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别离,也写给你

2012-06-22 08:52 | 作者:希木 | 散文吧首发

每当在这栀子季节的时刻,我知道,所有的话语已留不住芳华的身影,而明天,就在时光下的指针,将用滴答的声响为你送行。日无言,无关风月,有关别离。我写在此刻,也写给你。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关于你,不知道自己了解多少,也不知道能写多少,而心坎上总有那么一种愿望,把能写的都写下,让钟点停留在文字的怀抱里,慢慢呼吸。

那是一年前,认识你是在百度空间,而当我进入你空间的时候,甚是让我意外,我知道,你是个诗人,也喜欢写词。读你写的东西,从开始到最后,从懵懂到成熟,是那些文字与时光记录着你的青,也展示着你前进身后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我知道你喜欢若兰和仓央嘉措的诗,而那样的诗篇,真的让人欣悦,尽管我读得少,这你是知道的。

还记得吗,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师傅:九尾。其实确切地说是你的师傅,而我认识他以后,也顺理成章地叫他师傅,关于原因,你也知道的。说到这,我又想到师傅给你的信,当时看了呀,无以言表。关于这三师徒之间的故事,我想,还差一次相聚,而恰恰这一次,我们尚未定期,只记得一句话“等你们毕业后”。是的,有那么一天,九尾会来找我们的,或是青芜和希木去找他。

脚步来得不紧不慢,而今日的完结将以明日为转折点,是句号的结束还是省略号的伏笔待续,早已无人知晓。你说:每个懂文字的人都是快乐寂寞着的,我多希望,这快乐在明天都送给你。

笑的孩子运气总不会太差”,你爱笑,就算是苦笑与傻笑,你也会保持着这清淡自然的笑容。

那天,日历上写着13号,很晚才上线,而当看到你心情的时候,你已生病住院,你是个爱逞强的孩子,给阿姨借了一块钱,坐车到门口,宁可一个人爬到医院,也不知翻翻电话或请路人帮助一下。但幸运的是,你终究安好无事。我想,在你最无助的时刻,你也会带上属于自己的微笑,因为我记得,你有你的招牌动作,那也是面带微笑的。哪怕是卧病在床,讲述着那走在电视线上的小老鼠时,也忘不了自己可爱的表情。那一刻,你仅仅是个孩子,一个纯真般的孩子。

关于你们的晚会,说好的去看你,可当我进去的时候,人山人海,找个落脚地都难,而我眼镜度数不好,错过了属于你的舞台,深表遗憾。不过昨晚得知,听说那舞蹈编排的不错,听到这句话后,就已足够了。这样也好,有着想象的空间。

你也是个想家的孩子,一口气憋在心里,难受,想回家,想妈妈,对着她说话、撒娇;

你也是个爱伤感的孩子,读着几本书,看着几部电影,时而感动,拿出放在一旁的记事本,写下当时的心情;

你也是个贪玩的孩子,一段时间沉迷于游戏,无心恋书,在课堂上涂鸦着,你的故事;

你也是个很宅的孩子,因为你说过,只有晴天,你才会挪窝。

同时,你也是个可爱的孩子。

不过,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至少你知道在那照片上涂鸦着“我不能再颓废了”;至少你知道在担心今后的何去何从;至少你知道你已经长大,要靠自己养活自己。

时已将至,话别归期,纵使有千般无奈与不舍,时不待我,尔当前行。明日之路,何曾艰辛,羁绊与转角,尔当风兼程,无畏无惧。

也许,两年后的今天,我会说着些奇怪的话语,至少现在我是这样想的,可说什么,无从可知。

岁月如歌,一曲多少波折,关于明日,无言甚多。

是这样一场青春,沉淀了一场旧;是这样一个话题,牵连着无尽的话语。抬头的瞬间,六月的天空依旧蔚蓝,而这一片空旷之地,正等待着你的前行。用那属于自己的话笔,用那属于自己的诗词,用那属于自己的青春,涂出多年后的你,以及身后的一个世界。而关于那独特的动作,便是你所有的象征。

明天的别离,说好的不让自己哭泣,哪怕是哭泣,也在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自备纸巾,因为那时的身边,万一没有可安慰的人。

明天的别离,说好的不问归期,哪怕想问,也请深埋在心底,因为那同行的人生怕触及。

明天的别离,说好的一路顺风,哪怕逆风前行,也当微笑与之,因为身后有着无尽的行人。

关于明天,关于梦想,关于别离,关于你。

打点好一切,用微笑前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