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季∙画情

2012-08-03 14:32 | 作者:尔莫 | 散文吧首发

乘风的季节里,思情画意,保暖思忆,古老的香樟,矮矮的屋阁,晒暖的白猫,舒展的叶儿,看着这季节,听着风的声音,述着肠情,只待追忆。看物,观景,论忆,谈情,来世,寄常情。耳鬓厮磨,两小无猜,是青梅的陪伴,是竹马的谈笑,谈笑间挥挥手,去留无意。

红叶∙情

一叶浅红,笺里别思情,渔舟向晚,孤寂的尘风里的落日中的阡陌之尾,独自等待你的到来,任余晖冉冉,飘然的悠远里,哪片落叶任风吹远,跌落你的脚旁。

在这幽静的小路上行走,寄一笔情怀,一纸浅思,低回首,万紫千红零落,没入尘土。扶摇枫子,潜藏的露珠,晶莹的,是千年的琥珀。静静的行走的是季节里的沉思,是岁月的牵念。喜欢阳光洒满脸庞的感觉,暖暖的,伴着和煦微风的吹过,嚼着喜文字,一语勘破曾经静守梦。

倚一苍石而坐,静静的想,静静的思,喜欢石,水中的,山上的,她们静静的倚在属于她们的地方。每逢朋友出去,都会认真地告诉他们帮我带各种各样的石头回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不管有或没有,都会将它放在抽屉里,各种奇怪的形状,圆滑的,有棱角的,带着某种形状的,其实并不是真的是,只是想要是心中的某个样子,单纯的爱恋。也许在某一天也会将她们遗忘在那个角落,也许会有尘埃,只是曾经的那份单纯的现如今已感觉不到的情思已经走远,却是内心里曾经最真的惦念。抬头望去,一席红叶曳曵,道不尽其中思,古人今人喜欢以之作寄怀,透着苍凉又温暖,苍凉的是记忆,温暖的却是红的如火的印染的晴空万里。

儿时每逢收到朋友的来信,心里总会欢喜很久,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的来回念,不知想要品出什么,那不是优美的诗篇,不是耐人的故事,它却拥有着别样的情怀。却不道如今那种不能言语的喜悦却再也找不回来,早已迷失,消散了踪影。低头回首,仰眸瞻望,一指间,寄情达意,已传递出去,触着这冰凉,静静的等待,隔着的却终于是千山万水,笺里别样情,直至回到千年以后,终抵字里千般味。

别景∙忆

等候千山万水,总关情,万水千山,只系等待。姹紫嫣红默眠,断壁残垣静思,残听风荷叶摇曳,栈上,窗前,抬笔转轴,由浓入淡。独倚轻风,忆年华,似流水。在山之腰,峰之巅,扯开断翼之极,风之骨,之肌,林之风,在水边,在山脚,等待那万家灯火,长明。

鸭色的卵石静静的躺在溪流里,没入尘泥里,只露尖尖角,水洗的泛白,洗尽铅华,不苟尘埃。没在水草中,与鱼儿嬉戏,在水里失去了往日的重心,像是没有了力量,任鱼儿上面畅游。将手放在碧溪里,喜欢水缠绕指尖的温柔,那份清凉,那份悸动,缓缓地流动,带走指尖的温度,在这盛的季节里,独享一份清凉。此时只记得,昨晚晚风曾经入梦,明月皎洁,独自在高高的路灯下徘徊,长长的影子,喜欢山,喜欢水,喜欢山的伟岸,喜欢水的洁凉。喜欢没有心里的概念,是一种感觉,是一种情思,没有月连接苍树的清明,没有烛油的燃尽的浮华。晶晶亮,是透心的澄明。

