掬一把月满,聆三清妙音

2012-06-08 13:29 | 作者:星寒千叶 | 散文吧首发

掬一把月满,聆三清妙音

文/星寒千叶

走在三月江南的黄昏落影里,撷一片红花,于苍绿流年里,邂逅一段前世五百年的修炼换来的擦肩之缘。

醉眼凝眸,举杯邀月,低首深思,今生与我结缘的人会是谁?是藤萝秋千上凝愁的红妆女子,是撑着油纸花伞走在青石板街的丁香女子,还是乌篷船上划着长篙的渔家女子,抑或是青石溪处浣衣的农家女子?或许,命格排定的姻缘,只待缘字把它解开!

我曾无数次地想象自己的前世到底是什么,是诗客?是隐士?是游侠?或许,就是佛前的一盏青灯,在佛前苦苦地修炼,不为成佛,只为摆脱红尘孽缘。

在莲开的季节,由一朵莲花,经过某位高僧点化成灯,苦守佛前,终日不去。我与佛是有缘的,也是庆幸的。缘,在于我的前世是佛前的一盏莲灯,终日参悟佛经;幸,在于我今生可以再次接近佛陀,用如流的笔墨,写下佛的心经。

煮一壶云水禅心,煎一锅红尘姻缘,乘一叶兰舟,到莲开的彼岸,把今生的缘写在三生石上,经过烟云雕琢成玉。

踏在青石板街上,我用浅笔把云镜半开的流年绽成花,拓上我的一阕清词,在烟霏霏的光阴里,烙上我的行迹。抚过斑斑锈迹的铜绿,天青色的烟雨是我写下的诗行,江隔万里袅袅升起,落到半笺云轩纸上,倾成一篇相思赋。撑一节长篙,在绿波荡漾的醉人苏河上漂荡,我将嫋嫋兮柳风点绽成花,绣在一件娟娟青衣上,等待有缘人将它穿上。

窗外,高悬的月儿睁开丹凤眼,俯瞰着人间红尘,将尘世的恩恩怨怨看的仔仔细细,没有半点迷糊。一脉素辉从云镜中泻下,落到院中的青铜樽里,满盘的玉蟾沾着清光,在逝水的流年里将记忆点缀成行行墨痕。

挑灯看,一卷泛黄的古籍埋葬了多少怨男怨女的痴情,典藏了二月泛起的新绿,潜伏着无尽的幽怨情思。在那个柳絮纷纷季节里,披上一蓑霞衣,迈着朵朵莲步,走在寥寥幽径上,哼一曲唱不尽哀怨的清歌,杜鹃也应和着,向灵禅古寺深处走去。

走在久别的石拱上,迎着流风的抚摸,吹一曲洞箫,从孤寂深处落下前世的片片残忆,如莲瓣的剥落,卷着丝丝忧伤。饮一杯桃花酿的酒,诵一卷秋的诗,乘一片时光的流云,在桥边红药丛中找寻曾遗落的冰泪,唤起前世如花的记忆,或许终究还是残念。

经流年,若是时光转,那一世,我为佛前的一盏青灯,聆三清妙音,也号如是我闻。

如若恰逢一段机缘,是姻缘,还是祸根?醉极弹歌一笑,浅灯深月未央,或许还是不能忘情,徒惹心困。

或许,冥冥注定的命运,是无法改变的。这一世,我还是坠入紫陌红尘里,穿上那件娟娟青衣,寻觅着有缘人,再续一场轮回的宿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