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文抄公们免费上堂课

2012-06-02 16:15 | 作者:江河惠 | 散文吧首发

不知是天生的还是情感封闭得太久,我所写的文字总是干巴巴,冷冰冰的,时常带点“薄情寡义”味儿。

今年3月份,来到浙南女儿家,接送外孙女上学。一天八小时,接送外孙女儿上学用不了一小时,女儿怕我寂寞,申请了个腾讯QQ,我在腾讯“空间”将我的“文字垃圾”发了几篇。直至4月份12日,但见发在腾讯“空间”的垃圾没人捡拾,我无意间乱闯到“散文吧”。13日,当我看见我的小小说《凤凰山·柏树》的编辑是“红尘有”这个名字时,我昏花的两眼不由一亮,我立即点击浏览她的博文,觉得篇篇锦绣,字字珠玑,摄人心魂;觉得下辈我看怎样,这辈子再也及了。当我读到《抄公,敬请止步》时,我也想起我遇到的一件尴尬事。

我虽然从2003年就学会使用电脑,但由于挪不出闲钱连网线,所以我制造了好几篇“文字垃圾”没处投放。我们单位的一个老大不小的年青人,主动要求将我的垃圾由他通过他所使用的单位电脑代发到刊物去试投。因为人太熟,熟得下辈子遇见或许认识的熟人。何况,我觉得自己的文字类似垃圾,也就没有什么戒备心理。于是我就将我的U盘交给了他。可谁曾想到,他竟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将我的一篇烂文章,一字没加改动地堂而皇之地发地发在他的博文中。当时我搜索到时吓了我一跳,我赶快回头查看,幸亏那篇文字还没有发在“散吧”中,还在腾讯QQ空间,我赶快打开“我的空间”予以删除,因为人家是2009-06-2822:03:05发的,真要发在“散吧”中,我无法删除,谁是剽窃者,读者是无法分辨,我也有口说不明,更是跳进黄河中都洗不清了。那篇文字虽然对我来说没什么大的用处,叫我背了个“贼名”,是谁还是很生气的!但到如今我就是想不通,据我所知,从网上靠发几篇烂文章,挣不来钱的,枉费几度电费,更何况他是一个科班出身的文人,难道努不那样简单的文字来?真是父母的馍馍叫狗吃了!

在这里我要奉劝如他之流的文抄公们!靠抄,抄出名堂来的!抄篇好的文章,它可粉饰你一时,不可能粉饰你一世,就像偷座金山总有花光的时候。何况“文如其人”,一篇文章的结构、遣词造句,明眼人一看就会露馅,只能欺骗那些“糊涂虫”!还有网络空间说大也很大,说小也很少,一搜索不是就原形毕露,暴露在光天化日下!尽管你可以变化昵称,那也无济于事。

实在想“附庸风雅”,今天我也学你们,抄篇讲稿——绝对是从记忆中抄,不是复制粘贴,也不是照本宣科——免费给你们讲一分钟课

目前网文门槛不高,只要你用心,按我所讲,运作百日,便可为文。

一、先说结构,复杂的并列式、总分式、对照式、递进式,以及意识流你先别管它,你先写写直线性的小文章。实在不行开通“微博”更是好门路。这有何难?我就不信说话你就不会?除非哑吧!

二、遣词造句,你稍微用点心,看写的好的文章时,注意每天记上那么十几句,化为你的语言,坚持百日,自然流畅。记住,“吃别人的奶,变为自己的奶,不要复制和粘贴!”

嘻嘻,怎么样?不行?那我无法,只有送给你一只手“天下文章一大套,看你会套不会套!”虽然苦点累点,到头来或许成“大器”……

还不行,只有打道回府,复制和粘贴,好是好,怕被眼硬的人揪出,看你怎么活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