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路车司机

2012-07-13 10:46 | 作者:残月寒烟 | 散文吧首发

端午前,与同事外出公干,辗转数个小时,大功告成。于是,步行至公交站牌等六路车回公司。坐过六路车的人都知道,六路车的行车路线就如中国的海岸线,漫长,绵延无际,让人翘首而盼,等得肝肠寸断。而且六月份的池城,已经不复烟花三月,杏花满城的浪漫之景了,骄阳热情极了,缠着你不放,让人不堪忍受,倏尔,背后已是江河滚滚了。

幸好,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六路车姗姗而来。司机是个瘦削的中年汉子,估计四十岁出头,一副太阳镜冷酷地将艳阳拒绝了,脸色稍黑却无一点胡须挣扎而出,嘴角微微上扬。上身套着褐色T恤,下身着浅蓝色牛仔裤,显得干练极了。

停车、招呼、启动、行驶,动作连贯一气呵成。由于车上有很多座位在独守空闺,所以上车的乘客都能给它们安慰一二。风从车窗外疾驰而来,迎面扑到,吹乱了头发,吹眯了眼睛,吹散了汗珠,吹来了清凉的心情

车子行驶到中国人民银行站,下去三五人,上来两三人,司机刚准备行车,后面赶来一位气喘吁吁挑着担子的老人,老人边跑边喊,奔至后车门,用手连拍车门。司机连声大喊:“请从前门上车,后门是不给上车的。”等老人往前门赶,他突然扭头笑道:“他肯定是坐九路车的,刚才离得远,没有看车牌就跑过来了。”等老人上车,第一句话就是:“这是九路车么?”“不是哦,九路车还有一会,您老要等下子啊!”老人挑着担子,蹒跚到站台,还不忘说句:“谢谢啊!”

我们都很奇怪,他是如何算无遗策的,他乐呵呵地说:“一般挑着担子的老人,离站牌还有段路时,看到车来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跑过来,先赶上车在说别的,结果往往是上错了撤;另外就是这六路车的路线我跑了有很长时间了,对乘客都混了个脸熟,那位老先生年人比较陌生,所以就。。。呵呵”

我们一听,都笑了,原来如此。我笑着和同事打趣,“咋俩也算是混个脸熟了”,便就此唠嗑上了。说起大城市的喧闹、拥挤、麻烦,也谈到小城市的安静、小巧、方便。聊起了池州,这个小城市的典型代表。司机是个非常热池州的人。还没有说到两句,他就直言池州的好“别看池州小啊,小有小的好,你看大城市堵车一睹就三四个小时,任你都等疯了它还没半点动静,而且大城市物价节节攀升,生活节奏比车速还快,居住不起啊!”我们连连点头称是,他接着说:“你看大城市哪有池州这么美,绿化又好,你看这边有百荷公园,那边还有三台山公园,齐山公园等等,居住休闲娱乐都是极好的。池州的美丽,连温总理都赞叹不已呢!生活在这里,都能多活十年了,哈哈。。。”他滔滔不绝,想将池州的美都说个遍,说到兴致处还挥舞胳膊比划下。听得此言,让我倍感汗颜,身居池州数载了,一直只是觉得池州很好风景很美,是个宜居的城市,偶尔也小抒情赞美一下,但从来没有从心里如此地爱上这个城市,也从未见过有人对这个城市有如此深的爱!

下午下班,在路上行走着,又见到那个司机驾驶着六路车从我身旁疾驰而过,依旧是那套装扮,只是看不清他的脸部表情了,不知道还是不是如此的兴高采烈的,毕竟少了个人跟他一同分享他的那份快乐了。

端午节,乘公交去车站,搭车回家,这次准备坐七路车的。天有点阴沉,灰灰的,像是刚哭过的眸子,闷闷的,像是在拼命挤压人的胸腔。我从百荷公园穿过,突然看到一池荷花,碧绿的叶子亭亭如盖,粉红的荷花悄然独立。倒映水中,顾影自怜,标致极了。不由得停足顿首,细细观看,心中莫名激动,爱之不已。一阵风来,荷叶、荷花、还有岸边的杏叶便情不自禁地低低吟唱,声音飘渺婉约。淡淡荷香,微微点缀,不知不觉,人便痴了,半天不能挪动步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