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熟睡了

2012-06-03 08:03 | 作者:欣庸 | 散文吧首发

妈妈睡得很香,我不忍心叫醒。

她已经沉睡了好长时间,亲友们的担心是难以启齿的。我仅存的那一点点侥幸看来要化作烟尘。静静地端详母亲平和、从容的脸庞,心再一次沉浸在回望的岁月。谁能忘记母亲曾经绽放过的芬芳?

昨天儿子回来看望奶奶,他向我提出了积极救治的方案。

前天姐姐让我找母亲的相片,由她挑选作为母亲的遗像准备放大。

昨天舅舅来电话询问母亲的病情,留下了深情、温暖、坦然的叮嘱。

因为一场疾病,让母亲遭受了一生无法逾越的屏障,忍受了平生最不愿意暴露的尊严,含辱任人摆布的羞愧。她沉默在岁月的无助,沉浸在无奈的坦荡。

她仿佛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一切,即使醒来也不愿睁开眼睛。我发现她的眼角有明显的泪水划过的痕迹。她在承受什么,我们仿佛都在猜测,或许她的内心世界已经遨游在璀璨的境。昨天本家婶婶悄悄问候母亲的病情,暗暗疑问:“是不是把魂丢了?”这是老人们最习惯的猜测,尽管荒诞低级,没有可信的理由,还是要感激来自亲情的密切关注。

我不敢相信将要发生的一切,更不愿承认不幸会突然降临。自古有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为什么她辛劳一生、坚强一生、无私奉献一生,到老还要忍受这样的痛苦?我不相信命运,不相信上帝会无声的作弄!

姐姐悄悄与我开始商量母亲的后事,希望我有心里准备。一提到这无法回避的问题,我就想哭,就想欺骗自己与世人这绝对不是真的,一定是母亲在考验我们的真诚,她还会笑,那样美丽、动人,熟睡怎么能掩盖曾经有过的花容?

我仿佛因无助心中空虚,因无奈感觉无聊。一种担心与一种恐惧交替升级,带来的是巨大的恐慌,我将失去平稳的自控力,震撼与悔恨占据整个心身。母亲似乎很平静,像个熟睡的婴儿那样安详;母亲已经精疲力竭,她的休息仿佛是生命最廉价的奖赏;她实践了一种平凡中的伟大,或许安静的熟睡饱含了人间少有的温馨浪漫;也许她根本就没有睡,用沉睡的方式显示一种寂寞的美丽。

母亲真的熟睡了吗?我在问?母亲不肯张嘴,但她能够进食!这说明她求生的毅力超乎想象,自控力已经发挥到极限,无助给她带来的失望是我们不可知的,生命与疾病的较量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这一切都在我们的眼里,继续感动人生

望着母亲睡熟的脸庞,眼前不断出现魅力无穷熟悉的身影: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日操劳,为儿女们缝缝补补、早出晚归在田间作坊、省吃俭用和睦邻里、艰苦朴素自强不息有口皆碑。记忆里您没有休息过,一生都在忙碌,仿佛您身上有使不完的劲,我们因为您的引领骄傲过、自豪过、感动过,您的形象深深植根于儿女们心里,鼓励、惠及我们的生活

望着面前平静坦然的面孔,我仿佛正在明白:母亲一生习惯沉默,习惯用行为感染生命,习惯用温厚坚实面对生活,喜欢真实丰富多彩的人生,她虽然有人人潜伏的缺憾,但她还是习惯用沉默来化解领悟,表现出少有的宽阔与包容。您尽量掩盖人性的丑陋,把最光亮的点点滴滴奉献给大家,既是自我的制约,又是习惯养成的自然,一切都是那样的坦率、真诚、随意,像有意培育的风景四季养人。

妈,您太累了,这是儿女们都清楚的。等您醒来,我推着您散步在荫林道、走访您的好友,看看按照您的吩咐生长的绿油油的蔬菜,看看您一生热的田野风情,听听您非常喜欢的天籁之声。

我们的小院很美,语花香、绿茵包裹、空气清新。您听各种鸟鸣像动听的乐章回响在我们的上空,陪伴着您度过一个个宁静的日子,驱散您所有的烦恼,尽快露出您美丽的微笑。我们期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