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 煮茶

2012-06-26 16:03 | 作者:冰凝箫 | 散文吧首发

相思弦,尘缘浅,红尘一弹指间。

轮回换,宿命牵,回眸看旧缘。

横戟赋诗,青梅煮酒。

素笺墨香,情字何解,怎落笔都不对。

或浅,辜怕负;或深,怕触痛。

——写在前面

文/冰凝箫

书中有说,前世的水,今生的茶,用前世的水煮一杯今生的茶,沉淀的是前世的情,翻腾的是今生

,这就是缘分。真的是缘分天定,事在人为吗?

茶等千世,只为清水,韶华倾覆,而水,还是水,这算是缘吗?不知道天长地久,不知道海枯石烂

,只知道一转眼就地老天荒了。一念千年,昙花飞落。无所谓付出,无所谓伤害,只有愿意与不愿意,若

不依,谁也伤不了谁。

那一年,满杯愁绪,咽泪装欢,一阙《钗头凤》,沈家园遮隔情殇;

那一年,华清池旁,花飘落,梅开枝头,马嵬坡前魂断红颜;

那一年,木石前盟,郎骑竹马,绕床青梅,怎奈美中不足意难平;

那一年,相逢不识,千里孤坟,相顾无言,思量不忘生死两茫茫。

生前辜负,死后一曲《江城子》,阴阳诉相思,谁信?

君不见,红尘旧梦,唯有红豆泣相思;

君不见,轻触琴弦,不知一曲为谁奏;

君不见,沧海桑田,却逢枯木再生花;

君不见,忘川独立,一段伤心不堪言。

岁月的流逝中,在历史的发黄扉页里,有一些人,有一些故事,一直在演,从未间断。此起彼伏

,重复,交叠,究竟它们是在繁衍,还是走在一个轮回里,就这样辗转过了世事沧桑,千年又千年。

卿不语,滴墨成殇,执笔无措,一片相思笺上祈;

卿不语,月光零乱,五更烛火,一帘梦寐未散去;

卿不语,浅对残阳,烟花易冷,一袭淡衣人憔悴;

卿不语,芳草连天,湿流年,一生天涯也难安。

青灯残卷下,粉墨登场,只为诉半世离殇。然,所谓的生死契阔,放在俗的烟火里,不过是一粥一饭

,柴米油盐酱醋茶,最终,还是会归于生活

可在生命的轮回里,在年华的最深处,箫声为序,情做灯,总有人顶风冒寒执灯,只等清水,只为

煮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