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2 23:35 | 作者:斌仔 | 散文吧首发

再次走进乡间,怎么闻也闻不出一丝儿泥土味道,我不敢去探究到底是什么原因,总之怪怪的,无从说起。

村里的广播原来还是能响的,突然间来这么个广播声音几乎都惊呆了田里的叔叔婶婶们。“下面播送一个通知”这声音很是熟悉,一听就知道是村里的管支书,这个人我是知道的,人很高大魁梧,挺着一个将军肚(还有人说是“啤酒肚子”),一副双下巴,笑起来尤为可人。尤其是他说话的声音,全生产对也就只有他的声音那么独特而具有霸气,“通知!咳咳,全体村民请注意了,由乡里接到县里的通知,在本月底到下月初这段时间内,县里的领导团——哎!就是县里的领导们,将莅(wei)临我乡进行农作物生长考察——哎!就是来看看我们乡的农作物生长情况,请各村做好迎接准备,咳咳……吐。”看来管支书的咽喉不是很好的,“通知就通知到这里”管书记接着说“下面我说两句,各社的社长注意了,最近各社一定要好好地检查一下禾苗,那些长势不是很好的,该锄掉的就锄掉算了,免得给我们乡抹黑,那些长得好的一定要发动村民们勤锄草、勤施肥,现在先忙点,免得出问题,过了这个节骨眼就行了,你们想种啥就种啥,到时候你们哪个社出了问题就直接找你们社长,请大家务必‘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做好这次迎检,我就说到这里。对了,明天请李会计到村会议室来一下,请听到的互相转告一下。咳咳咳咳……吐……”

乡间再次恢复了先前的宁静,广播的电线杆下面,几只先前叫的正欢的蟋蟀,现在已经鸦雀无声了,怕是也被那霸气的声音吓住了吧!一只不知谁家的狗远远地跑来,见了我到也不咬我,围着我看了两圈便径直跑向电线杆下面翘起后腿撒尿去了,这一幕早被邻家的几个掉牙的小孩看在了眼里,都笑得前仰后合的。

直到最后我离开,始终没有闻出来一丝儿泥土的气息来,心里多少还是会因此遗憾些,但我又能怎么做呢?毕竟嗅觉不能靠药物来调节,医生们并不认为这是病,最终这遗憾还是会让我忘记。

2012-6-3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