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殺】沙漠浮尸

2012-06-13 08:29 | 作者:美妙&感伤 | 散文吧首发

烈日骄阳如同浴火凤凰一样,尽情的燃烧自己,炙烤着大地,竟似看不惯这沙漠的死寂,希望所有的一切都随之涅槃重生。

在这片满是一望无际恒河沙尘的大沙漠之上,金黄色的沙砾仿佛火烧板栗一般的烫手,那热力似能穿透旅行鞋的厚厚鞋底,让一行四个行旅的人脚都肿起了水泡,只能步履蹒跚的缓缓而行。

其中有一对男女,举步维艰的相互搀扶着,像是一对情侣,但面对这样酷暑难当的天气。彼此身上都燥热难受,汗流浃背。什么柔情蜜意,如漆似胶都在此刻显得那么荒诞,让人厌恶。

不言一语,只是默默压抑着内心的火热。

气氛就如天气般沉闷,前方的旅途依旧渺茫。

这对男女根本就不是一对情侣,而只是一起结伴相识的普通朋友罢了。而女人的男友实在不堪旅途的折磨,竟偷了整个团队里唯一的一匹骆驼和本就余下不多的水囊,消失不见。

女人的脸上,也不见有什么别的愁苦之色。这么炎热的天气,脸上竟显苍白,额角的发丝都被汗水浸得成了一缕。眼神略显呆滞,看着天地之间一往无际的荒漠边界,傻傻的,满是迷茫,不知举措,究竟路还有多远,自己是否还能挨的过?

其实她也很想就这样坐在沙漠里等死,等着风沙掩埋,也好过一次次振奋精神坚持努力走下去,到头来却依旧迷失浩瀚沙海的那种绝望痛苦

能走出去吗,不敢奢求,但希望真的很渺茫?

看着身边依偎的陌生男人,心里竟莫名生出亲近之情,这可能就是穷途末路之下激发的患难之情吧!

身旁的男人何尝不是在想,只是第一次初见,便觉得懵然之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朦胧情感,不像是男女之,但又不知该如何描述?即便身体很燥热难受,即便搀扶成了枷锁,男人似认定了一般,坚守这份拖累不放弃。

其余两个男人自顾自的走在最前面,看到这对男女时,眼中除了鄙夷,就是一丝不容察觉的阴鹫,让人难以理解。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怎么生存,怎么坚持走下去?其它的什么都该抛开,也不必去理会。

沙漠中昼温差很大,白天还是酷热难当,晚上就变得阴寒刺骨,最恼人的是虽然干粮很多,但水却没有了,嚼着又干又硬的压缩饼干,勉强吞咽,有几次竟堵在嗓子眼无法下去,难受得只想吐。但又不能,只能狠狠得捋着嗓子,因为饥饿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们的意志,寒冷凛冽的冷风更是不停的剥削着他们的身体,皮肤被吹得咧咧生痛。

女人瑟缩在陌生男人的怀里,面无血色,嘴唇发白,额头沁出的竟是冷汗,嘴里含糊不清的胡言乱语着,显然是受了风寒。陌生男人坐在一边,神情关切的握着女人的手。心中仿佛有千言万语等着诉说,但看到女人痛苦憔悴的面容,止不住的酸楚难受汹涌于怀。

男人看着女人痛苦的表情感同身受,仿佛做出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把头缓缓贴向女人的耳边,张了张干燥破裂的嘴唇,如同誓言一般说:“我不会让你死的,你要好好活,代表我走出这个炼狱,因为...”嗓子干哑,竟发不出声了!

迷糊中的女人,茫茫然间,感觉有股液体流入自己口中,那味道说不出的甜美,滑过喉头,如同一团热火,燃烧着肺腑,感觉全身都像沐浴在温泉里一样,好温暖,好舒适啊!女人下意思的大口吮吸着,直到自己慢慢的睡去。

看着女人满足的表情,男人痛苦的脸上略感欣慰...

