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小记

2012-06-03 10:16 | 作者:殄窳 | 散文吧首发

自从有了人就有了路,后来人多了就有了路口。走在着熟悉又不熟悉的城市 里我寻找着下一个路口。十年的岁月我从一个异乡人的外表过渡到一个本地人的面容,可是我还有一颗故乡的心。我想此生这个故乡的印迹就这样尘埃落定般的沉寂在我心中。我不曾忘记我何从而来,但去从何处是我一直追寻的答案。下一个路口我在那里吗?

不知何时我有一个习惯。喜欢在周日的下午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游走,手里拿着我的最的可乐边走边喝。时而留意道路旁的商铺的变化,看看是不是上一次的模样。时而驻足在街角的公园看着跳藏族舞的白发老人,兴起时与其一同共舞。时而站在路口明明是绿灯我却停住脚步,观察身前身后的人。时而走在高高的院墙,看着院墙上的电网,好奇心驱使我想去看看里面什么,总被武警警告驱赶。时而会为路人的一句听不懂的乡音苦思冥想。时而总回头望望希望在陌生的城市遇见一个熟悉的人。时而着时而着我就到了忙碌的地方。

或许是天色还早或者是我的心太热了罢,忙碌的地方是那样的安静,安静的没有一丝人气。看着马上落却的夕阳,我想了那个地方,坐在那个不高不矮的地方,我用我的目光送着即将离开我的太阳离别总在发生哪些未亡人也不值得你去回味,你也不值得让他记挂。徘徊中大脑里闪出一个熟悉的念想,可乐,古人举杯邀明月,而今我举杯送太阳。若有几处不同,可是情意即可。送着送着,喝着喝着,太阳落了可乐尽了。我还是孤独一人,愁苦的面容挂在脸上,此时的老天似乎很给面子,安静的让人害怕。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阵轻凤从身旁飘过可乐瓶倒下,那清脆的声音在耳边传响时,我不由自主的发出“嗝”的一声。我笑了无奈的笑,老天还是眷恋人的。

做的时间久了再加上前面走的路途我似乎有点倦了,看着身后的草坪似乎找到了床的感觉。疲惫的我就在草坪上熟睡起来,等我在醒来时满天的星星在看表,呵我把身体一翻又睡了。

陌生的无处驻足,陌生的无处停留住宿,陌生的无处可以记挂,此处有太多的陌生只好略去,此处还有好多情感只能同上。还是那句话,给我一片高原,一朵洁白的想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