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程

2012-07-30 17:27 | 作者:Summer 澄空╮Provenia | 散文吧首发

尘风离 晓月坠 南山北望断

桥清水 云落雁 晓风残月视死如归

溪无涟 留怨 丹桂七月残阳不羡

风起见 尘留恋 时节寒暖怀归愿

成迟暮 剪窗烛 滚滚黄河浪涛相赴

无语 承寺遇 夜皎洁月还回忆

——序

这是一片多么荒凉的土地!

没有堆积如山的尸骨,没有血成长河的凄凉。我终于毁灭了一切。是那么荒凉的原野,看不见一棵树,触不到一朵花,到处都是一派死气沉沉。战争,不需要生命的出现,迎接我的,永远是生命线一次次的告别。流泪吗?不!流淌在我血液里的只有坚定的信念,从来没有被任何的懦弱替代。

我要赢。

为了赢,不顾一切,包括亲情友情,甚至自己的生命。鲜红的罪恶是那么不可侵犯,是那么容不下有真实可言!

有的都是欺骗。

和平的渴望总是虚无,寂寞随之充斥了整个天空。我不愿留下任何战争的痕迹,很干净,像一团烟雾挥散了般。但是我赢了,我在战争中是唯一的幸存者。

不知多久以前,一簇叫做仇恨的火焰在我心里蠢蠢欲动,它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默然熄灭。因为无休止的征服,因为无休止的欲望。但是,没有人愿意服输。

岁月的力量是可怕的,它会让人时刻感到悲哀。我占领了一方土地,只有一瞬间的快感,更多的只是虚无。只有我一个人面对东方,只有我一个人擦拭血迹斑斑的佩剑。

我只身站在奄奄一息的河流边。原本奔流不息的和平江,在战争结束的这一天也结束了它的生命。江,已干涸。再不会奔流激湍,再不会因为鱼儿的跳动而欢跃。那里已经没有一滴水。哪怕是一滴。以往甘甜的滋味已成过去,江底露出因为子弹的踩踏而不平滑的河床。柔曼的水草,如今也变得枯黄,铺在水底,像一片孤独的稻田。

这都是源于战争,都是源于侵略!缓缓地,一滴浑圆却晶莹的水珠子,顺着我苍白如纸的面颊滑下。时间的磨蚀让人们感觉虚度是悲哀的,波澜不惊的生活让他们不满意。

战火与和平终究是两个极端。

······

箭如,从天空挥散而落。

如一尊雕像,我站在墨色天空的如针闪电下,手上那把泛着寒冷的剑闪着锐利的锋芒。已是风起云涌!团团的沉重暮霭将我包围,风带来的气息仍然是浓浓的血液,身后的护城河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咆哮。

好像不曾有过安宁。

夜晚月光仿佛不再柔和,照射的光很暗,不再纯洁,如钢铁般冰冷。它也不忍看到这样一幅情景,用一层黑纱把自己的面容遮挡住了吧!?没有昔日的希望。

战争,只有一个人能存活。

一场你死我亡的赌注!

我冷冷地注视着对方的军队。眼神让人不寒而栗。“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我缓慢而坚定的开口,“但请你放过我的子民,这里是我的王国!他们都是无辜的,你忍心伤害他们吗?!”我喊的声嘶力竭。

“这里很快就会变成我的领土。”领军的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徒劳,一切都是徒劳。愿降吧,这对你有好处。”

我毫无理由的冲上前去,举起剑,直到领军的鲜血染红了已是灰色的天空。

一声浑浊沉重的号角。谁都知道这意味什么。

我开始了无端的杀戮。用鲜红的血液祭奠我死去的战士们!

不分昼夜。不分日出与日落。

秋天来临的最后一个黎明,象征死亡的号角响起,象征结束的月亮落下。

时间在天最后一颗星上停止,任何事物都已消失。

······

和平吗?我渴望得到的是月光,没有任何瑕疵可言的月光。而不是灰暗的尘埃,不是毫无生气的心!

血染沙场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乱

不安千年的流血要用万年的时间偿还

昔日的世界繁华不再落魄的灵魂也已苍白

黑暗里无尽的欲望依旧贪婪

到最后谁会明白不变的刀光剑影换回的只是自己国土上的一片片

万里黄沙覆盖

我抽出佩剑,在那些断壁残恒上一笔一划地刻着。我想要掩盖住残忍的鲜血,我想要遮盖住自相残杀的冷酷!

忽然,我的手肘碰到了一卷什么东西,已泛黄,是个纸卷。展开,一行并不陌生的笔迹映入眼帘:

战争,就是为了以后的和平。

这是我方将军的亲笔!稍稍的踌躇后,我的佩剑缓缓指向东方。满目朝霞。红的那么艳丽,红得那么虚假。再次落泪

有些人注定需要牺牲,但他们依然微笑着,用尖利的匕首刺进自己的胸膛。眼里罪恶的鲜血,见证了这场没有血迹的硝烟。

地平线之外,绽放着天空从未有过的湛蓝。

从来未曾消失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