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白桦林

2012-08-22 11:14 | 作者:曲径通幽 | 散文吧首发

向北的行动,不过才五天时间,就已行进近二千公里。那颗藉由车轮的心,没有疲惫,反而越来越轻松。因为,在啸天蔽日之下,能和向往已久的事情,有一种寓言般的相遇,不能不说是一种机缘。这个机缘,在离开额尔古纳不久,在通往室韦小镇的路上,我们有所期待地邂逅了一片白桦林。

看到这片白桦林时,我们“倾”车而出,迫不及待拥向一大片树身挺拔、纯白、清丽的树林,一阵触电般的惊诧,让我们本能地大声惊呼“白桦林”!喜出望外的热情,再热情一点,就能点燃偶有飘落的叶子。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见过这么大一片白桦树林,反正我是第一次见到。白桦树,修长,也可以说窈窕,安静如许,安详如许,一簇簇,一排排有序相拥,霜白色的树干高达二十几米。阳光从碧绿的叶片中倾泄下来,远远看去,如同银光丝帘,随风在白桦林里摇晃。我们见过许多成片树林,见过的又多是以粗壮伟岸惊于世人,而这般风姿简约又直指蓝天的树林,是我从未见过如此浩瀚而柔美的树林。它把女子般的纤细柔华,凝结在它温润的子眸里,又把男子汉的儒雅与果敢舒展在蔚蓝的天空上。

虽然,从未见过如此大片的白桦树林,但是,冥冥中的喜欢,让我一直向往。我家里有一幅苏绣的白桦林秋景图,那是我和儿子在很早的时候,从天津的旧货摊上淘来了。简约的画风融汇苏绣特有的纹路,彰显一条小溪流经一片白桦林的魅力,尤其是秋色中,几缕柔光穿射,正是一番柔情似水的感觉。这幅画不值多少钱,但我和儿子都非常喜欢。随着对这幅画的衷情,儿子还在网上下载了朴树的《白桦林》。那是一曲委婉、深情的歌,其中的忧伤,常让人勾起心灵深处最原始的伤感,它寄予了白桦林一份永恒情。相对我而言,我更喜欢那曲《北国之》。“亭亭白桦,悠悠碧空……”那词、那曲、才是墨渡了时间沧海中的一份等待

儿子离家的时候,我想让儿子带走这幅画。因为,我知道,这片白桦在儿子心中的意义,谁知,儿子也知道这片白桦在我心中的意义,所以,儿子还是把它留给了我。从此,每当我的眼神飘过这片“幽静的白桦”,一股强大的思绪穿透时空,仿佛倾听到幽静的白桦林里传来一曲忧伤而深情的马头琴曲。

白桦,就是这样成了我心驰神往的一种美丽和一种寄托,所以,当现实中这大片的白桦呈现在我的眼前时,那种清丽俊逸、深沉秀美的身姿,在末初秋的色彩里,朦胧是一幅层次清晰的大写意,是一份宽远而倾瀚的纯美。我静静地走在林中的栈上,心随着碧绿低垂的叶子,在浅浅的蓝风中舒展,然后面对一排、一排林林立立树干,调焦、测光,只听咔嚓一声,瞬间的寂静、瞬间的安详,还有瞬间不可解说的心事,一下子就定格成了永恒。

明镜般的初秋时节,阳光用清丽而柔美指尖,清点着每一株笔直的树干,而我在相机里不停地放大油画般的色彩,这时,我才觉得,如此美丽的白桦林,不管我从哪里拍,也不管我从哪个角度拍,色彩相宜,给人一种深思的力量。这时,在我放肆的眼神,揉进白桦树干上的清眸,一时间,它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事,让我的心向着远方漂流,漂流到我远方的白桦林里。如果有可能,能同我的心中的“想念”一起,走过静静白桦林,走过幽幽遥远的编钟,让时空定格在我记忆的原点。

时间如果是一片沧海

是否能墨渡我日渐苍老的等待

这边我守着不想荒凉的记忆

在你生命的原点上徘徊

那边你敲着一曲不倦音符

让长空传递着你那声

——-“等我回来!”

我愿在你幽幽的蝶里等待

……

不知白桦树的眼泪是否是咸的,但我的眼泪流到嘴角的时候,我尝到了一丝甜味。一种萌生的力量,走过四季之后,总会倚着一棵厚实的停靠,收获一份纯美。白桦林就是这么一处纯美而寄予希望的地方,如同一曲萨克斯风。

这一路上,感觉最美不过这片白桦林。当我拣到一如帛如缎的白桦树皮时,我多想添上儿子的地址,再贴一张邮票放到信筒里,那将是怎样一张精美的书签!但是,我只能小心地把这片白桦树皮带回来,连同我的心愿一起,放在一本线装书里……

QQ398424829

评论

  • 荷塘月色(清荷):北国之春里唱的白桦林,是我最早接触的字眼,“亭亭白桦,悠悠碧空”,爱极了。可真正的白桦林还没见过。心向往之。问好姐。
    回复2012-09-09 1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