描绘的千山万水的诗句,触动的情怀,喜欢这样的文字,没有浓重的泼墨重彩,隔着彼岸,千山万水只是沧桑变幻,只是白衣苍狗。小的时候,跟着妈妈一块在村里,坐在高高的戏台下,拼命地仰起头,仔细的看着台上的每一个动作,仿佛自己也在那个戏里,其实只是看客,喜欢听着每一句精彩伴着的欢呼。而如今,只在荧幕上看到那精彩的一幕,其实现今看来,自己看的并不是戏,看的是一份情思,是一份属于纯真少年时代的情思,虽然早已找不到那份欢喜鼓舞的随着大家欢笑的心情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怎般都道是一样。长大了,是成熟了,却更多的容易淡忘,记忆像风,跑了就抓不住了。人说,人成长了,越是远的东西越是容易记起,越是近的东西越容易忘记,想来却是如此,此时再是开怀的笑,却那么容易将之遗忘,在下一刻只忆不起当时是怎样开怀的笑脸,而曾经本应早已淡忘的回忆,却萦绕心头,却也喜欢这样想要抓住过往的记忆的感觉。

记忆中,一种叶儿很小很小的味道酸酸的小草,一种带有淡淡甜味的状似竹子的,形体却很微小的生长在泥土中的植物,只记得小的时候叫它“甜甜根”,一种结着紫色花朵的小花,小时候,似乎真的是傻傻的,不似神农尝百草,却喜欢将这些现如今也叫不起名字的植物放在嘴里,细细的咀嚼,不一会嘴里就会溢满香草味,却也觉得傻得可爱。与朋友一起的日子里,每逢谈起儿时的经历,才会发现原来大家的童年都有过这般傻傻的经历,然后一起开心的笑,这才明白无声胜有声的含义,想来如今的孩子是少了多少的乐趣。于是更加珍惜这份回忆,那追风的日子里的傻傻的岁月。这样别样的风景,没有优美的词汇能够修饰,不似山河壮丽的风景,不似丛林茂密的繁华,却是心中最难以忘怀的风景。

暖风∙情

断语残,暖风情语,盈盈浅笑间,低回拈指,风拂柳,叶话尘嚣,露珠锁情。风中的雁子,话苍茫呢喃,孤鸿掠影间,天地山水路,一波柔情里,会沾染怎样的沉水。在每个季节里逢着季节风,吹乱了我的发梢,袅袅山水间,星风枸杞子,独爱茶的味道,苦亦思甜,如人生,似浮尘。

很久找不到无梦的季节,在每一个有梦的季节里,晚变得如此漫长,不喜欢沉睡的不愿苏醒的样子,静静的在睡梦中紧锁眉头,梦中不懂得自己将之舒展,只是深深的沉溺在其中,那种带着伤痛锥心的痛,无法醒来。梦里体会不到暖暖风的感觉,那是苍茫的一片,没有天与地,眼中看不到过路的风景,像似围城,密不透风的墙,压抑着呼吸,放佛氧气也变得如此珍贵,连呼吸也变得谨慎,只怕下一秒就会死去。于是,想要找到无梦的季节,感受着暖风,感受着含情的记忆。

在繁华的花季,暖风徐徐,悄悄地找到林间的在孤独的枝干上爬行的蜗牛,不知道在这样的季节里,它坚持了多久,也许连它自己也不知道,岁月在那条长长的痕迹里消隐,它亦不知它将会在哪天结束,在这样不知过去没有未来的日子里,它究竟还会坚持多久,它不愿为这虚枉说出怎样的誓言,只是为自己心中的感觉,一节一节,爬过每一段繁华,花季的繁华,又在每一个凋零,无花的凋零,慢慢的行走。在这里它没有朋友,没有伙伴,也许在某一个墙角,也许在某一个房檐,它们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独自坚守着它们心中的执着。偶尔会抬头看看天空,无论是阳光万里,还是阴雨连绵,都会有一个想要去寻觅的身影,只是在寒冷风的季节里,会悄悄地裹在某片树叶里,蜷进薄薄的壳里,都说那层壳是它的没有安全感的一个肚子舔舐伤口的避风港,却不知是自己寻找温暖的方向,久久的,就是在这没有风的围墙里,不知道风的方向,不知道外面的风云变幻。悄悄地,已然成塚。

