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归宿

2012-08-04 16:15 | 作者:山重水复 | 散文吧首发

高原——阔远、神秘、苍凉的域——只有桀骜的雄鹰才喜欢在那里盘旋搏击的地方。

那里有许多刻在我记忆里侵染进我灵魂深处的东西……。

此刻,我仿佛又回到那些曾跟随我一起走进高原至今仍在那里的兄弟们中间,每次想起他们我都肃然起敬,一张张黝黑的脸庞,一双双明亮刚毅的眼眸,常让我因为别离高原而暗然揪心。

记得第一次进高原,亲见那些用身体丈量漫长朝圣之路的人们,我凝固在那里。

朝圣者们,将整个身体(包括脸)贴向冰凉的地面,竟如婴儿贴近母亲般安静祥和!

缓缓地伸直双手似是要抚平这大地的坎坷,摊开双掌似是试图去捧住什么,许是那虔诚的祈祷吧。然后,爬起来直立几秒钟,此时你可看清他们满是尘土的脸,谈定的神情,还有双眸里的希冀之光……。

……缓缓的将身体贴向地面……伸直双手…。。爬起…。。再缓缓的将身体贴向地面……伸直双手……再爬起……周而复始、一往无前……。

我想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们前往圣地的信念!

也许只有这种人,具备有这种精神的人的灵魂才能上天堂!我们的灵魂都应该下地狱!

我曾向坐在雪山路边突兀的石头上口里念念有词的老喇嘛寻求答案。

老喇嘛仰望湛蓝的苍天默然无语。

或许,灵魂就是沿着这种轨迹升腾到天堂的吧!?

三年前,我随私企矿业老板带领一帮人进入高原。行前他对我们说:“你们到离天最近的地方去做事,一不小心也许就‘得道成仙’了呢。”此话虽有点揶揄的味道,但却颇具深意,在当时我们都没有体会其中的深意。南方人要在雪域高原上工作没有亲历的人无法体会个中甘苦,直到进入高原后我才深有感触。

“我们应该去做一些事,我们都能做一些事,若投身其中你会感觉到无穷的乐趣。”这是我的老板做事业的“借口”,我常常感动于他对事业的执拗。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执着的人因为车祸掉进了大渡河。很长一段时期,我憎恨这汹涌的大渡河,因为它无情地吞噬了一个装着孜孜不倦的灵魂的躯体,使我再也无法握着他坚毅的手,无法聆听他执着的声音。

也曾,踯躅在大渡河畔伤心凄绝地呼唤这颗灵魂……。

——或许这颗灵魂也已经升腾到天堂了……。。

曾经

高原的风掀揪着我的衣襟,仿佛要劝慰我失落的跄踉的灵魂。

格桑花在微风中颤抖着似是要向我倾诉灵魂深处的某些东西……。

高原的雪在空中弥漫着,冰冷的,铿锵的。

——那空中飘渺的是我的灵魂吗?天堂之路到底在那里?

——许多杂碎的思绪牵绊着我的躯壳,搅动着我的灵魂。

——愿,我们的灵魂都能找到通往天堂之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