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一地晚花 拾一地荒凉

2012-06-20 14:48 | 作者:青三木 | 散文吧首发

闭上眼睛后,我就会从你的世界消失。

而今后我们也毫无半点关系可牵。

原棣结束这一番话,将捻魂剑插入了剑鞘。

樗沁捂着被原棣用捻魂剑划伤的右臂,褐色的瞳孔里倒映的是原棣背剑远去的身影。

“你说你是来取我性命的,那么这又算什么?”

樗沁望着那个背影嘶吼,最后身体因失去体力仰倒在了脚下的泥泞路上。

世界又恢复以往的宁静,秋日的幕下一群群流离失所的候有一声没一声的叫嚷着。

天又一次黑了。

樗沁睁着涣散的眼睛,直直的凝望着那漆黑一片的苍穹,黑的很严肃。

他就那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枯落的残叶在他周身盘旋。这个时候他的眼底蓦然地就流露出了心脏所承受不了的悲伤,那一滴一滴从他眼角滑落的泪似乎也在努力的想要逃离悲伤里的荷载。

原棣找到涟漪的尸体,屈膝将她横抱在了怀里。

他将涟漪葬在了香樟树下,没有墓碑。只有一把裸痕剑,那剑是原棣的。

……

我是一个弃孤,当祥安大人告诉我身世的那天我突然间就满眼浸湿了泪光。我不知道要怎么来面对这样的事实,那时我就看着祥安大人,我说:“大人,请您保守这个秘密,一定别让樗沁知道。”

从我知道身世的那天起,我就没在和樗沁一起练过武。我总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出现,我不在和他说话以及武馆里的任何人。而他们也逐渐开始远离我,只有樗沁还一如既往的在我身边跳来跳去。我记得那时我对他说了一句很没心没肺的话:“在我的观念中你就是个小人不得志的家伙。”

他硬是愣了半天才有反应:“原棣,怪不得他们说你变得让人讨厌。我也开始讨厌你了。”

那一刻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我拼命忍住自己想要喊住樗沁向他解释的冲动。可我知道我不能那样做,我只好不断的伤害他刺激他。

我忘了那几年我是怎么在武馆度过的,我甚至忘了樗沁对我做的一切让人难以置信的举动。

“原棣,我告诉你,祥安大人最不喜欢你这种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的家伙。”那次樗沁当着武馆所有武士的面恶语相讥我,我站在人群中默不作声。

之后是越来越多人的责怪声。

他们说:

“原棣,你竟然变成这样了。”

“自私、冷漠、没团队精神。”

“我们不要理他了,我们都不要在和他一起练武了。”

“……”

所有人都开始排斥我,而我只能默默地舔舐这自己种下的恶果。

后来祥安大人找到我他说:“原棣,你是个真正的武士,比起樗沁你更值得让人尊重。”

我默然浅笑,那是我最后一次和祥安大人谈话。

后来我拿着祥安大人给我的惗魂剑离开了武馆,从此再没回来过。

……

原棣走了,我站在武馆内的塔顶上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暮色中。

我找到祥安大人,质问他为什么要赶原棣离开。

那次是祥安大人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和我盘腿坐下交谈,他看着我的眼睛。他说:“樗沁,你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吗?”

我一时愣住问他:“大人不是说我是弃孤的嘛,哪来的父母啊。”

祥安大人摸着白胡须,面色沉重起来:“你父母是……“他凑近我的耳旁一字一句的说。

当他说完起身离开后,我突然抱着木桌失声痛哭起来。

这几年我对原棣所做的一切在这一刻统统跳出我的脑海。

我故意在他面前说:“原棣,我告诉你,祥安大人最不喜欢你这种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的家伙。”

我偷偷的找人弄湿他的床铺,在他从外面回来发现自己床铺湿湿的时候,我就傲慢的望着他说:“这么冷的天你不可能直接睡上去吧?我一点都不介意分一半床位给你睡。”

