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居趣闻

2012-07-26 15:54 | 作者:文竹(原创) | 散文吧首发

霜鬓难忘童稚事,少小趣闻心徘徊。离开那个深藏着童恋的第二故乡,已四十多年了。不绝的思绪,常常萦在我的记忆里。那是令我思恋的地方。那里有依稀可忆的青山绿水,有难以忘怀的趣闻轶事。

六十年代初,为免于寒饥,我们全家去了父亲工作的县城,河北易县。父亲在县农业局工作。我们住在县城附近的一个小山村里。

记得,我家住一间小北房。正面门旁有一小窗,东墙上有一稍大点的木格窗户,上用薄麻纸裱糊,时有光亮斜射进来;透过纸孔缝隙,可见到对面东房边的一个低矮的猪舍。房东三间房屋背山朝西,略高于北房。它的南边是简陋的茅厕。西边紧挨我家还有一户人家,应是东家的至亲所居。院子没有大门,也无狗。村里很少听到狗吠。独特的时代和善朴的民风,使得家家“不闭户”。

院内西边是一小菜圃。院墙外围种桃枣类树木。随风起舞的枝叶给院落送来阵阵清凉。东房的后边是连绵起伏的山丘和高低错落的经济林木,核桃、枣类、柿子等杂植其中。

我家房后是一小片绿油油的麦田。田田之间用排排枣树隔断。秋之际,我和小朋友常在金波翻滚的麦田中玩捉迷藏,一起一伏中是我们爽朗的笑声和身影;玩累了,就在枣树下捡被风吹下的枣果吃。

有时,我们还在村中的一个天然水塘中玩水。我不会游泳,在池边给他们看衣服。淘气的孩子们忽而水中打闹,忽而潜入浑浊的水中,抓住几条像水蛇一样的软体动物来,嘻笑着抛向我身边。吓的我左右躲闪。我想大概是泥鳅或鳝鱼类的东西吧。

暑假时,我们常去帮大人们拾捡收割遗漏的果实。中午一般都在地头上吃饭,饭是妇女们用泥淘罐盛送来的。一天,午饭休息时,我们看见三条灰黄色的狼从山上走了下来。令我惊奇的是,人们居然不动声色,依然故我地在地头上休息说笑。问之,答曰:这么多人它不会过来的。狼也不惧人群,尾随着径直穿过了田地。那山村里见狼乃平常事。听父亲说,他经常碰到狼,但你不理它,不慌张,它不会主动伤害你。

岂止是狼呢,我院里的小猪还被豹子叼走了呢!

那是个月明天清的秋夜。半夜时分,我母亲听到猪舍的猪吱吱地叫,且看到一个像老虎样的庞然大物爬到我家窗外墙边,前蹄搭在我家的窗台上。她惊恐地但又悄悄地叫醒了我们。孩子里还数我大。我一看,那动物坚硬的胡须已生生地戳穿了裱糊的麻纸,发出哧啦哧啦声响,硕大的虎头样的影像,惊现在月光映照的窗户纸上!它好像是嗅到了什么。它要是一跃身,冲了进来……,我不敢多想。只见我母亲立刻用毯子将我们几个孩子挡住,蜷缩到屋内一角。瑟瑟发抖的我,还帮母亲拉住毯子一角,不时还从遮挡的边缘瞅着那家伙。心想,听天由命吧!那猪叫的更急了!突然,那大物纵身一跳,冲向了猪舍。只听得众猪乱作一团……。翌日,东家早早起来,在院里大声嚷嚷,他家的猪被叼走一只。我还见到那红红的血迹从院里滴向山坡。

据现在回忆,那里没有老虎,看样一定是豹子了。听村里孩子们说,那里有金钱豹的。

山村另一个比较多的就是蛇了。每当后,院子里一盘盘蜷曲的青绿色的蛇在太阳下晒懒。大人们说,那是无毒的,不要怕它。但它很少闯入民宅。有一次,我在茅厕蹲坑,一条黑蛇从一只地洞里钻了出来。挺立着身子与我比高。豆圆的小眼瞪着我,信子忽闪忽闪的。吓的我,提起裤子就跑。还有一次,我看见一条五彩花纹的小蛇,蜿蜒地钻入墙洞。甚喜,用小棍将其搅了出来。不料那家伙,一出来缠住了我的细小胳膊。幸好,一村民恰遇此景,一脚踢向我的手臂。那蛇松开了身子,跌落地下,溜之乎也。他告诉我说,那蛇有毒,不要碰它!尽管如此,我对蛇还不是太害怕。还经常手捂着嘴,登梯上房檐掏家雀。嘿嘿,也怕蛇钻入口中啊!现在想起来,却惧怕十二分了!而且不敢近它!不过我特喜欢看《动物世界》里有关蛇的影视呢。

我对那个山村,一草一木,一虫一恋,一人一物的怀念,勾回了儿时的天真无忌,勾回了我记忆珍藏的脑磁碎片。于是,用键盘敲出了上面那些琐碎的文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