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生日快乐

2012-07-31 23:01 | 作者:清水丽影 | 散文吧首发

过两天便是六十五岁生日了,记忆中好像从未给爸过过一个像样的生日,想想有些惭愧。

每次父亲节或者父亲的生日……那些专属于父亲的日子,我都只是习惯性地给爸打个问候电话,而爸却开心得近乎雀跃,抓住电话久久不愿意放下,我常常笑爸容易满足,却不明白爸对我深深地牵挂和眷念。

忽然最近特别想念爸了,记得小时候在学校受了委屈,回到家哭着向爸诉说,然后听爸的孜孜教诲,定能豁然开朗、破涕为笑,爸永远都是我最踏实的避风港湾。

如今我已经长大,不会再向爸哭着诉说我的委屈,哪怕心里泪如血滴,我依然会装作快乐无比,轻描淡写地回答着爸关心的句句话语。都说母子连心,其实父女也连心,无论我庆幸自己的谎言多么完美,却始终还是骗不过爸。

每年的节年饭,我都是孤身一人前往,爸问起,我都会笑着轻松地说:“嗨,他要加班啊!”年年如此,看着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都是成双结对的,有一年我干脆也为自己编了个借口说过年值班。后来在姐姐的电话里得知,那顿年夜饭他们吃得很哽咽,她说爸哭了,要他们都多关心我,说我其实没有表面那么幸福风光……,姐说了很多,我在电话这头早已泪流满面,最后假装笑着对电话那头的姐说:“别听爸的,我很好!”就匆匆地挂了电话,生怕姐察觉了我掉泪的声音。

一直以为像爸那样严肃、大男人主义的男人是不会心细柔软的,没有想到却只有他才察觉到我佯装快乐的另一面。小时候我很少掉眼泪,只有在考试分数不够理想的时候,才伤心地哇哇大哭,爸就会摸摸我的头,笑着用坚毅的目光鼓励我下次考好。而如今,我笑着轻描淡写我幸福的生活,而爸浑浊的眼里却含着闪闪泪花……我蓦地发现,不知何时,岁月已悄然染白了爸满头的发丝,满脸沟壑的脸上盛满了无尽的沧桑,我想哭,但不敢,怕决堤的泪水出卖了我的脆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更怕爸心疼,只好故意转移目光、转换话题。

年轻的时候其实很帅,是他们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有些才华,有些骄傲,有些不可一世。小的时候,我一直奉他为我的偶像,喝茶喜欢喝他喝过的杯子,喜欢穿他亲自给我买的公主裙,喜欢写他奖励给我的钢笔……,爸在我心目中一度被我高高置起,神圣不可亵渎。直到我第一次见到他掉眼泪的时候,我才明白爸其实也是一个凡人。

小时候的那个除夕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那年我六岁,弟弟只有三岁,大街小巷的烟花爆竹声震耳欲聋。可家里没有钱买烟花爆竹,为了让弟弟开心,于是我牵着弟弟穿梭在热闹的人群中,到处捡别人放过的烟花外壳和未燃尽的爆竹。一直到夜深人静,人们渐渐散去,我还依然牵着弟弟的小手,不知疲惫地在所有烟花碎屑的地面翻找着,为弟弟拾着别人燃过的垃圾。正当我们为拾到一个完整的小小爆竹而兴高采烈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个男人在阵阵抽泣,原来爸不知何时早已站在了我们身后,他哭了,我呆了……于是他一把抱起弟弟拉着我直奔小卖部,要老板赊一盒烟花给我们,老板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我们,硬是不同意,爸苦苦哀求,说了很多好话,后来终于用他的手表换了那盒烟花。

那晚弟弟很开心,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烟花,可我却很难过,忘不了那蔑视的眼神和爸的眼泪……那个除夕我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很多,爸在我心中变得更加伟大了!恍眼近三十年过去了,我们都已为人父母,而爸已经年迈,成长的历程一路坎坷艰辛,曾洒下了爸和我们无数的欢乐和辛酸,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

在爸生日即将到来之时,我想大声对远方的爸说:女儿为您许下一份祈愿,祈求爸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永远安康幸福!

爸,生日快乐!我永远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