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魂能遇,嗟梦不由人

2012-08-17 15:05 | 作者:诗飏 | 散文吧首发

不惧红尘深几许,只恐缘来流光阻,再逢无期。

花,如灵魂,花开春来。却无奈花陨秋至。恐惧两年的等候终为空,只盼时间停歇。无惧寂寞,我依然可以呆呆地守在空空的情感城堡里,细数记忆的白发,计算走过的年华。

初离散,情融血液,脉脉流动思念

黄昏至,休抬首,血泪染夕阳。每至夕阳倾斜时,都会担心夕阳冷却思念,将情感冻结在思念之中,难以自拔。任夕阳红漫天,心思似若无。古时的词人总会倚栏望烟柳,漫思断肠人。而今受不了静止时思绪的躁动,唯盼步伐扰乱心中的思想。

记忆重映往日,妄想寻觅曾经温馨,却无奈回忆冷今昔。镜中花难折,回忆里的一切也显得如此虚幻、荒芜。漫步踩碎的月光像是蒸发的记忆轻轻浮起,摇晃在空旷的晚。此情无诉,清风脉脉抚。

江流不尽,光逝不止,明朝如今日,重逢亦初见。长久的别离给明日的情感一丝忐忑,不知将付何处。纵豆蔻词工,珠帘妙语,也难赋此时心。

情至深处人若痴。无数次的回头,渴望瞳孔里出现你的身影,纵使看不清你的身影,只要明晓:你,依然在。

秋再回,叶又飘零,心头不见秋。别久不成悲,浓情变淡心。

离合无情,流光更比悲欢,点滴又一年。时间渐渐抛弃的不只是过去的人与事,更是在浑浊中酝酿相思,将所有的情感分解成片,然后一片一片溶解。已不成形,却不能否定它的存在。

往事迢迢入梦幻朦朦难辨。光阴连带的如今混入无声的过往,相思剩三分,情留几许?记忆残留的根末经过四季的轮回,能否获得新生?

曾想过在每一个相思的夜晚,你是否也在昏暗的灯光下寻觅着我们已快模糊不见的过往?望天问月,离合的反复是否蕴含感情?挥手问人生,相知的轮回是否真的能忘却曾经的真心?万物若能言,应我否?

离人逢秋上心头,也曾断尽愁肠,奈何情腐心中谁人知?摇晃将落的过往之事,无声随和。轻风依然,月光依旧,一切不过是过往云烟自酿愁!

心事共疏离,每一刻跳动的心里必然存有自知的事情,无心则无事。纵使忘却过往情,梦魂难离旧地,无关情感,那是融入生活习惯

茫茫人海,我不知我将擦肩多少过客,倦旅天涯,我确定的是我会慎对每一次的相知,因为相知必相予,我不愿因无谓给予而疲惫,在以后憔悴翻看而今,弄得往事不堪重梦。

秋去又回,人去能回否?容颜已淡,欲相见,梦魂能遇,嗟梦不由人。

从今不复梦尔,且自生活。只叹;纷繁世事深红尘,缘来只此一回逢。当时何似莫匆匆?!

于你,停笔。

文/诗飏

(QQ:2318076437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