那时原棣依旧是冷冷瞥我一眼和衣在他的湿床位上躺了下去。

那一夜我不敢想象原棣是怎么入睡的。

我联合武馆内的其他武士,处处针对原棣。我就是要让他知道,他越不理我我就越让他痛苦,我就是要让他失去所有的朋友,让他知道不搭理我的下场。

是的,原棣后来落得孤身一人。

我知道这都是我造成的,而我不知道的事,是:他是我哥哥。

……

离开武馆后,我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四处游荡。我手中的惗魂剑在短的两年内沾满了上千人的鲜血,而那些人都是冲着我是一虚夫妇之子前来杀我。

我不知道我父母在世时究竟惹了多少仇家,我只知道我不能那么轻易死去,在这个刀光剑影的世道上,我还有一个亲人要照顾。

我是在一条快要干枯的小河边遇到涟漪的,那时她蹲在河边上抽泣。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眸看我,眼睛浸满泪水的样子有点像樗沁小时候。

她是从恶人手里逃出来的,自小就被没人性的父母卖给人贩子,后来在他们不在的时候她就和其他被贩卖的孩子一起逃了出来。

我离开武馆的这两年陪在我身边的除了祥安大人的那把惗魂剑就只有涟漪了。

“棣,你以后都不回武馆了吗?”荒野上我和涟漪找了堆干柴生火烤着抓来的野兔。

熊熊的火焰将涟漪的脸颊映的很好看,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我会想到樗沁。

“不了,我要去沙城,然后定居那里。”我将烤好的野兔递给涟漪,起身站了起来。我望着漆黑的天空,望着望着就会害怕起来。

我想起两年以前生活,想起不该想起的点滴。我始终战胜不了我的意念。

“哈!我要把原棣怕黑的消息告诉所有人,哈哈。”

七岁那年我和樗沁在练完武后,偷偷爬出墙外。去了武馆后面的森林,大片大片的树紧紧挨在一起。那时我看着头顶广圆的树冠,一棵挨着一棵看,直到日落月升我都一直保持着仰视的姿势。

后来我发现树林里没有樗沁的身影,我不停的喊叫,可是没有人回应我。

不知是过了多久,我才听到樗沁的声音,他从远处跑过来手里拎着一只小野鸡很天真的对着我说:“我抓到的哦,要是你肯定抓不到。”

“谁让你乱处跑的,你个白痴。”

我死死的抱住他,眼泪就是在那个时候流了出来。

被我抱住的樗沁身体僵了一下,他说:“你担心我?”

被他这么一问,我就松开了他,说:“我怕黑。”

于是从那以后樗沁一直把那句“哈!我要把原棣怕黑的消息告诉所有人,哈哈。”

而他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说谎。

……

原棣离开的这两年,我变的话越来越少。我找到祥安大人,我说:“大人,请允许我出馆找原棣。”

祥安大人默许了我,临行前给了我一把裸痕剑。

他跟我说,我父亲生前用的就是原棣手中的那把捻魂剑,母亲用的则是我手上的这把裸痕剑。

祥安大人说原棣去了沙城,我不知道沙城在哪里,只好一路寻问。

“孩子,你千万别去沙城。那里面住着一个杀人成性的恶魔,他杀了成千上百的人。他真应该下地狱啊。”

我不相信原棣会杀人,他不是那种人。

“喂!收起你们的弹弓。”

十岁那年,我和几个朋友在武馆宿舍的屋檐下正拿弹弓瞄准屋檐上面的鸟巢时,原棣出来制止了我们。

他说:“信不信哪天你们睡着了,我拿弹弓打你们。”

那时原棣是武馆里年纪比较大一点的武士,我们看到他来吓得一溜烟的跑开了。

从小和原棣生活在一起,他连小动物都不愿伤害怎么会去随意杀人?

