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心

2012-07-17 11:39 | 作者:阳生 | 散文吧首发

去春来,花开花谢,四季轮回中有多少光阴的故事,多少岁月成长记忆?一支素笔、一树花开或者一朵心莲都轻轻地记载着我们自己的经年。

都说岁月总是在指尖上慢慢的流走,而如今的我慢慢感觉到岁月像是七月的长江水,走得是那么急切和汹涌,一股奔腾到海不复回的气势让自己学会珍惜这每一点时光,也开始认真地对待与自己有关的人和事情了。

慢慢地喜欢独自在某一个宁静的时刻坐在电脑旁,用键盘敲出自己内心的所想所思,对我来说,抑或是一种精神上的宣泄吧。每一段文字总是无意或者有意地想表达着什么,也在文字里面慢慢地抛弃了那些华丽的辞藻,而生活里,不再喜欢那些虚假的事和人,讨厌那种杯觥交错时的虚伪。

总喜欢在旁晚时分,月色刚刚将那片银色撒在大地上来到公园里,或走在小径上,或独倚小栏杆处,就这样走走停停地看那广场上形形色色的人。有情侣的低低私语,有老人的悠然,有小孩的欢悦,有年轻人的激舞,还有那成千人的广场舞,但这样热闹的世界好像和我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在我心里他们只是一道风景,一道繁华又静谧的风景。

而我只是想在这繁尘中练就一番闹中取静的真功夫,只是想如那朵洁白的莲花一样,在一池青绿中留一份属于纯净的白色,仍岁月怎么侵蚀都执着地守着那仅有的一点白色。

“悲哉六识,沉沦八苦,不有大圣,谁拯慧桥。”成长给予了我们太多的经历,可现实却总是有点无奈,有点残酷,我们的终点都一样,可我们的路注定千姿百态,而这条暂的人生之路我们怎么前行?

这尘世间每一个人都从同一个地方而来,也朝同一个地方而去,只是我们降生的那刻注定了我们的落脚点不一样,也注定了我们的起点不一样,也注定了我们经历的站点不一样,但我们还是要在同一个地方相聚。

一直不相信在那遥远的星空还有天国,在那离地千尺的地方还有地狱,人的离去在我眼里只不过是物质存在形式的转换而已,那一天,我们身体的水份将随着热量蒸发在客气里,而后随着气流飘向天空,或者落在大海里,或者撒在鲜花上。其实死亡只不过是改变了我们躯壳的一种存在方式而已。

但那种存在却再也没有我们完整的个体,那以后,再也不见我们的泪水,再也不见我们的笑容,在也不见我们奔波的步伐,留给亲朋好友的该是一种怎么样的回忆?而这一路我们该要怎么样去走过?走后我们能留下什么样的痕迹?

在我们降临这个尘世的时候,我们的眼、鼻、耳、口、触觉同事运转起来,不断地收集外界的信息,这样就形成了我们的意识,而意识将左右我们一生,他决定了我们的人生将如何。其实我们一直在学习,通过意识在形成我们的观念,而观念最终决定了我们内心的世界,也决定了我们是一个拥有什么样灵魂的个体。

“生老病死、怨恨别离、求不得放不下”。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欲望让我们慢慢知道了什么是痛苦,知道了什么是幸福。为了满足我们的欲望或者想,我们学会了去学习,去模仿,学会了用各种各样的手段,也学会了虚假,学会了掩饰,慢慢地我们的灵魂变得有点肮脏,也失去了来时的那份洁净,而那份洁净是我们这生最留恋的东西,可在岁月的旅途上我们终究慢慢地丢弃了。

可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毕竟我们来了,就要生存,不想生存我们又为何要来?也许人生就是在这样的纠结中慢慢走向终点,走向落幕时分。

从某一天起,我们头也不回地冲向慢慢人海里,为了生存,为了更好地生存,为了自己想要的幸福,为了家人的期盼和荣耀,我们学会了用一些不大光明的手段去满足我们那些显得有点卑微的欲望,但我们必须那样做,只是为了生存,只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能过得更好点,一切只求问心无愧就行。

只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我们一味地坚守那满池莲花,我想我们会慢慢地饿死,就我来说,我也无法强大到面对一些物欲诱惑而无动于衷的境界,也无法强大到看到家人对幸福生活的渴望而无动于衷。这一切,只是因为我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人。

但不管现实怎么样的残酷,我想我心底的那半池清水,几朵莲花一定会留给我的儿女,还有那相沫以濡的人,生我养我的父母,兄弟姐妹,那些待我以真诚的朋友

而那几株莲花在我那半池荷塘里,纵使春去秋来我也不再使他斑驳凋零,这就是我心里的那几株心莲。

狂风暴中,虽随风飘摇却依然屹立不倒。

骄阳似火时,虽干涸烦躁却依旧清爽如新。

风扫落叶处,虽斑驳零落却仍旧固我追逐。

我自非圣贤,在为了某个自私的欲望时,在做些难以启齿的事情时。我只是想为自己,为父母,为孩子,为最爱,为朋友,为事业,为家庭留一方净土,留一抹绿色。

虚伪的笑容和言语外,迷失的脚步和心灵。那一抹青绿,一份清凉,一份干净,一份纯洁,一份净土,那几株依然盛开的心莲,你许了谁?

而我只是许给了爱我和爱我的人!

文/阳生QQ674880570 QQ群17904811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