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一帘幽梦

2012-08-23 21:34 | 作者:顾燚武 | 散文吧首发

最是魂断伤心处,浮生若残。冷遇秋,夕阳下,碧野又清空,泪眼朦胧。

一帘幽梦红尘路,深处,情留驻。秋菊相思,旭日重生,无奈生死殊途。

————题记

手中攒着几株狗尾巴草,轻轻地把它编织成一只小船,遥寄相思,嘱我牵挂,顺流而去,渐行渐远。阴沉的天空,意境正浓,情感正上心头。碧水依旧惹人醉,青山依旧让人忧。儿鸣叫着,溪流徜徉着,只有寂静的空如足下的泥土叫人心头踏实如初。是年七夕夜,天空没有那一抹圆月,也没有点缀着的繁星天水,寂寥的夜,又见一帘幽梦。

又是一帘幽梦,看不见,是青天;看得见,是人间。灯火阑珊,虹霓影艳,歌舞升平。酒吧里,吞云吐雾的青年,燃烧着烟草和金钱,以迷茫的信念渴求欢娱境界。若以闲暇、闲情、闲念来博得赞誉,似乎徒劳了些。尽管老天不食人间眼火,恐也难以阻挡爱之火花的迸溅。也许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也许在某个跨时空的瞬间,误事禁果,天神幽会。 只一时一刻,只一朝一夕,亦留有美好瞬间的相思回忆

又是一帘幽梦,听不见,是渴求;听得见,是心声。早来细绵稠,点点滴滴,润泽人间。打得伊人素瓦作响,打得伊人琴音悠长,打得伊人心中惆怅。晚来冷风过墙,悉悉索索,透彻心凉。茫茫人海,情人遍地,知音难觅。案头的素笺,心中的牵挂,更与何人说?纵然爱到深处总是伤,也好过无爱之人没得伤! 又是一帘幽梦,想不到,是自己,想得到,是君心。台风将至,波涛如怒,情愫泛起。凉夜里,君在何处?可有添衣?是否孤寂思念不止,魂断梦萦,终究把情意托付与你,而你的心是否在我这里?分明感觉到,又是一年七夕。桌上经年做伴的美酒不剩半滴,只有盘中的葡萄显露出娇滴。带刺的玫瑰收敛了,摇曳在晚风的柔波里,添作睡衣,与君共眠。

又见一帘幽梦,在故事的开端。相识伴随着离距,却无法阻挡爱意。没有什么东西,能叫人放弃真理。正如没有什么人,让爱情产生距离。岁月悠长,现实让人沧桑。曾几何时,我们我们曾呼喊过:只要真理,坚持爱情。又如今,信念虽如同往昔仍显坚定。只是重又考虑了面包,考虑了生计,磨灭了最纯真的心。爱河,是无止境的,生命,却又叹息消逝。简的开始,坚定的彼此相依,注定着超凡的命运。 又见一帘幽梦,在故事的高潮。相处在生活中的点滴。惊喜、感动、欢天喜地,在爱的海洋里消融合为一体。但生活这东西,难免有纰漏差池伴随着丝丝痕迹。拌嘴、争吵、冷言冷语,难免让彼此难受当初轻易许下的诺言。思想来,怒气里是过日脚,和气里也是过日脚,何不让热爱成为厮相守的唯一?或许在劫难逃,或许魔咒难消,岁月的老人考验并雕琢着人性,那就让爱成为爱,成为永恒、伟大的爱吧!伴随着秋风里的小船私奔远行,渐远、渐远……

又见一帘幽梦,在故事的结局。喜剧凝结在爱情里,悲剧纠结于得失间。当白头偕老的诺言得以实践,风不改容颜,亦枯老,亦美艳。何谓天荒地老,何为山崩地裂?弹指间,时间匆匆,真情不变,流水哗哗,爱意未淡。哭着的新生命刚出世,笑着的人终于也到了暮年,曾经的挫折,迷茫,错失,也许影响过一时情绪,但又怎能改变一世情缘?说到底,爱,何止一万年;爱,永不会霉变!别在乎没了门牙,别在乎没了容颜。趁活着,大爱吧,遗憾、别再有;趁活着,微笑吧,笑完、就回家……

今夜做梦梦境终究是美好的,现实总归是残酷的。但青年人又怎有理由不去追寻?不去珍惜?人就应该有些理想,甚至幻想都不怕,这样才有资本回忆;人就应该拥有爱情,甚至一见钟情,这样人生才算圆满似月!

今夜不做梦。七夕夜长,寂寞相伴,文字作陪,心里的那个她终究又在何方?

今夜不做梦。如果醉,别浅醉,如果爱,请深爱!

写于2012年8月23日

顾燚武亲笔

所属专题:2012年七夕情人节文章专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