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和和饭”(随笔)

2012-05-29 11:10 | 作者:陕北老农 | 散文吧首发

我是个生下来就好吃的主儿!

像我们这种人,被人们称之为“饭桶”,雅称“食客”,台面儿上则被冠以“美食家”的美誉。如今,又被时尚者们叫做是“吃货”。是褒是贬,我也不在乎了。

年轻时的我信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古训,看书、旅游和美食是我一生的三大好。因此,但凡是有机会,我就会背起行囊,东南西北地到处去走一走、看一看。每到一处,除了领略那里的独特风光、历史遗迹和风土人情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遍访那里的风味小吃和特色美食。

几十年下来,我也算是“进过百家门,吃过百家饭”的“食客”了吧!也曾吃过各种各样的南北大餐、饕餮盛宴,也吃过不地方少风味小吃、特色美食。久而久之,我的视觉和味觉似乎都出现了疲劳,慢慢地吃的兴趣也就淡了许多,逐渐转向了少年时期那些曾经的味道,什么荞面圪坨、羊肉饸饹、洋芋擦擦、钱钱稀饭、搅团、摊黄儿。等等等等,还有那个已经被人们彻底遗忘了的“和和饭”!

“和和(读huohuo)饭”,是曾经盛行于黄土高原的一种极其普通的家常饭,相传古代即有之:

元明散曲《雍熙乐府》中的《粉蝶儿·悭吝》:“早饭白粥才餐过,到晚来又插和和”。还有:“炒菜水休要丢,煮肉汤争忍泼。碟儿中剩菜又有偌来个。不分老少由他吃,那问尊卑一例喝,只有两件儿难发落。馒头皮晒成酱,黄菜馅儿插作和和。”

“和和饭”是晋陕黄河沿岸流行甚广的家常便饭,也是较有特色的风味食品之一。

“和和饭”的作法其实很简单。具体做法是先在水中煮上适量的小米、黄豆、南瓜、土豆、红薯、红萝卜、白萝卜、山药豆等,待熬成粥状基本熟后,下入煮坨坨或面旗旗,再加些白菜、青菜、韭菜、葱、芫荽、生姜末、盐之类,和和饭就算做成了。说白了,“和和饭”就是在同一锅中,米、面、菜样样俱全,风味独特,红、白、绿五颜六色,别具一格。不仅味道可口、老少皆宜,而且蛋白质、维生素和人体所需各种徵量元素均高于其它食品,是增强体质,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的最佳食品之一。

在六七十年代那个“瓜菜代”的日子里,人们没有足够的粮食来制作各种精美的食品,于是,“和和饭”就成了家家户户饭桌上常常出现的饭食了。当然,这个时候的“和和饭”自然也就没有了原先那么精致、那么讲究、那么丰富的内容了。为了节省粮食,主妇们抓一把小米熬成粥,然后把捡拾来的土豆、南瓜、菜帮子、菜叶子一股脑地煮到粥里,再下点杂面片儿,搁点食盐花椒面,一锅最简单的“和和饭”就做成了。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一锅大杂烩而已,只是比“猪食”的味道好一些而已,而且因为没有多少“油水”,这样的“和和饭”吃下去很不耐饿,没多久肚子就会感到饥饿了。但是,没有办法,因为没有足够的粮食啊!有些家庭还不得不往这样的“和和饭”里再加入许多的麸糠用来充饥。

好在,这样的日子终于过去了,毕竟成为了历史。

在晋陕黄河两岸的黄土高原上,主要的粮食作物除了小麦、玉米和一些豆类以外,那就是小米了。

小米营养丰富,富含的蛋白质、脂肪均高于大米、面粉。人体必需的八种氨基酸含量丰富而且比例协调。维生素的含量亦较丰富,而粗纤维的含量又是几种主要粮食作物中最低的。为产妇、幼儿及老人的滋补佳品。所以,人们的主食除了馒头面条之外,吃得最多的那就是小米了!

小米可以煮粥、可以蒸发糕,更有那些心灵手巧的主妇们精心制作的油糕、油馍馍、摊黄儿等等。然而,人们平常吃得最多的还是那种被称作“黄米饭”的小米干饭。

小米干饭固然营养价值很高,但是吃得多了以后,它那粗糙的颗粒和干涩的口感实在是让人难以下咽。

因此,我的母亲就把吃剩的小米饭用白面粉拌起来,让面粉把每一颗米粒都均匀地包裹起来,然后将土豆、萝卜、豆角等各种蔬菜用油炒过之后加水煮熟,然后再把拌好的米粒下锅,加入各种调料,最后,再下入剁好的荞面条,一锅精心烹制的“和和饭”就做好了。

母亲做的这种“和和饭”,吃起来口感饱满,松软爽滑,再加上各种蔬菜的鲜美和荞面的特殊味道,常常让我吃的是胃满肚胀、不忍停著。

自从参加工作离开家门之后,三十多年了,我就再也没有吃过妈妈做的那种“和和饭”了。有时候,偶尔也会想起“和和饭”,但是,潜意识里又会觉得“和和饭”是在过去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母亲为了能让我们能吃到一顿可口的饭食而煞费苦心,不得已而为之的一个创举,是不可复制的。

如今想起来,我倒突然觉得那个浓稠的“和和饭”里,盛满了浓浓的温暖和情意,装载的那是母亲的关爱,是母亲的柔情,也是母亲的期盼……

我知道,如今的人们可选择和享用美食太多太多了,大多都不再记得那个在苦难中滋生的“和和饭”了。但是,作为一段历史,“和和饭”还是为艰难生存的人们提供了极大地勇气和信念,帮助人们走过了那段泥泞的生活道路。

所以,我今天重拾往日那一锅烩就的“和和饭”,也是重拾那些曾经被遗忘的一段记忆。至少,它在我的记忆里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陕北老农写于2012年5月28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