玩笑说,真没见过你这么野蛮的女孩子,看以后谁敢娶你。她便以牙还牙,哼,别人不娶,我还不嫁呢,没有男

人我还不是照样活。

记得有一年她生日,那天我正在上海出差。接到她的电话已是下午,我还抱怨她为何不早告诉我,她就撂了一句话,你能来就来,不

来,我也不勉强。我知道她这是在故意激我。

和客户刚一谈妥,我便毫不迟疑的驱车往回赶。在路上,我寻思着是不是该给她买点什么礼物,可又不知道买啥。最后不知出于什么

想法,让我直奔一家花店而去。

我到的时候,菜已经上好了,来的人也基本都是认识的。当我捧着一束灿烂的玫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时,他们都用极其诧异的眼神,

足足看了我两三秒钟,这是,我一个要好的哥们儿站起来起哄了,哇,好浪漫啊,大家给点掌声好不好。我连忙解释,可大家七嘴八舌,哪里

容我解释清楚。我看了一眼兰,她和以往似乎有些不同,穿了一套粉色的性感小短裙,画着淡妆。脸上不知何时泛起一丝红韵。我在她旁边

似乎早已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下来,又调侃她了,怎么啦,什么时候也学会不好意思了啊。大家哄笑着,那有些尴尬的形势总算得到缓解。

吃过饭大概都十一点了,我平时很少喝酒,所以也只喝了一点。兰似乎喝了不少。我便提议说送她和她的姐妹们回家,可她的那些姐

妹都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拒绝了,说兰喝多了,让我送她回去就是了。

街上的车不是很多,我加足马力飞驰着。不一会就到了。我转过头刚想说话,却发现她正看着我,让我有点不自然,我不知道那种眼

神代表什么,但我能感觉到那是温柔的,而且是深情的。我笑了笑说,没喝多吧。她说,没事的,你回去路上小心点。这才推开车门,摆了摆

手,看着她娇小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楼梯口,我也慢慢的离去

后来,听兰的一个闺蜜说,那束花她放在房间好长时间,都干了还不想扔呢。我这才意识到,我那天万不该送她那束花,虽然我觉得

很正常,朋友们开开玩笑也就罢了,可在她心里也许不会那么想。从那以后,我总认为我们的关系在悄然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虽没有表现出

来,可彼此心里都是明白的。幸好我们谁也没有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

我只能把她当成最好的知己或者妹妹,至于爱,我和她之间也许不会发生,至少现在是不会的。

二 国庆节偶遇

离国庆还有一个星期,身边所有的朋友几乎都早已制定好了出游计划。节前忙碌的工作让我有些身心疲惫,打算在家里图个清静。这

天,刚好是周末的晚上,我刚刚吃过饭,躺在沙发上,突然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兰,便接了。她照例问了我吃饭没,然后就问我国庆有什么活

动安排。我略微思索了一下便说道,要是你肯赏光,不妨一起去东钱湖爬山如何。她痛快的答应,好啊,就等你这句话。

国庆节如期而至。早上,我多睡了一会,起来已经十点多了。收拾了一下行装,正准备出发,兰的电话来了,第一句话便说,死猪,

还没起来啊,我在小区门口等你,快点来。她说话总是这样,我已经习惯了。路上实在太堵了,等我到的时候,她正东张西望,大概已经有些

不耐烦了。喂,看什么呢。我喊了一声。你总算是来了。她走过来边说着。令我颇感意外的是,跟她一起的还有另一个女孩,只见那女孩,高

挑的身材,棕褐色的卷发下,清秀的脸庞,柳叶眉,清澈的大眼睛,带着微微笑。我正看着,兰说,看什么呢,没见过美女啊,这是我表妹,

漂亮吧。我随口答道,嗯,很漂亮。其实心里也真是这么想的。在车上,我才得知她的表妹叫玲。在杭州上大学,还有半年就毕业,这次,也

是趁着假期回来的。玲的性格和兰可谓是天壤之别,温柔内敛,话很少,有时听着我们聊天,也只是嫣然一笑。

假期的公路上总是那么繁忙,再说,我们又是去风景区。差不多行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我们在湖边找了一块干净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我拿来许多零食和水,说,先吃点东西,我们再出发。

虽然已是仲秋,可中午的太阳依旧火辣。到半山腰的时候,她俩已经有些气喘嘘嘘,脸颊和额头上都冒出了一些小小的汗珠,休息一

下吧。兰说。玲也跟着说,唉,好累,走不动了。于是我们便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开始休息。

来,我给你们拍照。玲说。

好啊,好啊,让我看看你的水平怎么样。我也就随便答应着。

互相拍了很多各式各样照片后,我提议说来个合影。于是,我便请了一位路过的游人帮忙拍了几张,我站在中间,兰在左,玲在右,

我的手有些不自然的搭在她俩的肩上。

我们在山上玩的甚为欢悦。直到太阳快落山时,才随着许多兴尽而归的游人慢慢下山。玲说,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我说,等你毕

业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玲笑笑。后来,我们互留了手机号码。

下山后,肚子也都挺饿了。我问她们想吃什么,兰说随便,能吃饱就好了。玲说,要不吃海鲜吧。三人就在一家地道的海鲜馆饱餐了

一顿。把她俩送回家后,我也独自回去了。

正准备洗澡,突然手机蹦出一条短信,到了吗?是玲发的。

嗯,刚到,准备洗澡呢。我回了信息。

她又发来,你喜欢我姐吗,我想叫你姐夫呢。

我愣住了,半晌才回了一条,你是替你姐姐问的吗?

