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 夜

2012-06-21 00:49 | 作者:蝉联宝座萨科奇 | 散文吧首发

暗夜,沸腾的城市渐渐沉默了下来。

走出酒吧,三三两两打扮得或妖艳或清纯女子纷纷扰扰。

停车场的出口,凉风徐徐吹来,出口的末端,一女子站在小道旁。美美的指甲,嘴里叼着一根貌似是520的香烟,跨着个LV,以优雅的姿态迎接着微风的轻薄!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斜眼瞟去,忽然间心里竞感到了莫名的心痛,确切点来说应该是心疼吧。

高挑的身躯,一袭兰花裙,再陪上那化了淡装的娇嫩的容颜,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我承认,我确实是心疼了,真的心疼了。她的美,美得让我心疼。

灯光交错扑来,女子上了车。留我在原地黯然着。我不知道我在伤感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而伤感。再回头,通道内,一保安站在离出口不远的地方徘徊着。我想,就算这里能给比我现在还高的工资,我也不愿意到此处上班。因为,我知道我承受不了。承受不了别人对我的藐视。这是一种自卑也好,妒忌也好。反正我受不了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想到了一句话:人不可有傲气,但绝对不可无傲骨。算是自我安慰吧,就把这句话送给那时纠结的我吧!

一路上,我在沉思,我为什么会心疼一个不知名的女子呢?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折磨着我!

快过底的时候,诺大的垃圾桶旁,静静的躺着一束玫瑰,依然动人,这束玫瑰在想什么呢?想当初,自己是何等尊贵,被男主人精挑细选,千般呵护。到了女主人手里,女主人又是何等的兴奋与骄傲。女主人轻柔的抚摩着它,陶醉的亲吻着它。可如今呢,无非才过两天的时光,她却被女主人疯狂的扫地出门。玫瑰不懂,我想,玫瑰认为我也不懂。走近一点。玫瑰哀怨的看着我,期待着我的一个弯腰。此刻的它,虽然不再有当初的水嫩,却依旧是那么的火热。其实,我想玫瑰应该是幸福的,毕竟它曾经被人珍过。玫瑰的使命,不就是给人以激情,那怕是刹那间芳华而逝吗?

刚才那女子呢?她的使命是什么?难道也是期望被人疼爱,那怕是天亮说再见吗?不是的,绝对不是的,我绝对不相信。我的思维,我憎恨你,你为什么总让我这么邪恶呢?我不相信,兰花只是一个拿青赌明天的人,我想,她应该也想回家开个小酒吧、化装品店、或是自己最喜欢的服装店吧?我想,兰花应该知道,自己的绽放只能在夜里,仿似昙花。

正犹豫着,一个流浪汉游了过来,俯身捡起了玫瑰。玫瑰无力的挣扎着,我无力的叹口气。真他爷爷的悲剧,这难道就是玫瑰的宿命?忍不住有种冲动的感觉,想要从流浪汉手里抢走玫瑰,可我没有勇气。因为我最清楚自己了,我向来都是懦弱的,不过我常冠以理智的借口为自己掩饰而已。流浪汉像怀抱婴儿似的,小心翼翼的将它捧在怀里。流浪汉斜靠在公路的栏杆上,仿似45度角,忧郁的看着天空。我想他此刻一定想起了什么,估摸也好似自己当初的风花月吧?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留下了什么?留下了此刻沉寂的他?留下了空心的他?以至于他自己都不再认识自己?不再有理想,不再有憧憬,不再有再去爱一个人的勇气。

这么夜的夜里,其实我又何尝不是一个流浪汉呢?只不过我穿的稍微体面一些而已吧?

那我又为什么而流浪呢?为了追寻中的人?还是自己一直不曾泯灭的理想?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能祭奠吗?

难道我的青春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心里一阵绞痛,忽然间嫉妒起玫瑰来,毕竟她曾经绽放过!可自己呢?十年了,十年来,自己一直为了生活而奔波。我曾经说过,奋斗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理想。木然间,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为生存而挣扎着!不得不承认,这才是真的悲剧。一直以来,自己都是高傲的,此刻,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个悲剧!

迷茫着迷茫,彷徨着彷徨。

不在迷茫中迷失,就在迷茫里疯狂。是的,就是疯狂,为自己未曾绽放的青春,疯狂一次吧。迷茫中走进桥底,四通八达。左边的烟花小店霓虹漫漫。雪白的大腿裸露着,一排一排的,整齐而迷乱,与门口晃悠的巡逻警察的警示灯相辉映,构成了中国特色的特色画面!

还是选择了那条路,平静的路,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是一种诱惑,更是一种折磨,

踌躇着过了桥底,路过小区商店门口,一只小野猫在路旁奇怪的看着我?我蹲下来,小猫迟疑着走到我身边。

小猫咪,你为什么还不回家,看你一身脏成那样,应该出门好久了吧??

小猫咪假装听不懂我的话,尾巴在我皮鞋上蹭来蹭去。

看着它那瘪瘪的肚子随着小尾巴摇来摇去,我想,它饿了。要不小猫一般是不会主动靠近人的。走进商店,老板娘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我独自拿了一瓶脉动,一个面包,将十块钱放在遥控器下离开了。本来想叫醒她的,可我不忍心,因为我看见睡着的她嘴角正挂着微笑,或许,她刚好梦到了自己远在它乡的老公或者什么的吧。

刚一出商店,

喵呜一声,小猫咪仿佛在提醒着我它的存在。

小猫咪迟疑的看着我,我将面包撕下一半,扯成几小块,放在商店走廊的转弯处。小猫缓缓地走来,仿佛出卖初夜的少女一样矜持。吃了几口,小猫回望着我,黑夜里,小猫的眼瞳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让我竟觉冷风嗖嗖。在我转身刚要离开的时候,小猫追了上来,不远不近的跟着我。我走,它走。我停,它也停。

我想,它大概是渴了。在路边捡个装刨冰的小纸碗。我倒了一半脉动到里面。小猫这次不在那么矜持。只是还是走的缓慢,不像在自己家里那样热情而奔放。就似这个城市里背着男友出卖灵魂的女子一般,渴望而羞涩!

小猫埋头舔水的瞬间,我悄悄的离开了。到了宿舍楼下,碰到一对小情侣正在那忘情的拥吻着。要在以前,我很厌恶这样的事情的,动情了为什么不直接去开房间。可现在,反倒无比的同情,想当初和她,公园里,集体宿舍的走廊上,不都射出了狂热的激情吗?

刚想回避,却发现小猫咪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跟了上来。为了暂时不打扰小情侣,我向小猫走了过去。小猫这次不再回避,任由我抚摩着它光滑的毛皮,不时喵呜一声。陪着小猫戏耍了好久,我得走了。上楼梯的那一刻,身后一声声惨烈的喵呜,就像婴儿被父母抛弃在路边发出的哭声。

我不再回头,不想回头,也不敢回头,疯狂的往楼上跑。

只有跑起来,我才不至于让自己在无边际的思维里迷失!

再见,兰花小姐,悲情的深圳不相信你的柔情!

再见,落魄玫瑰,滥交的深圳是个无情的坟墓!

再见,可爱猫咪,繁荣的深圳不收容弱者的眼泪

2011年5月11日子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