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夜色

2012-08-02 21:27 | 作者:寒香蝶 | 散文吧首发

一杯

关掉空调便不能入睡,端张小凳子坐到阳台上,月色正好。建筑及树木都浸在乳状的色调中,柔和而静谧,想像不出白天它们经历了怎样炼狱般的炙烤。时过境迁、风轻云淡。

伏在窗台上,听到靠得最近的那棵树的树叶“沙沙”作响,就能有一阵凉爽的风吹过来。这自然的风,果然是好的,很能收汗,几阵风过后就不再有汗津津的感觉,周身清凉。“纳凉”一词,此刻方觉是如此妥贴的两个字。

侧耳仔细听了,不曾听到蛙声,想必是周遭没有水塘的缘故,只能到唐诗宋词的夜里寻来听了。阳台外面花盆里的茄子和生菜,原本已经蔫了叶子,浇了水之后现在又重新抖擞了精神。花盆的边缘及叶子上面有几点亮晶晶的,起初以为是灯光,再细瞧了,竟然是萤火虫!这夏夜的精灵,已经记不清上一回是什么时候看到它的了。它一直都在吧,只是我没有看到而已。纵然天生丽质的“白富美”也比不得花蕊夫人“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躲在空调房里便不想出来,只恨出门时不能将空调背在身上,也不能扯一片乌云遮住那不招人待见的烈日。天,我们可以附庸风雅地赏花,秋天可以赏月,天也可以踏寻梅,单单夏天,断无心思学那庭院深深里的闺秀在漂亮的后花园“团扇扑流萤”。正应了那句古话:“夏日无君子”,所以萤火虫自然就淡出了我们夏日里潦草的视线。

分明,儿时曾捉来用玻璃瓶装了放在枕边,照亮迷路的

小巷深处传来几声谁家的狗吠,兼隐隐人语,想必是主人呵叱那小东西扰人清梦。夏季的日子总是更世俗一些:大汗衫(甚至赤膊上阵)、沙滩裤、拖鞋……“拖夏拖夏”,就这样拖拖过夏天,讲究不得。溽暑之中,豪放派词人的作品也放低了身段,轻轻染指了些许的世俗烟火:“万万千千恨,前前后后山。傍人道我轿儿宽。不道被他遮得、望伊难。 今夜江头树,船儿系那边。知他热后甚时眠。万万不成眠后、有谁扇。”一阙《南歌子》,作者辛弃疾。看清作者,彼时是意外了的。

学琴的孩子“夏练三伏”,已经很晚了还在练琴,大约刚学不久,还不成调,只是一个个音符在跳动。在这样的夜色中听来,倒也不至于呕哑难听,“一支午夜钢琴,长出花朵,长出清风明月”,总有一天会这样美丽的吧?

月过中天,几近满轮。月朗星稀,只看见一颗星闪亮着,我不知道它的名字。

想起曾经读过的一篇文章中甚为喜欢的两句话:

“彼时,草色青葱。阳光再烈,不抵情深。

此时,花开荼靡。月光虽美,终究清冷。”

“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不如睡去。

一只失眠的猫在屋顶走着猫步,忽尔“嗖”的一声不见了踪影,唬人一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