我找到原棣的那天,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整个世界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我站在他住的木屋外面,周围小道上的树枝被风吹的呼呼地响。

哥,我再也不要你离开我身边了。

我是抱着这样的念头推开了屋门,然后那一瞬间我就呆住了。

我看见原棣在为一名女子化妆,他是那么专注以至于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那一幕,心会酸到想要裂开。

我就站在那里,站在那里,直到滚烫的眼泪在脸上无声滑过。

“好了,涟漪。”

我听到是原棣那以前只会在对我说话时才用的温柔口气。我看着他,然后原棣就发现了我。他一脸错愕的看着我,然后那个叫涟漪的女子也转过了头。

再然后我就听到了手中的裸痕剑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我看着那名女子,眼泪也就是在这个时刻越流越多。我哭出声来,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我知道我现在流的泪就像屋外的雨一样倾泄。

……

当我看见樗沁站在屋内的时候,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知道他看见了涟漪,而此刻涟漪的模样被我用画笔化成了他的样子。

我不知道要做何解释,我看着樗沁说:“谁让你来的!拿着你的剑离开。”

“哥,我什么都知道了。我们的父母是一虚夫妇,他们当年生下我们的时候正遭仇人的追杀。万不得已将我们遗弃在了祥安大人那里。哥,就算我们是兄弟关系,你也不应该离开武馆啊。”

我看着流满面的樗沁,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又开始痛了起来。

祥安大人明明答应我不说出来的,他为什么要说。我不能承认,这样的关系无论是我还是樗沁我们都无法面对。

于是我说了人生中的第二个樗沁不知道的谎。

“知道祥安大人为什么那样说吗?为救你这个孤儿我的父母命丧黄泉,我们两个根本就没血缘关系。你是我父母捡来的,我为什么要离开,因为我不想看见你。”

“原棣,如果真是那样,那你就杀了我为你父母报仇。”樗沁拾起地上的裸痕剑,退出了屋外。

屋内涟漪拽住我不安地说:“原棣……”

我对她笑了笑跟着出了木屋。

屋外雨还是在不停的下着,嗖嗖的冷风把这个世界装点更为悲戚。

我和樗沁站在雨中,雨水在我们周围打着旋。我们看着彼此,谁都没有动。

我说:“我让你三招,三招过后生死由命。”

我没有使剑,我看着樗沁的剑一次一次的朝自己挥来。我只是在不断的躲闪,我知道他在逼我出手。只是他忘了一点,从小到大每次和他比武我都没有真正的出过手。现在我更不会出手去伤他。

“你明明是我哥,你为什么不承认,为什么!”打斗过程中,樗沁吼着。

“我不是你哥,闭上你的嘴。”

这一次我没有躲闪,我就伫在原地,等着樗沁的剑刺穿我的身体。

这世上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我唯一在乎的人。樗沁那么你就用你的剑杀死我吧,让这段从一开始就不该发生的感情就此结束。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

原棣跑出去后我呆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我怕他出事怕他,然后我就拿着他的捻魂剑追了出去。

我抱着剑看着他们在大雨中厮杀,我不懂什么武功,可是我看得出来原棣在处处让着樗沁。

这两年来我亲眼目睹过原棣杀人,如果他真的想要杀死樗沁的话,樗沁早该死了。

我就一直站在旁边观战,可是后来原棣突然停了下来,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看着樗沁的剑将要刺到原棣,我丢下剑跑了过去,从正面抱住了原棣。

我感觉自己的后背正在渐渐失去知觉,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那种金属刺到骨头的痛。我知道自己快要死去,快要离开眼前这个温暖少年

我看着原棣张着嘴巴说着什么,可是我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我被原棣放到在地上,他走过去拾起他的惗魂剑,一步一步朝樗沁走去。

然后我看到他将惗魂剑挥向了樗沁。

再然后的然后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感觉世界在不断不断的变黑。而脑子里也在不断的闪出原棣对我说过的话

他说:

“涟漪啊,我有个可的弟弟呢,和你很像很像。”

“小时候我们总是在一起练武,每一次我都会让他,因为它太笨了。”

“但是后来他处处针对我,我知道他是故意气我的。”

“可是涟漪啊,如果他不是我的弟弟该有多好呢。”

“可是涟漪啊,如果他不是我的弟弟该有多好呢。”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