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理论思考花絮

2012-07-31 13:49 | 作者:墓石 | 散文吧首发

十一年前美国营销协会评出“有史以来对美国营销影响最大的观念”,可是这个结果却颇出人意料。它不是“现代营销学之父”菲利普·科特勒的“反向营销”和“社会营销”,也不是迈克尔。波特的价值链理论,而是有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杰克·特劳特和艾·里斯的“定位理论(psitioning)。然而,当世人冷静的深思时,定位理论在“大鱼吃小鱼”的商界应用的是如此地广泛。不过,倘若定位理论再往深处发展,人们定会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它不仅影响商界,而且对于社会各领域都有不同程度的折射影响。

一首严遂成的《三垂岗》(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让我深深地被李克用和李存勖父子所折服。萦绕着对这首诗的好奇,读完《后唐英雄传》,不仅仰慕“飞虎子”和其十三太保的英勇,而且也感叹“生子当如李亚子”的惆怅。不过,这一切都抵不过我对后唐凄凉结局的遗憾。而这个遗憾的起因,则是后唐庄宗李存勖未能应用“定位理论”的哲学。李克用不仅是一个天下少有的枭雄,而且还是一个绝世无双的激励者。在他弥留之际,他以“三矢”遗留于李存勖,“一矢先讨伐刘仁恭,河南一域可得。一支矢契丹,报其背信弃义。一支矢灭朱温”。这三矢与其说是三支箭,不如称其为三个目的。我敬佩李克用的聪慧,不愧为一位优秀的领导者。从管理学的角度,“三矢”完全可以理解为德鲁克建立的目标管理中的子目标,对继承者李存勖有无尽的激励作用。无法否认,无论是征讨刘仁恭,还是北伐耶律阿保机灭后梁,后继者李存勖很出色的完成了他父亲留给他的子目标。然而,我却认为,李存勖要比他父亲略有不足。潜意识中只能认为他是一个不错的执行者,但绝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庄宗好像把李克用的遗嘱定位成战略目标,实现战略目标后把目标定位成安享“荣华富贵”的享受中,殊不知,李克用之意只是促他统一大业。而他完成克用遗嘱后面对的是饱受灾祸的黎民百姓。可惜,定位错误的他只是陶醉于优伶之乐,最终导致内部叛乱,半生奋斗出来的基业刹那间如流水般走过。可悲!可叹!不过,为了不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定位理论理应在中国大放异彩。

然而,我们的国家真的从本源理解定位论了吗?非也!世人皆知,我国的经济神话源于我国制造业在世界经济领域的一席之地。可是,制造业出口额上升,利润率下降却是不争的事实。而这种可悲现象起因,也完全可以理解成对定位理论的错误认知。对比别国的明星企业,如韩国的三星、日本的索尼,我国制造业最大的缺陷有两点:一是研发力度不足,创新能力不强;二是国内企业的销售策略脱离不出低层次的价格竞争。同时这两点并不是单独影响,而是综合破坏。国内制造业定位于价格战,不仅压迫了生产商的利润空间,而且对其品牌树立也有不良冲击。回环别国优秀企业,恐怕没有几个会是从价格竞争中崛起的吧!倘若有人质疑“三星、索尼的手机也不是在降价吗?”,可是,我想问,“在这些明星企业推出新产品中也是不是利用低价销售呢?对于国家经济微观主体而言,定位理论的消化与运用还待时日。然而,一切理论都归结于人用,冥冥之中,我时常在困惑:我的人生定位是什么呢?

在幽幽深思之际,管理学老师的至理名言让我感慨万分,“我们在做人生定位时,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些,不能让局部的目标系统影响你一生的行为习惯”。“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的确,我们的眼光应不能仅仅局限于一些微小具体的目标,我们的人生道路中理应有一种长远的规划。我认为这种规划的终极结果便是达到自我理想的实现。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我却把理想的定位和子目标的实现混为一谈。考研、考金融系统、国考这些不过是在人生中所占比例很小的一部分,但是有时却不自觉地把它当成了人生奋斗的终极使命。试想,倘若这些都不成功,那我的人生就会黯淡无光了吗?想到这些,我都为自己感到可怜。不过这些失败都是暂的,更可怕的是为实现这些短暂目标时养成的行为习惯的弱点才是最可怕的。这些缺陷将会伴随我走向人生的尽头,也定会影响我在社会各领域的奋斗。同时,我也感到庆幸,庆幸我的幡然醒悟。我们的人生应有一种叫理想的东西,当它却是难以名状的,完全可以成其为“混沌之态”。不过要把这“混沌之态”转化成“棱角分明”,这就依赖于我们对子目标的实现。但这种子目标必须是动态的,不仅是因为社会的动态,更是因为养成我们良好习惯的需要。对此,定位理论将理想与目标变得泾渭分明,让从懵懂迷茫瞬间进入到一片明朗之境。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定位理论,誉扬四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