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2012-06-20 07:12 | 作者:红枫树 | 散文吧首发

又是一个父亲节。这个节日不管是因何而来,我们随着网络学,按照网络的提示,去过节日,总算让我们知道了感恩,学会了感恩。昨天,我打电话给父亲,父亲依旧像往日一样在电话里反复叮咛着:要注意身体呀!其实,我真还没有记住,父亲节是在6月第二个双休日的周六还是周日,便早早打了电话,还以为昨天就是父亲节了呢。好在现在一般时兴在节日前就送祝福,我电话里的祝福也让老父亲高兴了好一会儿,并告诉我说老二也打电话给他了。看看,我这做老大的还是落在弟弟后面了不是。父亲今年七十八岁了,但却不显老,除了头发有些花白,脸上看不到深的皱纹,走起路来很精神,整天乐呵呵的样子,嗓音也很洪亮,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许多。其实,父亲小时候家庭是很不幸的。在他十二、三岁时,我的祖父、祖母因病相继去世,使我父亲四兄妹各奔东西。当时,大姑妈出嫁了,姑父是革命干部,在农场工作,条件算比较好的了。小姑妈年岁最小,祖父、母去世后无人照管,是作为童养媳送到小姑父家的。而二叔则随了舅父,去到农村,后与我婶婶是老表结亲。只有我父亲比较幸运,投奔当时还无儿女的我的叔祖父,由其抚养成人,读过私塾,后来还学了理发的手艺,并由叔祖父安置成家,娶了我母亲。1956年,国家号召青年人尽义务服兵役,我父亲响应号召便去到东北当了义务兵。父亲年轻时还是比较英俊潇洒的,我印象中,有一张父亲梳着当时流行的小分头穿军服照的全身像,形象好极了,应该是那个年代军人特有的酷吧!

父亲从部队复员后,便分配到了家乡的供销社工作。也许是几年的部队生活改变了父亲,听母亲讲,父亲当兵前因年轻是不太顾家的,有空就喜欢在外玩或赌博。可打从我们记事起,就只看到父亲来去匆匆的身影,他因长年在基层供销分店工作,几乎是很少在家的,整个家就靠母亲操持。而母亲自己也有一份在饮食业的工作,每天上下班都很晚。等我大了会做事后,就在家带弟弟妹妹,为母亲分担一些家务。那年月,好多物质都要靠计划供应,我们家人多,有些紧缺物质都是父亲想办法弄一些回来。父亲的心特别善良,对农民的态度好,肯帮忙,村民有事也都喜欢找父亲。有了好人缘,在小镇上,我们家的生活还是过得去的,常常让人羡慕。有一次放暑假,我和弟弟到他所在的分店玩。他因经常要下乡,就让食堂的师傅管好我们的生活。一天晚上,还特地准备了猪肝汤让我们宵,猪肝鲜嫩味美,至今都令人回味。如今“乌龟、王八(甲鱼)”都成了美味佳肴,在我们年少时却是很少有人吃的。而父亲知道这类动物的价值后,就利用下乡的机会向农民收,每次回家都会带上几斤用水缸养着,等他空闲时就亲自杀了做给我们吃。至今想起来仍是很温馨的一幕,只是这样的日子实在太少。也因如此,父亲几乎年年都被评为劳模或先进工作者,成为我们儿时心中的楷模和骄傲!

自退休之后,老年的父亲,是一个以子女、儿孙为乐的豁达老人。他总认为,人不一定要多有钱,但却要让孩子们学习好。读好书,才能有出息。我们读书时处于无书可读的年代,他仍然会通过各种途径为我们找来可读之书。等我们兄弟有了子女后,他就盼着孙子们一个一个都能上大学,长知识。如今,孙子们一个一个长大了,有的上了大学,读了研,孙子们一个一个地就成了他口中唠叨的话题,他为有读书好的孙子而自豪,而也为读书动力不足的孙子而着急。虽然读书并不一定是成才的唯一标准,但老人的那份心事其实我懂的。当年,他就为自己没有读好书而懊悔,尽管后来靠自学在工作中还能够对付,但毕竟现在年代不一样了,他认定惟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记得他曾经就对我说过,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供你们读好书。现在,父母亲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在家自娱自乐,早上买菜做饭,也借机到外走一走,活动一下,下午邀老年同伴在家抹抹麻将,活动脑筋,很自在。这么多年,老人靠自己的退休费养活自己,生活很节俭,但却深知健康才是第一的,总是保持着乐观好善的生活态度。今年正月,我叔叔因中风住到医院后,他更加懂得了珍惜生命。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几乎每天都要到病房去陪给过他很多帮助的弟弟——我六十岁的叔叔,要他用积极的心态面对,坚持康复锻炼。有这样一位好父亲,真的令我无比感动

其实,父亲的故事还很多,让我难写完也说不完。几年前,也在父亲节前,我曾写过一篇《淡淡的父》。我以为,父亲和很多人一样是普通的,但父亲的为人、父亲的精神却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的儿女。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父亲的血脉,我们都在为这个社会默默奉献着,尽管没有辉煌的人生,但生命的价值却在于人的品德和正直,在这点上,父亲不正是我们的榜样吗?父亲节到了,远在他乡,不能回到父亲的身边,我只能默默祝福我的父亲:愿您生命常青,愿您福如东海!

写于2012年6月17日父亲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