脉脉孤烟直,断桥之外,河桥之东,小城人家,倾城之恋,独自等待。你心的辽阔是多远?你心的天涯在何方?像一个一个谜团,不想着去找到答案,也许每个答案的结局最后却是像晨雾般曾经模糊了双眼,当世界变得清明,眼前留下的只是燃烧殆尽的灰。暖暖的风里,久亦久的,寻觅,亲情爱情友情,一切与情字有关的,总是有千缕丝牵绊,是温暖,有忧伤,是寒冷,有温馨,不想做这尘埃里的一粒,谈放下,是真,是对,却不易;阔故尘,是幻,是实,却不忆。

画情∙忆

苍井冷苔,画情部落格,寥落的坡度上,红松孤立,劲勃的生长,迎风的感觉,触摸着心扉。你对着大山想说点什么,你对着碧天想呼喊点什么,真心的放飞沉寂已久的心情,进行一次与心的对话,向它表白,任风的吹拂,任雨的浇灌,俯首看着山脚下,匆匆的行人,一个个点点的如鸭色般行走,想来自己对大山的渺小,心可以变得安宁,尘世纷扰执着的又是什么?

很早的记忆里,喜欢拿着细细的铅笔,在白白的画纸上画下一座房子,屋前有草,有花,有水,有树,屋檐上“呼呼”地烟气蒙蒙,篱笆里有喜爱的小动物,静静的休憩。看着水静静的淌过水中石头时折射白色晶亮花朵的美丽,万物心中过,尘埃水中流。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画格,调制喜欢的颜色,描绘出喜欢的画儿,人生就是写意的画板,你可以抹掉一次,重新画起,可是一旦失去属于的那一次机会,再恣意的画起,人生容不得这样错失。想要仔细的描绘,每一笔,每一划,每一种色彩,都是一个心情的表现,是绿色代表希望,是黄色代表收获,是蓝色代表忧郁,就像人生要有希望,要有忧伤,有成功的喜悦,这样才是完整的人生。

看着本子上曾经写下的格言,还有留言簿上记录的点点滴滴,心中被记忆填满的感觉,是温暖的。我喜欢向日葵,不仅是因为她向着阳光生长,更是她代表着友谊,是充满阳光的,人的一生里最容易触动心灵最容易在心中生根的且生命旺盛的花朵,直到再也不想因时间而消失的岁月。

记忆中纯纯的爱恋,记忆中的马尾,记忆中的画册,记忆中的梦想,都说每一个女孩子的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梦想,一个属于自己的梦,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故事里穿着梦想已久的水晶鞋,听着古老留声机里放着古老的旋律,翩翩起舞,幻想着在高高的草原上,一望无际,远方茂密的丛林,时而传来的小的歌声,有蝴蝶来至身边,旋转,舞动。渴望着有一个小精灵站在我的肩头,实现我的梦想,打造一个小小的木屋,时有丛雀,深林精灵来一起作伴。想起曾经单纯的想法,嘴角不禁露出浅浅的微笑,那个傻傻的,喜欢忧郁的,只喜欢做梦的女孩,终于一天被陈风惊醒,来到尘世,从最初被惊醒的慌乱,到充满无奈的惆怅。静静的坐在屋檐下,看看高高的围墙,看着雨线落到墙上,忘掉心中的感觉,静静享受这份情谊,大自然给予我的情谊,如饮美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喜欢这样静静的记录关于记忆,关于情,关于风,关于梦的文字,这时思想也是辽阔的。喜欢孤独的黑夜,只有在这样的夜晚,才可以静静的思考,静静的描绘,这样的夜晚思想也是澄明的。这样的夜晚却越亦孤独,只有这些简单的文字来陪伴我,就不会是更加的孤独。无情无爱,绝情绝心,其实也是一种境界。我是冷情的,别人不知道属于自己的温度,寻找着距离,距离是美丽的。大自然是无法碰触的梦,因此这种距离永远存在。心是冷的,所以想要寻找温暖,且风是一直追寻的梦,暖风便成了良药,我喜欢季节斑驳的变幻,暖嗳纯酿溢满巷,暧暧红花缀枝头。

满池阁,偈语薄,凉风折乱满枝梭梭,几欲缭乱季风雨,满城散尽残红,情难绝,忆难断,秋华情,画意落,暖季歇里暖猫卧,团线一缕捻麻乱,“吱吱”声停旭阳升,这个季节在苏醒,风来了,这个暖季羞画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