算是吧,我姐姐很喜欢你,你难道看不出来。

我和她只是很好的朋友,希望你能明白,希望你姐姐也明白。

那你干嘛不告诉她?

我想来好久才回答,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你也早些休息。

说真的,我不是不想跟她解释,而是我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

爱情,来的如此猛烈

国庆,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玲也回到了学校,走的那天给我打了电话,可我没有时间送她。我们只是偶尔通通电话,除了互

相问问工作学习,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可谈的。我承认,我的确有点喜欢她,她的美,她的温柔,内敛,含蓄。我也知道我不会和她说什么,毕

竟她还没有完成学业。

我和兰的关系也和平常一样,她偶尔打个电话骂我几句。有时周末也会在一起吃吃饭,唱唱歌。

时光飞逝,秋去来。这天晚上,外面北风凛冽,甚是寒冷。我正缩在家里上网,突然QQ上碰出一个陌生人的消息,打开一看,是

个‘拥抱’的表情。我怔了怔,回到:谁啊。

等了大概有一分钟,对方才回:我的准姐夫,还没睡啊,最近和我姐有什么进展没有。

我这才明白,是玲。于是回:原来是你啊,怎么,想起我了。

她先是发了个微笑的表情,然后说:是啊,那你在想谁呀。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便撇开话题:其实我和你姐姐,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

但我看的出来,她真的很喜欢你,她也经常和我说起你,夸奖你。玲说。还没等我回,她又发来:那你不喜欢她吗?

我发了一个折磨的表情,然后答道:喜欢,但这种喜欢是没办法和爱情划等号的。

又过了一会,玲说: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就是可以和爱情划等号的那种。

我半开玩笑的发了一条信息:呵呵,比如,就像你这样的。

过了好几分钟,她才回答:其实你真的很优秀。后面跟了一个害羞表情。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和玲就是从这样一句半开玩笑的话,渐渐走的近了。联系越来越频繁,话题也越来越多。最后,我终于说出

在内心尘封许久的那句‘我喜欢你’。于是,很快,我们从那层彼此相互吸引的神秘中冲了出来,走向热恋。

放寒假的那天,我特意从公司请了假,到杭州去接她。她当然也很高兴,少了以往的羞涩,但还是保留着那份纯真,清澈透明的眸

子,淡雅的一笑,让我内心荡漾万丈波澜,久久未能平息。

汽车在杭州湾大上飞快的行驶着,海面上波涛汹涌,寒风呼啸。我和玲也再无半点拘束的说起甜言蜜语,她偶尔娇媚的一笑,使

车内满满洋溢着幸福温暖

从一家小绵羊火锅店出来之后,我带着玲又四处溜达了一圈,天快黑时,她说该回家了,我虽有千般不舍,但还是答应她了。

在小区门口我慢慢的停了下来,玲没有马上下车,此时外面以亮起昏暗的路灯,小区进出的人也寥寥无几。我趁机把她搂了过来,

她没有拒绝的意思,于是我们开始缠绵在对方火热的唇,好久,好久……

四 其实我懂你的心

兰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和我联系,她当然也知道了我和玲的关系。虽然和兰只是朋友,但此时我是如此纠结,如此煎熬,甚至没有

任何理由和勇气和她说半句话。

这天里,我打开一封未读的电子邮件,是兰发的,她说:感谢上天,让我和你相识;也感谢你,给我那么多快乐。我已经很满足

很满足。我爱你,即使你不知道,或者你假装不知道,也或者你从来不在乎我的存在,我的感受,我也照样爱你,永远把你放在心底最隐蔽的

那个角落,偷偷地看着。我不会怪你,只怪今生缘浅;更不会恨你,只恨上天如此捉弄人。我甚至找不到任何伤心的理由,不管那个她是谁。

愿你和妹妹安好。就让我再骂你一句,猪,你永远幸福。——那个曾与你擦肩而过的女人

看着兰发来的私信,我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情绪 。寂静的寒夜,冷霜似乎要把空气冻结,可无法冻结我如珍珠般无声的洒落泪水

后来,玲告诉我,过完节,兰和她爸去了澳洲,还经常打电话问我们好。我和玲对视了好久,谁也没有说一句话。然后紧紧的

拥抱。因为我们彼此都知道,这是唯一能让兰感到安慰的。

评论

  • 蝴蝶:缘分天定,珍惜身边的人就是最好的解读!欣赏了!祝好!
    回复2012-08-26 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