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是一座沉默的山

2012-07-13 10:34 | 作者:晓风残月 | 散文吧首发

如果说母亲是一条潺潺的溪流;父爱则更像一座沉默的山,

子女则是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

——题记

流光荏苒,岁月沧桑,不知不觉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有十二个年头了。闲暇之余,虽然也喜欢涂鸦文字,却从未提及过父亲的只言片语。不是遗忘,而是觉得,父爱如山,一提笔便重如千钧。

2000年的那个深秋,天气格外的阴霾。冒收割完最后一担稻谷回来,父亲坐在条凳上,拿出祖辈传下来的铜弯管水烟筒惬意地抽着烟。微有点佝偻的侧影像墙角挂着的布满锈迹的旧廉刀。岁月无情催人老,才到五十的父亲已是两鬓斑白,风侵霜蚀的皱纹像田间深深浅浅的犁沟刻满了父亲的额头。

可能是淋了雨,第二天父亲便病倒了。送去县城医院,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却是肾炎晚期,并伴有尿毒症,我们听到这结果,无疑是晴天霹雳,绝对没有想到父亲平时连感冒都很少犯,一病便如山倒。医生说这是长期积劳成疾。我望着病床上父亲瘦削蜡黄如同贫瘠土色的脸,青筋毕露就像老树盘根的手,心头泛起一阵阵酸楚。

打我记事起,父亲便脸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田间地陇含辛茹苦地耕作。天,还是春寒料峭,便光着赤脚,赶着老牛开始春耕;天,烈日炎炎,特别是双抢季节,挥汗如雨自不用说,那脚下的水温跟沸水也相差无几;秋天,收割晚稻的时候也已过了霜降,阴雨连绵,天寒地冻;天,虽然农活少了,可父亲也不曾闲过。小时候,我因手冻而不想写作业,父亲就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受点冻,不算什么。你母亲刚怀上你大哥也是冬天,那时岁月艰难,为改善伙食,常晚上偷偷去捕鱼。有次下着,鱼网被池塘里的暗桩勾住了,无奈之下,只好跳进刺骨的寒水中把网取出来。父亲说得轻描淡写,而我却听得热血沸腾,顿时也不觉得冷了。父亲很少打骂我们,总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言传身教影响着我们。

我们在父亲的羽翼下渐渐长大,只靠种庄稼那微薄的收入已负担不起我们日益沉重的学费。父亲农闲时,就去邻近的水泥厂打临工,干着最粗重的活。每天回家时都灰头土脸,满身疲惫,父亲却从无怨言。父亲用他羸弱的肩膀结实地挑起了家的重担。

父亲在医院躺了近一个月,病情未见丝毫好转。医院终于下达了病危通知,捧着那张单薄而沉重的纸,母亲撕心裂肺的哭着。我强忍着泪水去照相馆请了师傅来为父亲拍照片,一直被瞒着实情的父亲也终于知道了病情的严重性,似乎反倒释然了,拍照的时候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我却心如刀绞,眼泪终于像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听别人介绍,株洲有一家专治肾病的医院,像溺水的人终于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我们马上租车去三百里外的株洲,到了医院,医生马不停蹄地为父亲抽血,照片,做CT。在漫长的等待结果中,我们心急如焚。下午,结果终于出来了,主治医生郑重地告诉我们:父亲99%的肾功能已衰竭,唯一的希望就是马上进行肾脏移植,费用大概是二十万。二十万,对那时我们家境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那段时间,父亲住院,每星期要做两次透析,已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借了不少债。去哪里借这么大一笔钱,我的心就像那冬日的旷野一样荒芜、凄凉。母亲也束手无策,只是一味地哭泣。我还是象征性地询问父亲的意见,一阵沉默后,父亲伸出干瘪的手抚摸着我的头说:伢仔,别折腾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面对死亡,有几人能真的坦然,我深深地感受到父亲的无奈。他不愿因为自己而迫使我和弟弟中途辍学,那样会让他活着比死去更难受。

少年过去了,每念及此情此景,我依然会潸然泪下。父亲平时沉言寡语,从不会像母亲那样絮絮叨叨说些体己关切的话,却用自己固有的情怀默默无私地爱着我们。正如冰心说的:“父爱是沉默的,如果你感觉到了那就不是父爱了。”如果说母亲的爱是一条潺潺的溪流,父爱则更像一座沉默的山,子女则是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深深地植根于土壤之中,无论遇到怎样的风霜雪雨都不会倒下,因为父爱永远是我们最坚实的根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当我们有能力赡养亲人时,父亲却已离我们而去。值得欣慰的是母亲的身体还很硬朗,这也是唯一可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已经很静了,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沉浸在缅怀父亲的感伤之中,今夜注定又是无眠……

所属专题:2012清明节诗歌散文专题

评论

  • 后来。:这人间,注定没有谁是谁的永恒,我何必抱着苍白无力的宣言在路上伤痕累累,让灵魂找不到归宿,相伴一生,只有文字,它记载我的曾经我的记忆,记忆曾经和我擦肩而过的熟悉的面孔,记忆
    回复2012-07-13 16:19
  • 静儿:我没有这样的一个好父亲,但人间处处会有这样真实的父爱,带给我们这些儿女万分感动,他们总是默默付出,他们的爱是沉默的,当某一天,我们长大,我们才会明白,在父亲健在的每一天,
    回复2012-07-14 09:38
  • 果果:普天下父亲对子女的爱都是一样的,我祝愿天下所有的父母亲永远健康快乐!
    回复2012-07-14 14:24
  • 容若中原:父亲或许真是上辈子的情人,今生他还是伴在你身边,倾尽权力呵护一生
    回复2012-07-14 17:51
  • 山风耳语:欣赏
    回复2012-07-15 11:24
  • 申申:珍惜拥有的
    回复2012-07-15 11:52
  • 秋的枫叶:父爱是沉重的,父爱是无私宽广的。他抚育了我们下一代,我们无以回报。有的只是太多的遗憾,无奈和一颗对父亲愧疚的心
    回复2012-07-15 17:29
  • 幻雨幽璃:“父亲”这个称呼与“母亲”一样神圣 只不过父亲不善于表达自己 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 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自己的行动,来表达对子女的爱 有人说父亲是女儿前世的情人 我信服了 可以想象
    回复2012-07-15 18:52
  • 藕断丝连:看到这篇文章,我想到了我的父亲,如果有来生,我和弟弟一定要选择再做他的儿女!爸爸:我们都很想你!
    回复2012-07-15 20:46
  • 殇,非伤:当我听到熟悉的“双抢”,“晚稻”就知道你也是枞阳杨湾的吧!很是感动!!!!!
    回复2012-07-16 12:40
  • 李天乐:父爱无疆,我们要珍惜,珍惜我们的长辈!
    回复2012-07-16 13:54
  • 晓风残月:多谢各位阅读、留言拙作,祝每一位相识或不相识的文友安好,快乐!
    回复2012-07-16 14:33
  • 王大文:很给力!
    回复2012-08-22 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