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

2012-08-13 23:51 | 作者:巷子里的孤灯 | 散文吧首发

追忆

满脑子都是与三毛有关的事情,三毛的魅力如此之大,竟然让我这个头脑简单的人思考了一晚上。

上班都是感觉半半醒之中,站在办公室都感觉摇摇欲坠,没有骨头的样子,习惯了上班第一件事情就是拿着手机疯狂自拍,然后发送到微信,然后会收到很多朋友的评语,我很喜欢照相,喜欢摆出不同的POSE!朋友说我是非常的自恋,我自己感觉一般了,呵呵!我只是认为,我们留不住时间,留不住青,但是照片能留住那瞬间。所以闲时泡杯咖啡,翻翻照片,寻找那流逝的青春岁月,追寻那青春的记忆,影子,多惬意啊……

整理了思绪,收拾了心情,回到了工作状态,突然感觉肚子奏起了乐曲,咕咕咕的直叫,才发现早餐还没有吃,赶紧倒杯牛奶,配上我最吃的沙琪玛。

刚喝口牛奶,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手机突然响起了《你是我的眼》音乐。这是很多手机铃声中挑选出来了,这首歌词曲作者叫萧煌奇,他是一位盲人,也是一位歌手。一位音乐人。这首中板抒情歌曲,描写煌奇在他的“白色世界”中,一路走来的心情故事。由于他患先天性白内障,从小眼前就老是有一层白白的东西,到现在,即使在晚上睡觉时,双眼前也依然是一片白色的影子,白天更是如此。这种渴望盼光明的感觉,残疾当中盲人是所以最残的,一辈子看不到自己的样子,看不到蓝天白云,看不到娇艳的鲜花,看不到山川河流,看不到爱人的摸样,都不容易啊?所以我选了这首歌来勉励自己。

手机里显示着“阿秀”的名字。是我广州的姐妹,广州人名字都喜欢前面带个“阿”字,比如叫我“阿琳”啊,刚开始听着挺奇怪的,后来也感觉很亲切了,这姐妹没什么事情一般不会给我来电的,要不就是生意上的事情,家里事情,不开心的事情都会和我说,这家伙是习惯睡到10点后的,没有想到今天竟然9点给我来电,我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特意调整了声带,用最甜蜜的声音迎接清晨第一通电话。喂。。。

秀:妹。。语气非常的低沉。我:姐姐这么早?

秀:我妈走了。。。。我听到后脑子感觉一片空白,当时不知所措,停顿了好一会。

我:怎么这么快?

秀:是的,我不想多说了,妹!再见!

电话就这样结束了,当时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刚喝过牛奶的嘴感觉到特别苦涩,突然什么心情也没有了。

坐在那里发呆起来,脑袋里只听见轰隆隆的响声,安静不下来。

每次去广州出差我都会住在秀家,我和她关系已经到了不分你我层次了,在一起非常的轻松自如,就好像她为我做什么我都感觉特别轻松自如。一点不做作,无话不说的同性知己,她是个很真诚,善良,实在,而且特别的单纯的人。她对朋友非常的热心,体贴,特爱帮助人。在她身上我看到了什么是坚强,什么是宽容,让我受益匪浅。很多朋友都问我怎么会和她做朋友,因为我们俩性格真是两个极端。她是对什么事都非常认真,处理事情而且非常严肃。而我对什么事情都是粗心大意,随心所欲,就像个整天无所事事的那种人。

常去她家会偶尔碰到她的母亲,由于语言不通,所以交流不多,她总是笑着问我要不要吃这个吃那个。

最后一次见她母亲是在7月6号,我早听说她母亲生病了得了肺癌,一直没有时间去探望,刚好这次去广州去探望,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那次见面竟然成了我们最后一次相见,当天的情形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中午饭后和秀去探望她母亲,她住在儿子家,隔秀家也是几分钟的路程,那天天公不作美,下着倾盆大,去的时候都淋湿一身,成了落汤鸡。

开门的是她父亲,很慈祥的一位老人,现在是满脸愁容,非常的憔悴不堪。

她母亲坐在沙发上,病痛的折磨已经让她原本瘦小的身躯变得更小了,面黄肌瘦,气若游丝,真有点危在旦夕的样子。我心里莫名的一阵心痛,但是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病人需要的是给她精神上鼓励和支持,我拿出朋友送我的附身符,送给她,我说:阿姨!送给您平安符,您每天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会保佑您的病马上好起来,但是您必须每天要吃东西,这样才有力气和病魔作斗争!阿姨耳朵不好,我必须大声的和她交流。通过一番细心的交谈,阿姨也变得心情开朗很多了,脸上露出了微微笑容,我便邀请阿姨晚上和我们共进晚餐,阿姨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一路上我拉着阿姨的手,边走边聊,告诉她心态要好,放宽心,好好养身体,吃不下也要吃,不要瞎想,一切都会好起来,反正脑子里想到安慰的话全部估计都说光了,词库也翻不出新鲜词来了,来回重复着那些话,我大声的说着普通话夹着不标准的广州话,阿姨说着她的韶关话,很多都是秀在里面翻译,估计隔条街多数人都能听到我的声音,特别的大,因为我怕阿姨听不见,我当时才不会去想注意自己的语言举止了。

阿姨时不时的停下拉着我的手,目光混浊无神望着我对我说:我女儿有你们这样的朋友真的很好,那双瘦小如干柴般的手,握在我手里感觉特别的温暖,特别的舒心!特别有力。

那晚,阿姨在我的鼓励下终于吃了不少东西,秀全家也非常的开心!

后来,秀会经常来电报告她母亲的病情,没过几天就越来越严重了,没有办法做化疗,因为她身体太脆弱了。

今天接到她离开的消息,她已经没有力气和病魔斗争了,走的太突然了。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哀悼:阿姨:一路走好,在另一世界不会再有病痛折磨您了!安息吧!

人活着就是要面对这样的情景,生离死别,走的人解脱了,活着的人伤心着,很悲惨!

趁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多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多花点时间陪陪亲人,多问候朋友,珍惜一切该珍惜的,对自己好点,对别人好点,别等失去了才后悔。钱不是万能的!

我也是个不之女,由于工作的原因,和妈妈一年也难得见一次,拨通了妈妈的电话,陪妈妈闲聊了会,最后一句:妈妈:注意身体啊,不要省啊,该吃就吃啊!妈妈:我想您!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帘洒落.......

评论

  • 蝴蝶:多给妈妈打几个电话,有空常回去看看老人家,父母最盼望看到的是孩子的脸。节哀!
    回复2012-12-03 1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