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2012-05-29 11:08 | 作者:叶空 | 散文吧首发

缠绵的想念,若隐若现,素净安雅如殷离残破的花,无力的凋谢在你仰望的窗橱。。

———题记

凌晨三点,黎明不在,莫名的失眠在这座小城一座不知名的石拱上。红灯绿酒的迷离混乱浊流不到静若盛繁花的安逸飘远。是清明透彻的水干净了戏幕的圈圈点点,还是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深邃让生活有了深度。

冬季的晨,安详如依偎在母亲怀中酣睡的婴儿,不哭也不闹。昔日喧闹的街道,只剩下泛黄昏暗的光晕被寒风冷漠的吹薄了气候,冷冷清清奏不响流水叮咚的节奏。稀稀落落的几个行人匆匆的走过,冷落了站在桥上固执地守望伊人归来失意的人儿。

寒心刺骨的风,寒透了心,刺疼了骨,却怎么也吹不散诗意江南般的烟朦胧,大团大团流转稀薄的晨物缭绕停驻在小城四面八方的大街小巷中。苦涩的记忆是物是人非、狂妄不在的痛。美美的记忆,牵扯着年轻的心、生生的疼。

隔离的相思之苦是一番别有滋味的幸福,有什么比彻底的失望更加让人绝望。千年等待寂寞相随的苦闷因着彼岸的那一朵希冀而轻渺飘淡。谓叹的守望逐渐的稀释了原本清晰明媚的想念。灰暗色的眼瞳看不透灰暗色的天空,灰暗色的天空看不懂灰暗色的眼瞳。

街旁路灯昏黄的光线照的凄凉,憔悴了多少人未醒的。尘世美,却美的不尽真实。沸腾炽热的心在翻滚扑腾的杂乱中沉浮。没有了方向,如无根的浮萍在浪荡浪跌的起伏中摇摆,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动荡不安的命运。也许,一方安静的土,是她梦中的归宿。

狂傲不羁的年龄,为何偏偏抛不下红尘苦涩的困扰。唏嘘的岁月里,我们游游荡荡的跌跌撞撞,像极了黑暗中纵守在墓碑旁失去思想的亡灵。谁懂寂寞,谁又懂寂寞的人儿。与人寂寞是一种罪,罪无赦。庞大的无力感扑天盖地麻木了躯壳,冷漠的侵蚀。

冰凉的手指,轻轻的触碰着石栏上雕工精致、宛若神迹的浮图。生硬的材质,无知的刺疼了柔弱的不堪一击的心灵。敏感的心如初略凉的湖面,经不起一丝波纹荡漾。女子多情,男儿又何尝不是为情所困。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难过的是美人销神销魂的柔情似水。

班驳泥泞的岁月里,有过太多光影交错的恍然梦落。大悲是撕心裂肺的沉默无言。早已习惯了放纵自己去遗忘过去,即使有种黑色的罪恶感萦绕心头。脉搏跳动形似某女子妖异的容颜, 冷艳绝世、恃才傲物终究躲不过曲终人散的幕落烟花。

紧锁眉、纵忆回眸。原来,一路走过、只许遗失少年.

评论

  • 洛秋:深深觉得这文章写得不错,道出了躲在深夜里的愁绪思念。
    回复2012-05-29 20:22