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梨花开

2012-06-02 17:47 | 作者:冰凝箫 | 散文吧首发

记得小时候,家门口有一棵很大的梨树,记忆里最深刻的就是每年这个时候,地上大片大片地梨花,总说“梨花入,谁能辩白”。最近才知道,梨花是先开花,然后才会长叶子的。原来,也是花叶不会相见。 ——写在前面

文/冰凝箫

以前,很不喜欢醋,现在,每天早晨吃面,加几勺醋也不觉得浓。之前也很信誓旦旦地说,再不要吃香菇青菜了,可是每天都会不由自主地买蘑菇和青菜。这个世界,很奇怪,就像我,下明明打着伞,可是衣服还是会很湿。真不知道,我是不是唯一一个打着伞还会被雨淋的人。

有时候,很想念那雨后的兰草花和满山遍野的映山红,想念那两毛钱就可以买到一支冰棍的日子,想念那种快乐,想念那种幼稚,想念那么容易就满足了的自己。那时的我们,眼睛清澈,全身土气,可是阳光,可是单纯,可是回不去。

有时候,会想念爷爷等我放学的背影,想念奶奶烧的茄子和豆角,想念蒲扇陪伴走过的炎,想念满天萤火虫的晚,想念…… 想念那些不在了的人和事。而现在,只能在记忆里面寻找,真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人生,不过一朵花开的时间

人很奇怪的,有时候会说很多的话,哪怕人家不理自己,也会说个不停;但,有时连一个字都懒得说。有时也会很嫉妒别人过得比自己快乐,没有为什么,就像每年的天我要穿两条毛线裤才能过冬一样。穿一条时,觉得冷,然后就会再一件。其实,穿两条也会冷,只再也没有再加一件的理由了。人生就是这样,有时仅仅是因为刚刚好。刚刚好,这就足够了。

那年,那晚,那江边的孔明灯,若我当初也放飞一盏,如今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可是,没有如果,人生不会只如初见。一些故事,一些残章,一切命中注定。寻不见,时光消逝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