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窗外,闻香入林寻花白

2012-07-20 23:54 | 作者:羽忆明溪 | 散文吧首发

落窗外,凭栏又添感怀;

野径闻香,入林幽寻花白。

——题记

1。

结庐荆棘之间,身外红尘;纵倚萧墙之下,不过云烟。潇潇冷雨,几缕茶烟,凄凉满眼。沧海一声叹,云烟枕墨眠,曾有的忧患恩怨都随了流尘,曾有的苍凉繁华都成了笑谈。

清晨雨打窗棂,敲醒一枕残。孤身懒起,对镜束装,不觉微恙。窗外紫燕,出入呢喃,云天外,世事邀风皆远走,叹前路,迷迷茫茫雨也愁。年年月月,走过了,心凉了,由得心愿的竟无一点。所有一切都幻化成空,不消挥手,便散的飘渺无迹。

闲步野径间,扶风吹雨,思绪缠绵。古道垂柳小,亭外萧疏竹院,烟雨苔痕间,淡成一帧水墨画卷。此时可以低吟,可以高歌,盛久不衰的,也只有心碎肠断罢了。

这么多年,开心的时光不多,犹如一片云朵,身不由己于时间的心湖漂泊。书箴后的那些笔记,时常勾勒未来的美丽,眼睛后的那些期望,却常常滴落伤痛的雨,淋湿了岁月,沾满了衣襟。

走过生命的坎坷离合,不知不觉,岁月竟已如此苍老。流年曾给过我一个美丽而又绝然的梦,如此的我,还要等多久,才能看到另一个结果。距离有多远?咫尺抑或是天涯……

眉锁年岁,遥相望,终至成殇。时光若留,又何苦悲景伤情,人事若老,何不将我,也带走。

2。

浮生魅影,瞬时而过。佛语有云:放下,乃上乘修为。曰:大自在。这种蕴含超然的智慧与心境,谓之我求。只是,孤寂的日子里,那些擦肩而过的往事,总会撩起怀旧的痕迹,偶尔,低唱一支安眠曲也会将沉睡的故事惊起。

清寒入骨,孤影昭昭,携一怀幽绪立于清溪之畔,你背影里带着深沉,落寞的消失在每个烟尘茫茫的黄昏。时常把一些诗句,写进风里的每一个回音,几人能明白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的孤寂,只余一份泪眼问花花不语的伤怀情绪,萧索着孤单的心门。

陌上,芬芳。脚印两行。六月,适合相遇,也适合告别的季节。

多少次默默吟诵,岁月的流痕。在苍白的天空下抬头仰望,却是一片阴霾的灰暗,当窗外传来嘀嗒的烟雨时,六月从诗经的水湄中走来,带着清新馥郁的栀子花香,在弱柳的婉约下,涉水而至我的身旁。

你试想用三千里的烟雨,洗礼这二十几载的尘埃。亦曾想扮演一个千古的留香侠客,怜花惜玉在颠沛的红尘。于是心情也挥洒成诗行,细捻平仄的韵脚,反复涂抹那如童话般的模样。

倚楼临风于紫阁,你痴望着那长天,吟唱起浪涛云海的诗句,让意浮于山外,流落于江湖。梦中是否真的会开出绚丽的花朵,偶过一尾鸿雁,展翅去远,偏让你留下,一些些追风捕影的倦意,那转身后的背影却只能在风中萧瑟。

心中的黯淡,心中的伤感,寻不到欢乐的交点。最初的最初,六月如水,平淡中略带点孤单。后来的后来,六月美如诗,雅如画,韵如歌。此时的六月,是一场雨,是一杯酒,是一行泪,更是丝丝缕缕的回忆与哀愁……

3。

闻香入林,偃行无语。栀子花开,或含苞待放或锦簇嫣然,亭立于翠枝绿叶雨露间,那么的出尘,那么的美,一瞬间便对她静静雅居而又圣洁的模样产生了怜

林间篱院,身处其间,丛间的花树摇摆岑寂的荫影,那一瓣瓣沾雨的白色娇颜,羞涩着蕊心那一抹浅浅的鹅黄,幽氲着阵阵的清香。用颤抖的手指轻轻地拨开寂然摺叠的芳瓣,那俏立绝美的容颜,柔了心事,暖了情怀。

心冷因花寂,身寒受雨喧。雨滴不休,望着丛中花瓣坠落在草间无力的身影,不觉涌起一阵阵的叹息。轻轻走过,循着雨幕清冷的气息,穿行在迷蒙的香林深处,任由断翅的发散了开去,任由逝去的情化作云烟,任由醒来的梦迤逦于风雨的蹑屐中。

往事不需问,逝去何堪寻。每朵花都有独特的姿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读你如诗,爱你如眸,可不可以有人,这样对我。俗尘里,不作他求,只愿意穿过烟雨,静静地守护着栀子花,以白首相期,执手相许;付同心之灵犀,寄比翼之天游。

你不甘那一段江南烟雨如一抹云翳,放任满腹收藏的经伦随风无痕,遁进那个叫忘川的世界。好希望能把梦醉在句点里一直不醒,却总在美丽的憧憬里哀伤,现在你在这个城市开始感到孤寂,写意惜缘的诗句种种林林,遐想随寒冰的清韵横撞心门。

栀花沾雨,伫足而立。念着花语,你常回忆四季轮回里那飘逸的韵律,看着花的姿影,惊心其暗绽的美丽,其实你不用倾羡花儿的纵情,即使碎了的心依旧能在岁月里排挞风雨,温柔的笑靥依旧能抚平内心深处的忧郁

倦时约云舞,醉后邀风扶。不学苏轼“只恐深花睡去”的惶恐,当红尘往事零落,风雨繁花落尽,嗅着温婉的幽韵,带着遗世的香,挽着隔世的美,依旧能织一枕醉卧缤纷的梦,任凭时光在栀子花开的季节里渐渐老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