当所有人醒来之后,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男人以头下脚上的诡异姿势趴伏在沙堆之上,手指插在一个水壶里,那水壶中还有鲜红的血,如泉水般6666流出,旁边还有三瓶被鲜血沾染的水壶。

女人下意识地去捂自己的嘴,才发现嘴上满是干涸凝固的血块,想到自己昨夜如饮甘露的尽然是男人的鲜血,顿时一阵反胃,身子吓得酸软,就跪伏在地上干呕起来。

另外两个男的,也不管什么人血不人血的,上前一脚踢开死人手,抄起水壶就外嘴里灌,灌得急了还顺着嘴角流出,那样子真像食人的猛兽。另一个男的也拿起一个装满鲜血的水壶,仰头便灌。

往后的路,女人的处境更是不堪,充当着奴隶般的角色,备受欺凌。

两个男人的理智早已被绝望的沙洲掩埋,尽情释放着,埋怨着。仿佛女人就是罪恶的根源,只想冲她发泄满心的不甘。

三天之后,尽管很是节省了,四瓶人血也都喝光了。

两个男人终于忍受不住,爆发了斗争,为了生存,你不过也是我口中的食物罢了。

至于女人为什么能活下去,可想而知两个男人是无法长期共处的,一男一女才能耐得住寂寞的乏味和时间的侵蚀。

这场斗争是必然的,而且只能有一个男人活。

结果就是胜利者,生嚼奄奄一息的失败者的血肉,还问一边的女人要不要一同分享。

虽然是烈日当空,但任能感觉到森然的诡异恐怖,女人吓得只打哆嗦,只是被迫的喝了点鲜血,缓解腹中饥饿。

是啊,在空寂的没有边的大沙漠里,一个人是无法生存的,即使勉强活下去,孤独也会将他湮灭。所以男人就算自己死了,也决计要想办法让女人同自己一起活下去。

到第六天了,储存的人血也都吃光了,女人常常会感觉到一股嗜血的眼光在盯着自己,那种感觉真让人不寒而栗!夜晚男人总会抱着自己,嘴里满是腐臭,令人作呕!而且想到男人会随时把自己当做食物,生生吃了,女人就吓得不敢睡觉。

终于在第七天,发现一匹快死的骆驼,血都快流尽了。

那骆驼看着好生熟悉,不错,正是当初自己男友“偷走”的骆驼!

男人才不管这骆驼眼不眼熟,趴在伤口上就开始吸起血来。

男人完全沉浸在血食的享受之中,全然无法料到身后,一双被仇恨充斥的双眼,正死死盯着自己的脑袋。

一阵阵类似砸西瓜的碎裂声,男人的脑袋开了花,红的白的,竟皆绽放。

女人收集了几瓶鲜血,又继续往前,寻觅他的男友。

在第十日,发现了自己的男友晕倒在一个水潭旁边,沙漠之中有个水潭真是奇妙,不真正去试探的,还以为它只是虚幻的海市蜃楼呢?怪不得自己男友没坚持到底,就晕倒一旁了,真是可笑啊!

看着那依旧茫茫无际的沙漠,又看了看那寂静的幽潭,女人做了个莫名的决定。

她用鲜血救活自己的男友,在男友还未苏醒之际,以血为墨,以指为笔,在衣服上写道:当你看到这封血书时,我恐怕已不在人世,自当初你为了自身利益,把我推入别的男人怀中,我就没打算活,之所以活下去,是因为你们还没死。如今,殺!殺!殺!该死的人也都死了!

当男人醒来之时,自己的女友已不见了。看到衣服上血红的“殺!殺!殺!”男人心里的恐惧油然而生,当他战战磕磕地走到水潭边时,正想趴下来喝水时,看到水下有东西慢慢浮上来了,赫然就是自己的女友,她披头散发,怒目圆睁,脸色惨白,身体臃肿的浮出水面。

男人顿时被吓得惊叫起来,连连后退,慌不择路的又远路返回,往起点方向跑,看到骆驼尸和头部被砸成烂泥的死人尸体,又是不辨东西的乱跑一通,恐怕到死他也无法走出这片沙漠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