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笛声声胡笳怨,此心长寄天涯远

2012-08-23 10:04 | 作者:古垒东边 | 散文吧首发

七夕无鹊枉七夕,

羌笛声声胡笳怨。

叩天问月情何在?

此心长寄天涯远。

——【古垒东边】

多少云烟已黯淡,多少情怀已难再?七月,你走失在我的季,泛滥了我的眼泪

多少次呓痴语,几回回魂断蓝?好想再次听听你梦寐的声音,好想再次拨响你心底的情弦;好想与你一起揽星望月,好想与你一起泛舟江河湖海;好想能去为你遮风挡雨,因为我知道你最怕风、最怕雨、也最怕特别的日子。

每每站在思念的尽头,总是相信,你在天涯的那头,也会如我般的思你、想你、念你、牵挂你;总是坚信,我的等待总会盼来一个雨后见彩虹的晴天。

七夕,心语欲寄无雁,欲诉还休,欲诉还休。你是我的织女,而我可是你日相等的牛郎?上你是一个错,此生注定不会有结果。今生,就让你我相约于无法相托的梦境,隔着银河,遥遥相望,互道珍重。今夜,就让我的思念与牵挂,随着月光洒落在你的心田,遍抚你满身的殇痛。

摩崖刻愁,立尽斜阳,望断残影。还是不习惯无你的日子,没了你,还有谁能陪我一起把风景都看遍与看透?我常本能的回避着有你的磁场,可还是漫不经意地被你吸引,对于你给的孤单,我无法豁免,自是也没有免疫。无端的沉在你的痴梦里,不愿醒;莫名的恋上了你给的痛,难自拔。但求今生,能化伴你的风,只随有你的梦。

七夕无鹊枉七夕,羌笛声声胡笳怨。叩天问月情何在?此心长寄天涯远。多少次想斩断那肆意蔓延在心尖的藤蔓,使自己的心不再随着你头像的变灰而变灰,然,总是徒劳。

你,衣袂飘飘,虽只匆匆一瞥,但你的柔美已被我生生锁定,再难抹去。我迷失在你轻笼烟纱的雨巷,留恋于那一次油纸伞下的无意擦肩。是我太多情,还是小桥流水太迷人?不知,也无从知。你的蒙蒙烟雨竟乱了我的心绪,你那一朵不经意间溅起的水花,湿了你,却醉了我。

我错落的一帘幽梦,梦失于你的一江水。对于我无法完全言明的情愫,那是你还没完全明了的离骚,对于你的顾此言他,我唯有独自天问。

你的苦,风知道,霜知道,雨知道,知道;我的痛,夜知道,酒知道,烟知道,心知道。雨季,无风而起的骤雨,湿了你,也湿了我。久已无你光顾的空间,也早已是心事堆积,布满蛛网,可我还是无心打扫,也无力打扫。

你的泪,碎落在我的墨砚,溅湿了我的诗笺,洇作了我遥忆你的相思。而你的温柔,原来只是命运借予我的荆州,可是我,早已不想还。

早知烟花易冷,好梦难留;也早知道你我的结局如那只开花不结果的花木,但我还是抵挡不了你给的灿烂。我怀揣寒冰,燧木取火的努力换来的终究是无奈,只可惜了半世韶光徒空负,最后不得不仓促画上一个残缺的句号。

自你转身后,至今,犹厌言情,更怕提情。今夜,我又宵立风中,淋着细雨,以期昨日重现。可是,逝去的昨日,又怎会重现?哦,我,昨夜怎又梦幽梦?往事已如影、如风,难回首。难回首,你我曾伫立的青石桥头;难回首,彼此曾折柳的相思渡口;难回首,曾经的曾经,一切的一切。久久,无语。往事太不堪,已不可追,也无从追,就让往事成为真正的往事吧。

只不知,那风中轻摆的菡萏,可涵有你我往昔的希冀与期盼?那不胜惊风的娇羞,可是你在诉说着内心微颤的心音?那低低的吟唱,可是你欲说还休的心之馨语?

我与你相逢于最深的红尘里,相念于最真的灵魂里,却失约于彼此的互懂里。总奢心哪日能对着入心的你,诵读那些入心的文字;总妄想哪年哪月哪日的哪一刻,能就着那盏黄灯,如飞蛾义无反顾般的带着由心的一笑,在哪怕是化为灰烬也在所不惜的一瞬间拥有你。却原来,一切,只是梦,只是梦,只是梦!

殷切切,

似千言,

却无语。

琴箫合奏长相思,

千里明月共婵娟。

而我,更希望今夜无月,唯求微雨。听说离别后,你一个人悄悄地爱上了淋雨。今夜,就让雨丝化千思,丝丝绕心结;今夜,就让情丝伴雨丝,丝丝织阔别;今夜,就让我静静地陪你一起淋雨,一起感受那雨的凉、雨的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