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魂旅思

2012-07-19 18:40 | 作者:远天的云 | 散文吧首发

我知道,自从背包离开的那个清冷的早,我回望的目光被你滂沱的泪模糊在车窗的玻璃上。我虽然不能看清那片田野、那片树林、那条从小就蜿蜒在心间的长满茅草的斜路、还有那条常年与风相随的河流。但他像我背包上被袱上的一幅画,每到一处就会挂在墙上、垫在床上,铺在我心灵的底层。以致我常年平日,无论受到何种委屈或是身心的疲惫,或者在静处中因为一丝风动帘栊的触动,我都会想起这幅反反复复乃至于生命尽头永不消逝的画图。人的记忆力会随着年龄的老大从而变弱变小,可生命越长却对年少时的往事越加深刻鲜明、记忆犹新。哪管它路途遥远、归乡无期。中年沉重的里总会有一群光屁股少年地纵狗逐兔的欢声。

所以我常常一个人呆呆的远望,看远天的那片云里云外,是否有一段乡思的浓情。是否在它的飘逸变幻中有一段少年仰天长啸的壮志。更多的时候,不管是在忙碌的工地还是出行的旅途我都会默默地张望身边不远处的高速公路,而且是久久地不忍移开有点恍然的目光。回归的心一次次跟上那一辆辆驶向家乡方向的豪华客车,直到汽车钻进了隧洞,直到远处那座无可逾越的青山遮住了我黯然无奈的目光。

是谁用一些无形的牢笼囚禁了我自由的身体?是谁给我回乡的双脚戴上了难以放开的脚镣?经年累月,在失意彷徨中吃苦受累的我其实何时何地都有抬脚就走的权力和自由,但沉重的现实却在我理智的心间用冷静与无奈给我无形地划出了阻碍的高山与河流。

开始时是那些惟利是图冷漠无情的老板用扣压工资的手段阻止了我的归程,后来是做小生意时被城管没收了全部的家当而无家可回。再后来就是像今天,在百般努力后于熙熙攘攘的城市里找到了一处可以点滴汇聚、积沙成塔、集腋成裘的立身立命的暂住地。想到年久失修需要更换的老屋,想到风烛残年还在倚门而望的父母、想到留守的儿女在义务教育期还要缴纳高昂的学费、想到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看自己少小离家老大回,除了久别的亲切还有目光里别样的感受。也直到那时,我才能体会出唐人宋之问“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尴尬心理和处境!

魂里梦里,都是故乡春天摇曳的花朵,都是天淮河里到中流击水激溅的浪花,都是秋水澄碧、硕果累累的美景以及日里节庆嫁娶的鞭炮声唢呐声。就这些最简单的记忆都好像被注入了先古人类的巫术和魔法,在你的灵魂和骨髓里融化。这便是我们念念不忘的故乡,一旦时机成熟,我们便会迫不及待、匆匆忙忙地打点起行装,抛弃一切不忍放弃的事情与物品,不再去走过去那早已被思念拥堵与碾压的弯曲曲坑坑洼洼的逼仄旧路,从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的速度里感受飞一般的心情

其实我也知道,家乡的面貌跟我小时候的记忆没什么两样,像刘欢的歌里所唱:我的心充满忧伤,不为那弯弯的月亮,只为那今天的村庄还唱着古老的歌谣。不过这次回家还是多少有了点惊喜,门前那条被父母守望了一辈子的土路竟然修了一条三米宽的水泥路。路面虽然高低不平,有点像敷衍了事的感觉,但毕竟是水泥路了。原来八米宽的土路好像每年都在变窄,窄到今天刚好能够铺上这三米宽的水泥路!

田园虽没荒芜,但田间的灌溉渠埂因缺乏维修已变得面目全非,唯有杨树林一年年茁壮成长。那在夏日蝉噪荷摇包围下的旧屋,总以一种无言的静寂,面对我这个心中五味杂陈却也只能无言以对的主人!难得再遇上几个整日在田边巡视的父辈乡亲,一边享受着路边树荫下的凉爽,一边闲谈着外地与家乡经济的异同以及其他的乡俗人情。那时的愉快,也就是我每次想回去的感受的一种。

总感觉那河柳掩映的目光是一种永恒的期待。总感觉那渠水映月的里,所有的虫鸣蛙鼓都是为我而唱。总感觉会有一个红衣翠袖的窈窕女子在渠水的那边袅袅的走来,她那妩媚一笑,让我至今倾倒······

哦,故乡。我已经知道,在没有父母守望的日子,我为什么还会对你魂牵梦萦的牵挂。我为什么会风尘仆仆、千里万里的找寻秋天里那一片片飞入你怀中的落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